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念念明白花休宜的情意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冥王和冥王妃,再加上摄政王,小女孩真的很荣幸可以劳驾几位都过来这里呢,不过可惜啊,小女还有事情就不奉陪了!”莫玲善说着就带着风天赐和风地予慢慢的撤退,而那些属下也保护着他们。

    “风翼轩!”花休宜来到风翼轩的身边低声焦急的喊道,若是让他们带走两个孩子今后两个孩子会受什么苦他们都不能预测,但是花休宜苦笑一下,如今他们却不能做什么,毕竟孩子在他们的手中。

    风翼轩点点头说了句“谢谢!”他知道自从花休宜收到信件后就派了很多势力在花国寻找两个孩子,若不是尽力寻找怎么可能在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能够寻找到伪装的雪国之人,而且花休宜还亲自前来相救,两个孩子的这声义父没有白叫。

    花休宜没有说话,这两个都是自己的干儿子,自己身为义父保护他们是天经地义的要说什么谢谢!曾经想要认这两个孩子一来是因为蓝幽念的原因,二来也是想和风翼轩对着来,但接触下来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两个孩子,自己也没有孩子今后也不想有孩子,这两个孩子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自己怎么能够不上心。

    蓝幽念轻轻的松开紧握风翼轩的手,袖中的匕首已经准备好,哪怕蓝幽念做的很隐蔽但站在他们身边的花休宜还是感觉到了,一时间花休宜就知道两人想做什么但也很佩服两人的大胆,但想到如今没有其他的办法也就释然了,也将内力凝聚好准备随时出击。

    风翼轩看了眼被那些人夹着准备逃跑的风天赐和风地予,两个孩子虽然被人挟持这逃跑但眼神却还是看着自己的爹爹和娘亲,眼神中没有任何的埋怨只有不畏惧的安慰,看的风翼轩心里也升起一股浓浓的涩酸。

    虽然父子三人平常总是针锋相对还不时的给对方找绊子,但毕竟是父子有着父子之间仅有的模切。风天赐和风地予看着父亲投过来的眼神,哪怕似乎什么都没有,但两个孩子还是看出了爹爹的意思。

    风天赐和风地予两兄弟对看一眼彼此从那双紫眸中明白了意思,然后两个孩子都露出了一个小恶魔一般的微笑。而不远处的蓝幽念等人则是在慢慢的移动,跟着莫玲善等人移动,慢慢的在靠近准备逃跑的众人。

    “冥王、冥王妃还是莫要追了!”莫玲善看着对面的众人笑着说道,果然有了孩子做挡箭牌真的是省事啊,莫玲善说着还顺带掐了一把她拎着的风地予。

    风地予被掐了一下感觉很痛,张口就来“你这个丑女人把脏手拿开,真是恶心!”说着在莫玲善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拿出匕首就往莫玲善的脸颊给划去。

    而与此同时风天赐也将早已藏在靴子里的匕首给一把拿出往抱着他的男人的胸膛刺去,虽然他们只是两个孩子力气很小,但就是因为是孩子所以别人都没有任何的防备,所以风天赐削铁如泥的匕首插进了中年男人的胸膛,虽然不至于致命但还是痛的松手放开了风天赐。

    莫玲善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那张脸,在风地予的匕首划过她的整张脸的时候她就尖叫出声捂住自己的脸颊,当摸到鲜血伤痕的时候莫玲善简直就要疯了,若是没有了这张脸她怎么办?

    而就在两人被突然袭击的时候,风天赐和风地予拼命的往疾驰而来的爹爹和娘亲的怀抱跑去,而早在两个孩子动手的时候风翼轩和蓝幽念等人就将轻功运用到极致的往这里跑来。

    近了…近了…近了…

    但是在两个孩子逃跑的时候莫玲善等人也反应了过来,想要追已经不可能了,莫玲善一手捂着流着鲜血的脸颊眼神如毒的看着跑的很快的两个孩子,另一只手迅速的拿出随身携带的暗器一洒挥向两个孩子的方向。

