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照顾伤患

    蓝幽念站在帐篷外,来往的士兵没有一人不恭敬的行礼。

    此时此刻那些士兵看着蓝幽念眼神中的敬畏不亚于对风翼轩的敬畏,那是对强者的敬畏和惧怕。在众多士兵的眼中虽然冥王妃挑战胜了几位将士但他们也只是认同了冥王妃的武功,但是战场不是江湖需要的不仅仅是武功还有热血和不怕死的冲劲,他们不认为那娇弱的冥王妃可以不怕。

    但当冥王妃还是一身白衣长发高束和冥王出现在战场的时候,当冥王妃手拿长剑斩下一个个敌人的头领却眼睛都不眨的时候,当冥王妃一马当先带领着冥军绞杀敌人将领的时候,当冥王妃的白衣被鲜血染红却没有一丝表情的时候…所有的士兵都震惊了,冥王妃不仅仅是冥王的妻子,更是战场上一匹抵挡不住的野狼。

    “念儿妹妹,已经累了这么多天怎么不进去休息?”京无安从帐篷中走出看着蓝幽念关心的问道,他也被蓝幽念战场上的英姿给震撼到了,任谁都想象不到一个女子竟然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就连京无安都是满心的敬佩。

    蓝幽念摇摇头,风翼轩还在帐篷中和众多将士商议明日的战况,其实很多将士都是希望她也留在帐中可以出主意,自从蓝幽念在行军中说了些很实用的妙计的时候如今众多将士把她当成了军师一样,但可惜风翼轩看着念念几日都没有休息所以将念念给赶了出来,而突然安静下来的蓝幽念如何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睡的着呢?

    “损失严重吗?”蓝幽念看着军医在不停的穿梭在军营中,哪怕蓝幽念不用看也知道这次征战中有多少士兵丧失性命,又有多少人受伤。她虽然冷漠但看着这样厮杀之后的血腥依旧有些唏嘘。

    京无安多年征战对于这样的场景已经习惯了,从刚开始的难过到现在的漠然,只要有战争就肯定有伤亡,但是若是这次他们胜利了那么今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场景了。

    “嗯!”京无安有些沉重的点点头,但想到蓝幽念是第一次接触战场不论她表现的有多好也是一个女子,京无安收敛心情说道“但是雪国的情况更加的严重,损失是我军的双倍!”

    蓝幽念看着营帐中的烛光还在闪烁着也知道风翼轩一时半会肯定是不能回去休息的,而她虽然很累很疲倦但却没有一丝睡意,对着京无安点点头就离开了营帐前。

    蓝幽念并没有回到休息的营帐而是来到了有着各种痛呼声的几个大帐中,那里是所有伤患所居住的地方,也是军医所在的地方,蓝幽念虽然医术并不是很好但相对于从现代的医术她还是懂很多,所以她想来帮帮忙,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当蓝幽念走进营帐的时候,不论是正在匆忙的军医还是那些正在接受治疗的伤患都有一瞬间的愣住,他们看着那个走进来的冥王妃,但见冥王妃身穿白色劲装,足踩黑色长靴,满头乌丝被高高扎起,用一根墨黑的丝绸扎着,白皙的肌肤在这黑夜营帐中烛光的反衬下,更显得晶莹若玉,周身仿佛笼上了一层皎洁的月华,天地万物在此刻失去了所有光华,在众人的眼中,整个浩渺宇宙只剩下上官晴一人。

    “参加冥王妃!”众人回过神来都忙着行礼,就连那些伤患都要起身行礼,因为这个女子如今是他们眼中的强者,是他们的带领者,更是这场战争中让他们这些男人都钦佩的对象。

    蓝幽念立刻挥手让众人起身,她怎么能够容忍让这些为国家受伤的士兵忍着伤痛来向自己行礼呢?看着大家都起身但却都看着自己,蓝幽念也知道自己的前来给众人带来了一中愕然。

    “本王妃会一些医术,也知道军医人手不够所以特意来帮忙的!”蓝幽念说完就不再说话向旁边的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士兵走去,这个士兵看起来也只有十四五岁,在战争中胳膊被狠狠的砍了一刀,如今条件有限都有些发炎了。

    “冥王妃!”皮肤有些黝黑的小士兵磕磕巴巴的看着如同仙女一样的冥王妃,想要起身再次行礼却痛的惊呼了一声,然后捂着嘴巴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冥王妃,毕竟身为士兵受伤言痛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他是不是让冥王妃看不起了?小士兵想着脸色就有些发红,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蓝幽念并没有去看这位小士兵的神情,如今在她的眼中这位小士兵也只是一个伤患罢了。

    “伤口有些发炎了,我需要将你的伤口处清洗一遍,然后再包扎,过程会有些痛苦你要忍着!”蓝幽念看了伤口后对着士兵说道,语气难免温和了很多,她想起风翼轩曾经那么小的时候就上了战场是不是也曾受了这么多的伤,那个时候他是怎么忍受的,一想到那些日子风翼轩一个孩子身处在战场中蓝幽念就有些心疼,所以连带着对这些风翼轩的属下都有了很好的印象。

    小士兵停顿了片刻才知道冥王妃在说什么,他没有想到传说中的冥王妃竟然是这样温柔的人,这样一个传奇一般的人物如今竟然会给自己治伤,小士兵觉得很荣幸,不仅仅是小士兵这样想就连众多伤患都对冥王妃这样亲力亲为的做法有些感动。蓝幽念不知道就是她无意之中的做法,让她在今后的岁月中在军中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蓝幽拿了一些消炎的药水替这位士兵清洗伤口,士兵痛的有些颤抖但却不敢吭声,他这几日看到冥王妃在战场杀敌的英勇模样若是自己痛一下就痛呼,连他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当蓝幽念替这位士兵清洗完伤口包扎好的时候,众人才肯定原来冥王妃真的会医术,很多人都觉得冥王妃是不是无所不能的,怎么好像什么都会的样子。

