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深012米:是太没有棱角还是太有心思

    自取其辱吗?好像真的是,这样的场景,女人们看不起宋泉,也羡慕她。

    慕晚安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投下一片阴影,她一只手稍微的将长裙提起,然后迈着脚步走过去,停在了两人的面前。

    宋泉几乎是不顾一切推搡着想要扶她起来的左晔,眼圈红红的却始终不肯让眼泪掉下来,全身上下抗拒得厉害,一遍一遍的低叫,“放开我……左晔你放开我!”

    现场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集中了过来,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宋泉觉得丢脸,又愤怒,脑子里都是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原本就觉得自己在这样的场合浑身不自在,可她为了左晔也来了,但是他让她看到了什么?!

    她现在就像是个小丑,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嘲笑她。

    浅紫色的高跟鞋停在面前,上面是米色的裙摆,温静的嗓音在头顶响起,“宋小姐,”她的声音不高不低,但是注意这边动静的人都能听到,“你是不是误会左晔什么了?我只是想求他帮个忙而已,对不起。”

    宋泉抬头看向慕晚安,美丽而气质静谧的女人,眼神无奈而带着淡淡的黯然。

    顾南城手里的红酒几乎要见底了,他眸色深深的看着那个温温微笑女孩,唇畔勾出几分弧度,玩味而深沉。

    据说慕老就这么一个孙女,宠爱到溺爱的地步,她的性子就算不像盛绾绾那样骄纵嚣张,也不该……这样。

    是太没有棱角,还是……太有心思?

    宋泉一看她“虚伪”的嘴脸,狼狈让她原本就濒临崩溃的情绪更加的混乱,她忍不住冷冷的讽刺道,“我不是男人,所以你不用在我面前装什么。”

    慕晚安分明就是故意的,找借口接近左晔,故意制造误会。

    可是她更在意的,左晔明明答应以后再也不跟慕晚安有任何的牵扯……

    慕晚安站直了身体,淡淡的笑,“嗯,你不装,但是宋小姐,你现在赖在地上不肯起来,是打算明天上头条吗?”

    宋泉的脸色一下变得更加的难看,唇瓣甚至在细微的颤抖,就这么瞪着她。

    左晔低着头没看晚安,只冷漠的说了一句,“这件事下次再说,你先走。”

    慕晚安微微一笑,“那么我们下次见。”

    说罢,松了手指提着的裙摆,转身便踩着高跟鞋离开,任由无数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不过无妨,左晔他知道轻重就足够了。

    顾南城抿着酒意,眯眸看着离去的女人的背影,眼底深处若有所思,几缕飘渺的笑意漾在唇间。

    “南城,”一道轻柔的嗓音在身侧响起,他身躯微微一震,侧首朝一边看去,一张素净的笑颜绽放开,“锦墨刚刚说要找你,看见他了吗?”

    ——有人看文吗,留个脚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