坑深007米:我缺太太,不缺钱

    顾南城又笑了,性感的嗓音跟随着袅袅的烟雾,“我缺太太,不缺钱。”

    “那么很遗憾,”她面上维持着某种淡笑,“我卖的和顾先生想买的商品不是一件,无法交易。”

    顾南城不急不缓的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晚安,”他微凉的嗓音低沉的唤着她的名字,莫名的覆盖着一层蛊惑,徐徐淡淡的陈述,“我一贯觉得女孩是拿来疼宠的,尤其是我喜欢的,不过,我不大喜欢被拒绝。”

    他抬眸看着她的脸,眼底的笑意不带温度,“不过你要知道,像我这类人想要的东西,很难有得不到的,下回你来求我的时候,我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他话里的威胁,她尽数的听懂了。

    慕晚安手指捏成拳头,彬彬有礼的道,“谢谢顾先生带我回来,我回去了。”

    “住这里。”他站了起来,高大挺拔的身形带给人一股无形的压迫,“我说了,女孩子受寒对身体不好,我不希望未来的顾太太落下什么病根。”

    她看着他优雅自然的捡起茶几上的手机,然后迈开长腿从她的身侧走过,低沉的嗓音从头顶掠过,“下次见。”

    直到看着他拉开门走出去,深色的门再次被带上,慕晚安才觉得她绷得几乎要断掉的神经一下就松弛了下来,就这么跌倒在柔软而质地名贵的地毯上。

    门外,顾南城笔挺的西装裤下皮鞋缓缓踱进电梯,手指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声线清贵低沉,“替我放句话下去——慕晚安在我的名下。”

    …………

    隐隐的铃声响了半分钟,慕晚安才想起了什么从地上爬起来回到了浴室,手机在盥洗台上震动,几乎要掉下来,她伸手拿起接了电话。

    “小姐,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有回来,告诉我地址我现在去接您。”

    “不用了白叔,”她疲倦的摁着眉心,“爷爷还好吗?我明早就去医院,麻烦你替我照顾着。”

    “哪里的事,照顾老爷是我的本分,”白叔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的问道,“小姐,左少是怎么说的?他同意帮我们了吗?”

    “我会想办法的,”慕晚安飞快的说道,“现在很晚了,白叔你也去睡吧。”

    “小姐,不如……”白叔有些吞吐,“您去求求……毕竟您是他的……”

    慕晚安的脸蛋一下冷了好几度,“白叔,”她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冷漠的表情,“我不管是卖身还是卖肾,都不会找他。”

    有些自尊她可以不要,有些,她不能。

    所有的钱都交了住院费,住不起酒店,慕家的别墅已经被法院收了,慕晚安索性破罐子破摔的睡在了顾南城的沙发上。

    明天依然是战争,她需要休息。

    ——呼唤乃们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