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番822米: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了,但是很喜欢你

    男人慢悠悠的道,“吻呢?”

    米悦恨不得咬她一口,就不能说完再吻吗?

    她看着他气定神闲的神色,还是没忍住,一口狠狠的咬在他的下巴上。

    蓦地,有什么东西清晰的杵着她的腿。

    她瞳眸一下子睁大了,呆呆的看着上方的男人,“你,你……”

    盛西爵闭了闭眼,似乎也是没想到,眼神微变,颇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呼吸也跟着沉重紊乱了,“米悦,逼”

    她就咬了一口而已,他怎么就还硬上了。

    四目相对。

    米悦只觉得他的眼神越来越炙热,看得她都好像口干舌燥,她磕磕碰碰的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盯着她,沙哑低沉的嗓音性感得一塌糊涂,“我们做吧。”

    “什么?”

    他俯首吻上她的耳廓,“忍不住了,想做。”

    她也不知道是应该拒绝还是应该答应,于是只能欲拒还迎的道,“不……不行。”

    男人的唇从她的耳根闻到了下巴,再沿着脖颈继续往下,没再说话,单手将她两只手一并扣到了头顶,另一只手落在她的膝盖上,逐渐的往里面探。

    米悦惊得整个人都在他身下蜷缩起来,冲破喉咙的低声尖叫被吻上她唇的男人全都吞了下去,又结结实实的吻了一顿。

    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他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在这么叫嚣。

    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肌肤上,男人的嗓音缠绕着紊乱的呼吸,喑哑,性一感,而暧昧,“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了,但是很喜欢你。”

    可能不是不记得,而是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去意识过这个问题。

    或许是五年前在酒吧里第一眼看到她时几秒钟的惊艳。

    或许是那一夜绵缠之前,他就有过心动的瞬间,和发展后续的打算。

    又或者是在监狱里的那四年,反复的想起这个令他咬牙切齿的女人,她眼睛里的恨意跟崩溃,非要告他的坚决,也有……午夜梦回时她身体勾魂夺魄的味道。

    是的,那四年里他没有一天忘记过她,这种“记得”并不是什么愉悦的感觉,但还是像刺青一样烙在他的心头,时间愈长,刻得愈深。

    如果那些都不算,那就可能是那短短几个月时间不到的婚姻生活,不曾察觉究竟是在哪个瞬间心动和沦陷了。

    来得理所当然,他也不曾去抗拒,最顺其自然的爱情。

    但是很喜欢你,不过是一句最平常普通不过的表白而已,米悦有些迷蒙恍惚的看着亲吻着她的男人的俊脸,好像连蜜罐都被打翻了。

    她叹了口气,怎么会这么喜欢他,感觉自己比想象的还要喜欢他。

    只要他稍微的说一句甜蜜的情话,只要是他想要的,就像她跟兰登说的那样,她完全无法拒绝。

    男人的唇舌已经一路向下亲吻到她平坦的腹部了,米悦看着仿佛在旋转的天花板,“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不答应不给做。”

    他很快的上来了,亲着她的唇角和下巴,模糊的嗯了一下。

    “今天是意外,你明天还是要继续追我。”

    然后她就听到男人低低的笑声,他有吻回到她的耳根,“米悦,你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天真,人都躺在我身下了,还能当意外?你见过男人追已经睡到了的女人吗?”

    米悦先是一愣,随即恼红了一张脸,“……你给我下去。”

    “可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到了这个份上,哪里还有她说停的余地。

    窗外的雷鸣声响了多久,窗帘内的动静也未曾停止。

    ………………

    第二天早上,雨还是没有停,阴天的光线让温度都带着凉沁的味道。

    米悦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趴在男人赤果的胸膛上,因为躺了一年而偏白皙的皮肤上几道鲜红的抓痕,她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头顶就响起了男人的声音,“醒了?”

