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番819米:那他又有多喜欢她呢? 应该也没有到非她不可吧

    米悦懵住了。

    跟他接吻不算是太陌生的事情,就刚刚就已经吻过两次了,可是当着另一个人,尤其这个人还是……那又是另一回事。

    她没用很大的力气,但还是抬手推着他的肩膀,还没几秒钟的时间,耳畔就有拳风吹起她的头发,等她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搂着她亲吻的男人离开了她的身体。

    因为原本注意力就在米悦的身上,也因为他的确大伤未愈无法像一年前那样身手敏捷,又或者他原本就没有想过要躲。

    所以兰登一拳打过来的时候,他只是松开了怀里的女人,生生的挨了下来,对方出力几乎不留余地,他后退了两步还是体力不支的倒在酒店厚厚的地毯上逼。

    唇角溢出星星点点的血。

    兰登还嫌不够,上前一步还想继续动手绂。

    米悦这下终于反应了过来,想也不想的挡在他的前面,声音很高逼近尖叫,“你干什么?”

    其实也不是她一门心思护着盛西爵,如果那男人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她可能不会有这么明显的偏袒倾向。

    兰登正在气头上,当着他的面前吻根本就是一种对男人赤果果的挑衅,原本米悦挡在前面他是有几秒钟的冷静的,可再低头看地上抬头看着他,唇上是喑哑的薄笑,眼睛里分明是一种接近猖狂的轻蔑。

    他一把推开了米悦就要上前。

    米悦被推到差点撞到墙上,她心里一慌,转过身也不管是什么情况就冲了上前。

    兰登一拳下来正要落到地上男人的身上,被她突然拦在了中间,盛西爵脸色终是变了变,迅速的起身将她拉过来护在了怀里。

    那一拳还是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米悦又听到他低低的闷哼声,这次怎么都不是装的,她吓得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手脚无措的想扶着他,“你怎么样,是不是受伤了……我叫医生,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医生。”

    说着就想起身回房间里去拿手机,但还没走出几步就被男人拉住了手臂,“没事,别去。”

    说完他就低声咳嗽了两声,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

    米悦被他拉着,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扶着他。

    盛西爵看他一眼,低哑的笑了下,闭了闭眼,随即睁开道,“现在,你看清楚了?”

    兰登看着那缓缓站起来的男人,再看一旁眼泪都没干的女人,一下就明白了过来。

    如果说他刚才动手她阻止只是顾虑他的身体,那么现在,她的眼泪,甚至是她的眼神,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她的眼睛里就只看得见这一个男人。

    兰登落在身侧的拳头再次握住,声音紧绷的唤道,“小悦。”

    米悦这才抬头,看到男人一脸伤心悲痛的表情,她一怔,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盛西爵见状皱起了眉,手臂圈住了她的腰,没有出声,但独占的意味很明显。

    过了一会儿,还是米悦抬头看着他,“你先回房间里去。”

    他拧着眉头,“我?”

    “是,我要跟兰登谈谈。”

    男人断然的拒绝了,“不行。”

    她抬手推着他的腰,“你先进去。”

    “不行,”他皱着眉,不悦的道,“你跟他走了怎么办?”

    虽然可能性不高,但他还是不允许任何这种可能发生。

    米悦扳着脸道,“我的包跟手机都在,要走我也会拿了东西再走。”

    男人的脸有些沉了,“米悦。”

    她见状撇撇嘴,嘟着嘴巴道,“你再不进去我真的走了,反正你现在还打不过人家。”

    盛西爵微微冷笑了一声,扣着她的手腕就要拉她进去。

    米悦也是拿他没办法,反手拉住他,“盛西爵,”她态度软化了,“你先进去,我待会儿就回去了,就五分钟。”

    他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另一只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五分钟。”

    她点点头。

    男人俯首在她的腮帮处落下一个吻,“嗯,只有五分钟。”

    说罢他又看了一眼兰登,然后才转身回了房间。

    长长的走廊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米悦抬头站在她跟前的高大男人,抿唇道,“兰登,对不起。”

    她虽然察觉到他在追求她,但两人也只是一起吃了两次饭,有一次还是谈的工作上的事情,其他的她大部分都拒绝了。

    兰登低头看她,喉结上下的滚动着,有些苦涩的道,“你没必要跟我说对不起。”

    米悦低着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如果他没回来找你,你是不是会考虑跟我在一起?”