    “不要!”蓝幽念眼神惊恐的看着那暗器,风翼轩跑向风地予而蓝幽念跑向风天赐,风翼轩的武功比蓝幽念高所以速度也比蓝幽念快,在暗器快要接近风地予的时候一把抱起风地予,然后左手匕首格挡将暗器击落。

    但是风天赐本来所被劫持的地方就远了些,而蓝幽念的武功也没有风翼轩那么高,在看到那些细如毛发的暗器快要靠近风天赐背部的时候蓝幽念觉得自己的心一瞬间都停止了,蓝幽念手臂一展将风天赐抱进怀中整个人一转用自己的背部来抵挡那些暗器,用一个母亲的背部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风天赐哪怕看不到背后的暗器也从娘亲的面容中看到事情的严重,他看到娘亲痛苦的奔向自己看着娘亲将自己揽进怀中如同每一次一样,但不同的是他感觉到娘亲在保护自己,哪怕自己受伤也要保护自己,风天赐在这一刻是极度内疚的因为他和弟弟口口声声告诉爹爹他们三个男子要一起保护娘亲,但如今还是轮到娘亲来保护自己。

    远处的风翼轩刚救下风地予回过头来就看到这样让他呲牙裂目的一幕,他身子一动抱着风地予就准备去救他的孩子还有他的妻子,但千钧一发的时候哪怕再怎么快也没有办法一瞬间到达。

    蓝幽念抱着儿子转身的那一刻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暗器的靠近,如若不是时间太紧她也不会用这样的办法来救孩子,但是当她做好准备接受受伤的可能的时候,听到了暗器入肉的声音,但是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蓝幽念一回头就看到花休宜站在自己的身后,嘴角还勾着邪肆的微笑不变,但从那起伏的眉宇可以看出他如今的情况并不好,蓝幽念从没有想到救自己的竟然是花休宜,就如同曾经在调入陷阱中在遇到狼群的时候一样,就如同自己需要救命药草这个男人鼎力相帮的时候一样,这个男人明明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但却一次次的相帮。

    “你怎么样?”蓝幽念连忙扶住花休宜关心的问道,此时此刻看着花休宜看着自己的眼神蓝幽念突然间懂了很多事情,她的确情商很差但事到如今蓝幽念却后知后觉的懂了花休宜对自己的感情。但是哪怕如今蓝幽念很感激花休宜曾经所做的一切,她也只是将花休宜当成一个好朋友,她的心已经给了风翼轩就不会再给任何一个人留半分的位置。

    风翼轩也来到了花休宜的身边用内力封住了花休宜的几个大穴,以防暗器的毒会侵入花休宜的内脏。风翼轩边做边感激的看了花休宜一眼,若是刚刚不是花休宜挡下了暗器如今受伤的就是念念,他宁愿欠花休宜一份恩情,他宁愿看着曾经的情敌救自己的妻子,也不愿让念念伤到分毫。

    “我没事!”花休宜笑了笑,但是众人都看出他的不妥来。

    风天赐看着这个救了自己救了娘亲的义父,来到花休宜的身边抚摸着花休宜的手,声音稚嫩:“义父,痛不痛?都是天赐不好!”说着看着花休宜背部流出的鲜血很是担忧。

    花休宜摸了摸风天赐的小脑袋“义父是大男子汉不怕痛,这不管天赐的事情,天赐是义父的孩儿义父保护天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论是天赐还是地予义父都会好好保护你们!”

    蓝幽念拿出几枚清毒丹给花休宜服下暂时压制住毒性,过后蓝幽念让师父前来不论怎样花休宜都不会出事。看着花休宜服用了清毒丹后脸色好了些,大家都松了口气。

    蓝幽念将儿子风天赐放在花休宜的身边,风翼轩也将风地予放在花休宜的身边,暗卫们留下一半的人保护着一个伤患两个孩子,而风翼轩和蓝幽念带着暗卫迎上了雪国的暗卫。

    对于这群人,风翼轩和蓝幽念是带着满心的怒火,就是这些人劫走了他们心心爱护的孩子让他们担惊受怕这么久,就是这些人让他们的孩子受苦受难,所以风翼轩和蓝幽念一出手就是杀招。