    接下来的时间里蓝幽念在为一个个士兵包扎伤口上药,而整个营帐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但不同的是众人总是不时的看向那个温暖的让人仰视的女子,这样的画面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残留了一生。

    蓝幽念已经在伤患的营帐中帮忙了几个时辰,额头也因为不停的忙碌泛起了汗水,蓝幽念对着身后的属下说道“药!”然后伸手就接过身后之人的药为伤患上好药,整个营帐中的伤患已经治理的差不多了,蓝幽念收回有些酸涩的手站起身来。

    突然身后之人拿出了手帕轻拭蓝幽念洁白的额头,蓝幽念一愣然后突然回身就看到风翼轩站在自己身后神情心疼的为自己擦着汗水,蓝幽念突然笑着说道“什么时候来的?”她对风翼轩的气息太过于熟悉,所以才不设防。

    “早就来了!”风翼轩说着就收起了手帕牵着念念的手离开了营帐,他从营帐中出来回去却发现念念没有在休息一路找来就看到他爱着的女子在照顾着这些伤患,风翼轩说不清当时的感觉是什么,感动有、心疼有、骄傲有。所以他就站在念念的身后不让众人通报,为念念递着东西,打打下手。

    “怎么不叫我?”蓝幽念和风翼轩走出了营帐,而此时的营帐中人心里都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果然冥王和冥王妃才是最般配之人,身为男人曾经听说冥王只娶一妃只宠一人是鄙视的,毕竟男人谁不是三妻四妾绵延后代,平常人家都是如此更何况是皇家呢?但经过这些日子和冥王妃的接触,众人才恍然惊觉难怪冥王如此钟爱冥王妃,这样的女子值得!

    走出了营帐风翼轩一把抱起了念念往他们休息的营帐走去,声音中也带着些疲惫“怕打扰你!”所以他愿意站在念念身后哪怕只是这样守着她也好,他知道若不是自己念念何苦要上战场受苦,但是他不会说对不起因为他们是夫妻,他们理应同甘共苦,只不过心里蔓延着无限无尽的心疼,恨不得立刻收复雪国给念念一个安稳的家国。

    两人进入营帐之后,因为他们是整个大军身份最高之人,而且哪怕到了这样的时刻风翼轩也不愿委屈了念念,所以营帐很是宽阔里面的布置也很舒适,营帐中分为几间,里面就是两人休息的卧室一样的地方。

    风翼轩将念念放到床上坐好,然后自己就出去了不过一会就一手拎着一桶热水走进了营帐中,将水都放好用手试了温度风翼轩才满意的抱着念念准备给念念脱衣服。

    虽然在冥王府风翼轩这样的照顾每日如此蓝幽念也从刚开始的不习惯到后来的接受,但如今看着男人眼下的青灰蓝幽念还是不忍心,按住了风翼轩的大手说道“你也累了,这些我自己可以的!”这些日子他们接连不断和雪国战争,虽然她自己也很累但却无法和风翼轩相比,他不仅仅要杀敌还是一个头领,考虑的事情比自己多的多。

    在外打仗热水是很难的,更何况风翼轩弄来这么多的热水,蓝幽念为风翼轩的细心感到感动,他知道自己很是爱干净,这几日的征战不觉得什么但一停下来就觉得身体不舒服。

    风翼轩动作不停,继续为念念脱衣服,宠溺一笑“照顾念念,从不会累!”

    蓝幽念娇笑一声也为风翼轩脱起了衣服,她倒是没有多想,只是不希望风翼轩再继续劳累罢了,再说这浴桶很大也容的下两人,都是夫妻了蓝幽念也顾不上害羞。

    “念念,这是在邀请为夫吗?”风翼轩和念念**着身体坐在浴桶中,他当然不会真的在这个时候对念念做什么,毕竟念念如今很累他再贪欢也不会不顾念念的身体。

    蓝幽念白了风翼轩一眼对他的不正经已经不作评价了,拿起白色的浴巾就给风翼轩擦背,虽然风翼轩的武功很高但架不住战场上千万的人马,风翼轩的背部还是有了些伤痕,但好在并不严重只是点点皮外伤,不然蓝幽念不心疼死。

    两人沐浴过后风翼轩为念念擦着长发,不过一会风翼轩就看到已经睡着了的念念,神情安然嘴角带笑,风翼轩突然觉得真好。他们如今在一起了,他们有了两个孩子,他们是这个世间最亲密的人。

    抚摸着念念的头发已经赶了风翼轩才拥着念念睡了过去,哪怕此刻身处这动荡不安的边疆,但营帐中却是一片安然…

    ——

    “王爷!”营帐外传来暗一焦急的声音。

    风翼轩和蓝幽念一瞬间就一起睁开眼睛,眼神中没有迷蒙带着锐利,特别是蓝幽念若是在一个安全的环境有着风翼轩她醒来会很迷蒙,但同时在外她却很惊醒。

    “何事?”风翼轩和蓝幽念同时起身,两人迅速的穿好衣服走出了营帐。

    暗一内疚的跪在那里“朝廷拨发的粮草被人劫走了!”朝廷此次运过来的粮草是大军以后的粮食,一直都派了很多人沿途运送着生怕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风翼轩冷眸一眯遮挡着厮杀的冷光,军马未动粮草先行,对于行军打仗来说至关重要,不说别的就算将士们多么的英勇能战,但前提是能够吃饱啊,不然拿什么去和敌人拼呢?

    “报!”一名将士来到风翼轩的跟前跪下“雪国夜袭!”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