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粮草

    黑夜中泥泞的小路上,蓝幽念一副男子装扮带着暗二等人和一群士兵趁着夜色消失在了战场中。

    而风翼轩则是点兵抵抗着雪国的突然袭击,风翼轩的心情很是愤怒在战场上杀人也越发的狠辣了起来,那些雪国的士兵被风翼轩一个个斩落在马下,众人看着这样的冥王也知道不对劲但却慢慢的无人敢惹。

    雪国并没有恋战只是骚扰了下风国的士兵就仓惶收兵,而风翼轩骑在马上看着雪国的士兵迅速的撤离,一时间就明白了雪国的用意,想到念念此次去筹集粮草,风翼轩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担忧。

    因为无情阁实在是太富裕,而且此时回去风国去筹集粮草已经不可能了,所以蓝幽念就准备迅速聚集无情阁的财力尽快的筹集粮草先用着,这样就算风国的粮草来的迟了些也不碍事。

    风翼轩回到营帐的时候果然没有预测错,军营中流传出粮草被劫的消息,而且流言还越传越离谱,将士们虽然都忠心耿耿但心里却因为这样的消息而感到没底。

    “王爷,看来我军中奸细还不少!”京无安听着属下的打探冷冷的笑着。每个国家的大军肯定是有着奸细的,毕竟几十万的大军中难免有漏网之鱼,朝堂可以排查出将领的忠心但却不能人人都排查。

    “传令下去,任何肆意散播流言者,斩!”风翼轩对着门口的将领命令道“点兵,迅速攻打雪国!”将领没有任何迟疑的立刻离开营帐,在军中冥王的话就是不可违抗的圣旨。

    等将领们都下去之后,京无安才问道“这样匆忙的攻打雪国,是不是不太稳妥?”京无安计谋很多但却是一个要求稳妥之人,所以他出的很多计策都是可攻可守的良策。

    风翼轩整理着自己的盔甲说道“粮草如今严重匮乏,若是等着雪国的攻击或许雪国就是故意和我们耗着,等我们的粮草用尽雪国不用吹灰之力就可以击败我军,所以先出手才是正确的,更何况将雪军打的疲累这样就算粮草用尽雪国一时也反应不过来攻打我军!”风翼轩分析道“如今就等着念念的粮草了,不知道念念如何…”

    京无安知道蓝幽念去运粮草的时候还吃了一惊,毕竟凭着风翼轩对蓝幽念的在乎怎么会让蓝幽念去做那样危险的事情,但是京无安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两人都不是什么娇俏的懦弱之人,他们有着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或许风翼轩可以为了蓝幽念丢弃江山也不在乎,但同样的是在蓝幽念安好的时候他还是风国的冥王。

    “无安,你去将士兵分为两部分,本王要这两派的兵实力相当,我们就用念念的计策,敌疲我打!”风翼轩浑身杀气蔓延,若不是因为这雪国的战乱他怎么会和念念分开,哪怕他将冥军都派去保护念念但是自己不在念念身边他怎么放心的下,路途遥远环境艰苦风翼轩一想到念念会受苦心里就发痛,所以他不好过这些雪**也别想过了。

    “王爷,士兵已经准备好了!”将领走进营帐回禀道,虽然不知道王爷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他们都是跟随王爷的老部下了,从王爷小的时候就一直跟苏至此,对王爷的决定都是钦佩相信的,曾经以为王爷这样的天人世间何人配的上,但如今看到冥王妃众人都惊觉怕是只有冥王妃才可以和王爷比肩,但想到今晚出战并没有看到冥王妃,而且营帐中也没有,众位将士都觉得事情不太对,但他们都是有脑子的人谁都没有声张。

    风翼轩点点头拿起长剑就离开了营帐…。

    而自那晚开始,雪国的士兵就觉得日子已经苦不堪言了。风国的士兵就像吃了什么鸡血一样没完没了的攻击着,本来雪国士兵还抵抗的了,但人都是要休息的,很多时候风国士兵攻打的时候都是夜里,他们连觉都没有睡就起来迎战,再加上风国的冥王的确英勇,这几日已经让雪国损失了十万大军,一时间整个雪国的营帐中都是哀声连连。

    不同于雪国的唉声叹气,风国的士兵确是越打越有力量。他们本来就是分为两拨去攻打,所以休息的时间足够了,更重要的是他们攻打雪国的时候雪国的士兵都很疲惫,所以相对而言风国的士兵就轻松了很多,整个风国的营帐都士气满满。

    风翼轩的此举的确很好不仅仅压制住了雪国士兵的锐气,提升了我军的士气,更重要的是为他们的接下来获取了一个有利的时间,因为他们的粮草的确不够了,每日士兵们吃饭的时候看着碗里越来越少的饭就知道了,但是士兵谁都没有吭声,因为那晚散播谣言之人都被斩首示众了,如今谁还敢在这个节骨眼上生事?