    蓝幽念的匕首握在右手中,行走在一个个敌人中带起的都是一阵血花,在蓝幽念手下过招的敌人不是颈脖被割断就是匕首直接穿心而过,手段狠辣完全不似女子所为。

    风翼轩手拿长剑如同一道闪电的在敌人中游走,一个个敌人被风翼轩狠戾的斩去四肢,更有甚者被暴怒的风翼轩斩去脑袋,血淋淋的脑袋掉落在青色的草地上染红了草地。

    花休宜无奈的看着自己一个大男人却被保护了起来,但对于蓝幽念和风翼轩的好意他也没有拒绝,当看到两人如此残暴的杀人手法,花休宜立刻想起身边的两个孩子,准备伸手将两个孩子的眼睛给蒙上,却看到站在他身边的两个孩子看着这血肉横飞的场面不仅仅没有害怕,反而津津有味的看着观察着风翼轩和蓝幽念的杀人手法,花休宜无语了这是谁教出的恶魔孩子,简直就是摧残孩子的心灵啊!

    风翼轩和蓝幽念此次带来的暗卫都是精英武功高强,而且因为这些人绑走了他们的小主子所以所有暗卫都是卯了劲的厮杀,而雪国的暗卫本来就受了重伤,带领的莫玲善如今却毁了容武功又不高,所以不用多久风翼轩和蓝幽念就将敌人给屠尽了只留下了莫玲善一人。

    莫玲善有些害怕的看着风翼轩和蓝幽念两人,对于两人留着自己一条性命没有感激反而感觉到惊恐,因为很多时候死不可怕生不如死才更可怕。

    风翼轩看了眼念念知道最近这些日子念念受了很多的担忧,如今有这样一个可以给念念出气的出气筒风翼轩当然要留下了,而且此人竟然敢把主意打到他孩子的身上,真是该死!

    “你…想做什么?要杀要剐随便!”莫玲善看着慢慢靠近的蓝幽念吼道,她已经被点了穴道不能动弹就连死都不能,但自从投靠义父她就知道身在这个江湖总有一天是需要面对死亡的,而且她的面容已毁今后该怎么自处?莫玲善觉得死了或许也是种解脱。

    蓝幽念慢慢的靠近莫玲善手中的匕首顺着莫玲善的脸颊来回的游走,蓝幽念回头看了眼两个孩子,风天赐和风地予知道娘亲的用意都乖乖的背过身去不再看,虽然他们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害怕的。

    看着两个儿子乖巧的背过身去蓝幽念心里一安,她从来不拒绝让孩子去接触黑暗,就像刚刚她和风翼轩杀人的时候她并没有遮掩,但如今这个时候她不希望自己一个母亲的身份被沾染黑暗,更重要的是一下子让两个孩子接触太多黑暗的东西蓝幽念怕他们接受不了,哪怕她的孩子很坚强但也只是个三岁的孩子。

    “莫姑娘!”低沉的男声响在莫玲善的耳边,让本来还觉得一心求死的莫玲善张大嘴巴看着蓝幽念,她想说什么但蓝幽念没有给她机会直接就割去了莫玲善的舌头,只剩下莫玲善嘶哑的嚎叫声。

    蓝幽念一刀刀的割在了莫玲善的身上,当莫玲善痛的昏死过去的时候,风翼轩才抱起蓝幽念收好匕首,然后对着属下说道“等她醒来就继续,一直到她死!”

    蓝幽念靠在风翼轩的胸膛,这些日子的担惊受怕如今又彻夜不眠的赶了这么远的路,到现在的厮杀蓝幽念已经感觉到很累了,若不是为了出心里这口恶气蓝幽念也不会亲自动手。

    蓝幽念来到两个孩子的身边,抱起风地予但却被风翼轩给制止了,两个孩子也看出了娘亲的疲累都乖乖的不让娘亲抱,蓝幽念无奈只能让风翼轩抱着自己,而两个孩子则是由属下抱着,花休宜也被阿木扶着离开了这片草原。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