    她终于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了,一番小鹿乱撞后,故作淡定的把自己的脑袋挪回到枕头上,“醒来了。”

    嗓音还带着刚醒的模糊,在男人听来就是娇憨,“我的衣服呢,你给我拿过来。”

    她人都是赤条条的,自然是不好意思去找衣服。

    他低头看她还是没憋住红的脸一眼,还是掀开被子下了床,米悦坐起来一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大裸一男,立即辣了眼睛一般转移了视线,抱着被子没吱声。

    相比她的局促羞涩,盛西爵从容不迫的捡起地上的衬衫,长裤,再有条不紊的一件一件的穿上,很快恢复了衣冠楚楚的形象。

    他转身进了浴室,把她昨晚放在烘干机里的贴身衣物拿了出来,直接递给她,“我发短信给你的管家,待会儿会给你送衣服过来,吃点东西我就送你直接去公司。”

    米悦一把接过他手里的东

    tang西塞进被子里,他一定要这么明晃晃的拿在手里递给她吗?

    “你把我浴袍捡起来,我再去冲个澡。”

    男人站着没有动,淡笑着道,“你可以就这么去,反正洗澡也是要脱得,何必多穿一次。”

    “你快给我捡起来。”?盛西爵看她一眼,看在她撒娇撒到心坎上的份上,还是俯身替她捡了起来。

    她还不满意,继续要求,“转过身去。”

    他挑着眉,低声道,“能看的我都看了,有必要?“

    她抿唇道,“有必要,我才不要时时刻刻的光着,容易腻,你快给我转过去。”

    男人最终还是遂了她的愿,转过身背对着她。

    米悦草草的把浴袍裹在自己身上,抱着贴身衣服跑进了浴室,她洗到一半的时候米家的佣人就送了衣服过来,盛西爵连着袋子一起递了进去。

    等她洗澡又洗漱完毕,两人才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退房离开。

    “想吃什么?”?米悦想了想,轻快的回答,“小笼包。”

    男人笑她,“你还真是吃不腻。”

    她抬着下巴道,“喜欢吃吃多少次都不会腻。”

    她也不是每天都吃的,平均一周也就一到两天的频率,可能是昨晚运动消耗了体力,她肚子空空的,加之……嗯,心情好,所以现在胃口出奇的好,就想吃她最爱吃的。

    盛西爵开车去了口味最受她中意的那家小笼包店,路有点绕。

    米悦道,“公司附近也开了一家,没必要绕那么远去吃。”

    他淡淡的笑,“想吃自然要去吃最好的。”

    天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空气被洗刷得格外的干净。

    那店口味正规是正规,但实在不是什么有名气的大店,就一个地段不太好的小店面,停车的地方都没有,停好车还要步行三四百米的巷子。

    男人解着安全带,自然的道,“在车上等我,我下去买给你。”?“我跟你一起去。”?“下着雨,你不用下车,裙子会湿。”

    她把伞找了出来递给他,仰着一脸的笑容道,“那好吧,你多买点。”

    盛西爵看着她,笑了下,眉眼间是淡淡的暖意,“嗯。”

    接过伞推开车门就下车了。

    米悦趴在车上,透过前玻璃看着男人在人群中的背影,他撑着黑色的大伞,看上去冷峻挺拔,好似格外的鹤立鸡群。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直到那身影彻底的消失,但消失了她又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等了大概五分钟,又看着他在视线消失的尽头再度出现,长腿迈着稳健的部分从容不迫的走了过来。

    上车,他把装着小笼包的纸袋子递给她,“买了你最喜欢的口味。”?“你不吃吗?”

    “时间有点赶,我送你去公司。”

    “可是你还没吃早餐呢。”

    他偏过头,看着女人的脸一会儿,唇勾了勾,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我送完你再吃。”

    米悦当然不同意,她从纸袋子里拿了个小笼包出来,亲手喂到他的唇边,“吃一个,你的身体需要补充营养。”

    盛西爵看着她的眼睛,没说话,低头咬住,然后顺着她的意思吃完了。

    刚要发动引擎,第二个又送到了她的唇边,“一个太小了,再吃一个。”

    他望着她,再度吃了下去。

    第三个果然又喂了过来。

    这次他没吃了,“米悦。”

    “太小了,最少吃三个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