    她咬唇,这个答案无论说是还是不是似乎都不那么恰当,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声回答,“如果他不回来,我会慢慢忘记他。”

    “你真的这么喜欢他?

    tang”

    她点点头,“他如果不在我可以忘记他,但是他在的话,我没办法拒绝他。”

    “我喜欢你很久了,米悦,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你,只不过那时候你身边有裴子俊,现在你身边又有了别的男人,如果……我当初追到瑞士去了,你会接受我吗?”

    米悦抬头看着他,“可能,没有发生的事情什么可能都有,但没有如果,所以什么都没有意义。”

    兰登走了。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刹那间说不出的怅惋。

    如果五年前在她最失落的时候真的有个男人追她追到了瑞士,持续不断的出现在她身边的话,也许她真的早就接受了。

    正出着神,背后冷不丁响起男人的声音,“人已经走了,还想着追上去?”

    米悦吓了一小跳,转过身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臭着脸的男人,忍住了笑意,蹙眉道,“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在里面等我吗?”

    他低头盯着她,“五分钟已经过了。”

    “哦,是吗,那进去吧。”

    有五分钟了吗?她怎么觉得也就两三分钟的样子,不过她也没多想,很自然的准备从他的身边走过,手腕被他拉住了。

    米悦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怎么了?”

    他仍是低着头,表情都好像淡了下去,一双眸就这么盯着她的眼睛,语气还是那么不善,“舍不得他?”

    “你在吃醋吗?”

    男人没说话,还是维持着原本的姿势这么看着她。

    米悦眼珠骨碌碌的转了一圈,抿唇笑容瞧着他,下巴微微抬起,“如果舍不得呢?”

    盛西爵一言不发,直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长腿大步的往房间里走。

    米悦低叫了一句,随即想起他的身体,立即挣扎着要下来,“你快放开我。”

    男人怎么会搭理她,兀自的抱着她进了门,在玄关处时长腿反勾关上了门,一直把她抱到沙发里才放了下来。

    刚想说话,她却先凑了上来,手指抚摸在他的唇角上,噘嘴抱怨道,“我说你,打不过人家干什么还挑衅,活该你挨揍。”

    说是这么说,她眼睛里又是分明的心疼,柔软的手指更是轻轻的碰触着,仿佛生怕在弄疼了他。

    他挑眉,“谁说我打不过他。”

    她轻哼,“挨揍的难道不是你,要不是我拦着他,指不定被揍成什么样子呢。”

    他嗤笑,低眸睨她,“是我让他不行?”

    “看不出来你这么厚脸皮的还这么要面子啊,打不过就打不过呗,你这刚才刚下床谁让你打架了?半点不让人省心,”

    她看着眼前俊朗的脸,唇角翘起,得意的问道,“你是不是怕我跟他走了,所以故意挨两拳想惹我心疼啊。”

    盛西爵看她明亮的眉眼一眼,只是笑,并不说话。

    米悦被他笑得恼了,“笑什么呢你,我跟兰登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五年前他就追过我了,这几天也在追我,说不定他真的特别喜欢我呢,也不是完全不能考虑的。”

    男人懒洋洋的睨着她,“你还真以为人家喜欢你五年?”

    米悦看他轻鄙的态度就不高兴,“你什么意思?”

    他抬手拍了拍她的脸,淡淡的道,“真那么喜欢你就跟着你去瑞士了,死缠烂打个几年说不定还有点机会,到跟前了才追你,只能说明喜欢你,但也没有喜欢到非你不可。”

    米悦看着他的轮廓,有些短暂的失神。

    那他又有多喜欢她呢?

    应该也没有到非她不可吧。---题外话---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