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攻打雪国

    “师父,如何了?”风翼轩搂着念念站在房间外问道。

    他们如今所处的城市是花国的一般边陲的城市他们住在客栈中,正当蓝幽念焦急花休宜身上的毒没有想到鬼医子竟然出现了,众人也没有多话鬼医子就直接进入房间为花休宜解毒。

    “没事,老夫出马还能出什么事情,不过是区区小毒罢了已经解了,再休息几日就没有问题了!”鬼医子将医药箱整理好,然后看了看明显精神有些不好的徒弟“小念儿,有时间就多休息休息,莫要累着了!”

    蓝幽念笑了笑,然后对着鬼医子说道“师父怎么过来了?大哥和五哥还好吗?”当日因为知道两个孩子的消息所以走的匆忙连鬼一和鬼五没有醒都不知道,如今事情已经落幕蓝幽念想起两个重伤的师兄心里也是十分担忧。

    “没事,那两个小子死不了!”鬼医子无所谓的说道“若是我的两个小徒孙受了什么伤看老夫不扒了他们的皮!”鬼医子很是宠爱两个孩子,看到鬼一等人是一阵眼红,师父曾经喜欢小师妹他们没有觉得什么如今对小师妹的两个孩子更是疼爱上了头,每日在医谷中叨念着的就是两个孩子。

    蓝幽念也知道师父是说的气话,哪怕师父表面上总是很宠爱自己如今很爱两个孩子,对师兄们总是大吼小叫的讨厌,但其实师父的心里对几位师兄都是很在乎的当成自己的孩子般,不然也不会知道师兄们受伤就不顾一把年纪这样快的就去给两人医治了。

    “师尊!”风天赐和风地予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鬼医子就乖巧的喊人,直将鬼医子给喊的老脸都笑出了一朵花,慈祥的看了眼两个孩子是怎么看怎么满意。

    “师父一路劳累先休息吧!”蓝幽念说着就扶着鬼医子往事先安排好的房间走去,鬼医子虽然武功很高但毕竟年纪大了,所以这一番折腾下来还是精神不太好,蓝幽念看着心里难过,她总是让师父担忧。

    “天赐,地予,过来!”一家四口回到房间里,风翼轩抱着蓝幽念坐在软榻上,而风天赐和风地予则是站在不远处低着头惴惴不安的样子,就连平时爱闹的风地予都咬着嘴巴不言不语。

    两个孩子幼小的肉嘟嘟的小腿慢慢的来到爹爹和娘亲的面前,风天赐和风地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爹爹又看了看面色还是苍白的娘亲,两个在被劫持都没有任何表情的孩子瞬间红了眼眶。

    “爹爹,娘亲!”两个孩子如同犯了错的站在那里,平时就算犯错了两个孩子也没有这么老实过。

    蓝幽念叹了口气将两个孩子给抱了起来坐在自己身边,本来她是想将两个孩子抱着坐在自己腿上的但看着身边风翼轩不赞同的目光蓝幽念只得退而求其次了。

    “有没有受委屈?”蓝幽念问道,毕竟在那几日发生什么他们都不知道,两个孩子遭受了怎样的待遇她也不清楚,身为一个母亲蓝幽念无疑是担忧的。

    风天赐摇摇头“没有,我和弟弟没有受委屈!倒是害的娘亲受苦了!”说着两个孩子的眼眶更加的发红了,但两个孩子想起爹爹所说的男孩子不能轻易哭所以就忍着,但就这样忍着不哭的模样更让蓝幽念心疼了。

    “没有受委屈就好!”蓝幽念摸着两个孩子的小脑袋“你们是娘亲的孩子是从娘亲身上掉下来的肉,没有什么受苦不受苦的话,只要你们兄弟俩今后平安快乐娘亲和你们爹爹就满足了!”

    风天赐和风地予点点头,看了眼坐在身边的爹爹,曾经他们一直都认为在爹爹的心目中他们并不是那么重要,但经过这次的事情他们才清楚爹爹也是很爱他们的,只不过爹爹从来不说罢了。

    风翼轩不会表达心目中的父爱,只是轻轻的拍了拍两个孩子的肩膀问道“你们可知道此次你们的奶娘背叛了你们?”

    风天赐和风地予两人神色同时一愣,蓝幽念看着有些心疼不过,两个孩子这么小就要面对身边亲近之人的背叛,他们做父母的是不是太残忍了?但是蓝幽念看着风翼轩却并没有阻止,因为她知道风翼轩做事情是有着他自己的道理,更重要的是风翼轩这样做肯定是为两个孩子好。

    风天赐和风地予的神情有一瞬间的低迷,奶娘毕竟从他们两个出生的时候就陪伴在他们的身侧,除了伺候的蓝曲等人就只剩下这个奶娘和他们最亲近了。

    “孩儿知道”风天赐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但是孩儿并没有很伤心,我和弟弟一直都知道奶娘对我们好是因为给的例银多罢了,并不是因为喜欢我们才对我们好,我和弟弟不会为不相干的人伤心的,娘亲莫要担忧!”

    “是啊!”风地予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娘亲“我和哥哥有那么多人对我们好,奶娘根本不算什么!这次回去我一定要将那个老巫婆给扔进蛇窝!”

