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番820米:站在门口朝她伸出一只手,“酒给我,手也给我。”

    半响,她哦了一声。

    盛西爵自然是看出她情绪的突然低落,抬手捏着她的下巴道,危险的道,“说他没那么喜欢你,你还不高兴上了?”

    “没有。”

    他皱着眉头看她,还没有,满脸都写着不高兴三个字,这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没有发作出来,只是淡淡的道,“你的草莓还没吃完。”

    米悦看着他,又抬手摸了摸他的唇角,低声道,“你受伤了,疼吗?”

    “疼。逼”

    她蹙眉就要起身,“那我去给你拿药擦下。”

    他低眸瞧着她,薄唇缓缓的勾起,“不如你亲一亲,可能就不疼了。”

    也不是没亲过,但米悦还是被他说得脸蛋有些烫,“你真是……”

    男人倾身凑了过来,手臂环着她的腰将她禁锢在沙发里,隔着薄薄几张纸的距离靠近她,“亲一下,嗯?”

    想吻他就吻了从来没有客气过,还亲一亲非要让她主动。

    男人性感的嗓音和温热的呼吸扰得她都无法正常的思考,米悦侧首想躲开,脸蛋却轻易的落入男人的手掌中。

    一边是他的唇,另一边则是他的手,小小的空间逼得她呼吸都不是那么顺畅了。

    他哑哑的低语,“亲不亲?”

    米悦被他的眼神跟着暧昧的气氛逼得没办法,最终还是微微抬脸,在他唇角亲了一下,“好了。”

    盛西爵笑了下,低头亲了亲她的脸,“乖。”

    本来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字,被他说出来不知道勾出了多暧昧的意味,米悦一张脸酡红得不成样子。

    原本也不是多羞涩的人,此时羞涩得不行,慌张的从沙发上起了身,“我去拿药。”

    他含笑的眼看着她红到耳根的脸,“行李箱应该有,你去找找看。”

    她慌忙就去了,那背影甚至带着慌不择路的味道。

    拿了药出来小心翼翼的给他擦了,又担心的问道,“兰登下手挺重的,要不然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没什么事。”

    “万一留下后遗症怎么办,你现在是特殊时期。”

    他看着她忧心忡忡的模样,失笑的道,“我有分寸,不会把自己弄废的。”

    “那好吧。”

    想想也是,他毕竟是军人出生,对这种外伤多少有点概念,抬起手看了眼手腕的表,“快九点了,我要回去了。”

    说着她就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准备拨电话给司机,让他过来接她。

    刚找到号码,还没点下去,手机就被人抽走了。

    米悦刚抬头去看那抢走她手机的男人,就直接被抱了个满怀,“留下来陪我。”

    她的手指蜷缩着,拒绝的意志不如一开始那么坚决了,但还是道,“我之前就说了,我今晚要回去。”

    男人仍旧是抱着她,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低低喃喃的道,“很久没有见了,你不想跟我待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