    风翼轩有些骄傲的看着两个儿子,本来以为这两个孩子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背叛年纪又小所以难免会伤心难过一阵,但不愧是他和念念的儿子,比任何人都要来的坚强。

    ——

    在花国耽误了几日之后,风翼轩和蓝幽念就回到了冥王府,而两个孩子则是由鬼医子亲自带回了医谷,受伤的鬼一和鬼五爷回到了医谷养伤,而这个时候雪国和风国的战争也一触即发。

    皇宫的御书房中,风夏祁坐在首位,下面坐着风翼轩和蓝幽念,蓝建军和蓝墨弦,还有军师京无安。

    “此次若是能够将雪国拿下,那么今后风国将没有了什么可以比拟的劲敌了,将这江山以后交给天赐我也就安心了!”风夏祁看着瘫放在那里的地图感慨道。

    “不,此次之后或许整个大陆都会统一”风翼轩指着一整张的地图,笑的有些志在必得,但他就是有着那样的魅力哪怕说着这样猖狂,但却自有让人信服的能力。

    “阿轩?”京无安有些不解的看着风翼轩,他一直都知道风翼轩和花休宜的关系很好是交心的朋友,但若是风翼轩有统一大陆的雄心那么和花国就势必要对上,那个时候这友情就再也没有可能。在京无安的眼里风翼轩的确是一个有着雄心壮志的男人但却不丧心病狂之人,这是如何?

    不仅仅京无安不懂,在场之人没有一人懂,就连蓝幽念都有些迷糊了,但是蓝幽念还是相信着风翼轩不会做背弃朋友的事情。

    风翼轩拿出笔在整个地图上标记着属于风国的土地,如今已经没有了月国,只剩下了风国、花国、雪国三国鼎立,而风国和花国吞并了月国之后不论是军事能力和土地都很强大。

    “花国最近动静很大吧!”风翼轩问道。

    蓝墨弦点点头说道“最近花国在密集的调兵看样子是要攻击雪国,而且花国的摄政王亲自出战,虽然做的很是隐蔽但还是被我军给发现了,这次花国是倾尽之力想要拿下雪国了!”说起这个蓝墨弦也很怀疑,难道这个花休宜有着很大的野心想要一统大陆吗,这样怕是风国和花国免不了一战了。

    “这是怎么回事?”风夏祁问道,这样的消息他并没有收到,或者说风翼轩根本就没有在意。

    风翼轩笑了笑,虽然很不想解释但看着念念也是不解的模样还是开口了“我和花休宜有了个约定,这次攻打雪国比拼谁拿下的城池多,若是我输了那么就要将天赐和地予放在花国交给花休宜抚养五年,若是我赢了”风翼轩笑着将地图整个都标记上了标识“那么他就在天赐继承皇位的时候送上整个花国给他的义子!”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蓝建军吃惊道,这两人也太儿戏了竟然将这样大的事情就当成了赌约,但他又不得不佩服两人的胸襟和大胆,看来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我看啊,这花休宜早就想和你比一场了,但曾经你们交手的机会很少,他虽然看着无所谓的样子但心里未必服你呢!此次若是他赢了将两个孩子留在自己身边乐的开心,若是输了他也只是愿赌服输罢了,而且我看花休宜早就有了把花国送给两个孩子的想法了!”蓝幽念分析道,毕竟两个孩子的满月酒的时候花休宜就曾经说过以后要给两个孩子一个天大的礼物,如今看来这不是天大的礼物是什么?而且就算花休宜胜利了,那么两个孩子养在他身边继承他的国家也是既定的事情,不过是花休宜想要一场公平的真正的和风翼轩比拼的机会罢了。

    “还是我的念念最聪明!”风翼轩骄傲的夸赞了一声,然后对着众人说道“高位并不是人人都爱,花休宜也不过是找个机会卸下身上的包袱罢了,不论输赢其实他都会将这花国给天赐!”

    “这人人都想要争抢的地位在你们的眼里却不值一文,反而相互退让,也不知道若是雪国的皇帝知道你们这样做会不会气疯!”蓝建军感慨道。

    风夏祁看了看众人,然后亲自为几人倒了杯酒水“一路顺风,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凯旋归来!”

    众人一饮而尽,笑着离开了御书房…。

    ——

    “念念…。”风翼轩骑在马上看着身边利落装扮的蓝幽念,神情中带着温柔。

    蓝幽念手握缰绳,眉目之间带着一丝淡然,好似什么事情都看得很开,有种超脱世欲的灵气。而且举止之间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雅贵气,微微一笑,更是风华绝代。

    “与你共赴战场,不论是浴血奋战还是功成名就我都觉得开心!”蓝幽念看着身边的风翼轩说道,此次风翼轩作为领军人物是必须要出战的,但是这次她不会再站在风翼轩的身后,她要站在风翼轩的身边和他一起战斗。

    风翼轩看着身边他的妻子,他最爱最爱的女人,风翼轩华艳明朗而精致如画的容颜绽放出一抹笑颜,他的眼底温柔如水般漫溢,柔情涓涓,似层层缠绕的藤蔓,找不到开始,也摸索不到尽头,他只知道不论是今生或者来世他都不要放开身边女子的手。

    原本风翼轩是不愿念念跟着他上战场受苦的,哪怕他有着自信能够保护好念念,但战场的条件艰苦他不愿委屈了念念,但看着念念坚定的眼神风翼轩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大军分为两队,蓝建军带着蓝墨弦和何初阳等人从雪国的北面攻击,而风翼轩和蓝幽念、京无安等人则是从雪国的东面开始攻击。而对于军队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却没有任何人反对,这不是风翼轩下令,而是蓝幽念在知道要前行的时候在整个大军中单挑几名大将胜利,获得了全军上下的赞赏,所以对于她跟随军队才无人置喙!

    风翼轩铁臂一挥,整个大军迅速的前进…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