    如此又过了几日,哪怕是意志坚定的风国大军也有些惶恐了,本来他们每日虽然只有一碗米饭但好歹也足够充饥,但这几日已经改成了米粥,并且米粥根本就没有什么米,他们这群大老爷们喝米粥怎么喝的饱?

    “你说,粮草什么时候才可以到啊?若是再不到我们没被雪国士兵给杀死反而饿死了,多亏啊!”一个士兵端着手中的清粥叹气道,他们如今的伙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很多士兵都露出了饿的疲累现象。

    “是啊,最近这几天出兵我们都是忍着肚子的,再这么吃不饱我都想吃人了!”一个长相粗狂的士兵一口将碗中的清粥给喝进肚子里,还想再要一碗但看着不够分的清粥也没有好意思了。

    “看来前段时间说的粮草别劫是真的了,冥王虽然用兵如神但没有粮草我们可怎么办?”一个士兵看着碗中的清粥有些担忧的说道,他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被饿死啊。

    “阿轩,若是粮草再不来就真的要出事了,更重要的是军中已经有人饿昏过去了!”京无安看着那些拿着碗嘀嘀咕咕的将士就算不听也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而且只是这几日一开始英勇无比的风国将士都瘦了很多。

    风翼轩静默不语,这么多的将士的情况风翼轩并不是没有看到,但如今他最担心的却念念,自从那晚念念离开后这么些日子两人都没有联系过,风翼轩的脾气也越发的暴躁了起来,虽然不会对自己的属下做什么但只要上了战场就是一个杀人狂魔,如今就连风国的将士看到冥王都有些害怕。

    “冥王妃回来了!”突然一个士兵站在岗哨上大喊一声。

    风翼轩整个人一瞬间就离开了原地消失了,而那些士兵则是很意外,冥王妃最近这段日子根本就没有再看到,原来是离开了营帐了,但是就算冥王妃回来了怎么那么激动,众人都不解。

    站岗的士兵看着众人不解的眼神大喊一声“冥王妃带着粮草回来了!”声音刚落就看到呼啦啦一片的士兵都扔下了手中的碗往外面跑去,那饱含激动的眼神不知道还以为他们看到了什么呢!

    风翼轩是第一个走出整个营帐,一眼就看到不远处骑在马上的念念,一身白衣女子就这样看着自己,轻纱罗裙,身姿随风送香,那头长长的发丝随风飘散,淡扫过她白玉般的脸,撩动着风翼轩的心,冰清玉洁,又似空灵绝美,此时的她就如九天玄女一般,静静的落在红尘中,傲视天下,风翼轩可以听到自己心里“咚咚咚”不停的跳动的心。

    “轩!”蓝幽念张开自己的手臂,娇俏的模样哪里还有一路上那清冷的模样,看的冥军都抽了抽嘴角,他们这一路跟随王妃看到最多的就是王妃镇定的下令和杀敌,别说这娇俏的样子就连笑都很少。

    风翼轩一瞬间就来到了蓝幽念的身边,将女子给抱下了马,稳稳的抱着怀中的女子闻着念念身上特有的香气,风翼轩这么多日焦躁的心才突然安静了下来。

    “辛苦你了!”风翼轩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爱意和骄傲,他就知道他的念念不是金丝雀是雄鹰,是任何女子都比不上的仙女,是他心目中最好的妻子,是一个最伟大的母亲。

    蓝幽念在风翼轩的拥抱中心一下子就觉得很安定,这些日子以来她都紧急的去筹集粮草,还要抵抗那些比比皆是拿刺杀或者来烧粮草的敌人,这么些日子她连睡觉都没有真正的睡过,但是如今在这个男人的怀抱中她才惊觉自己原来很累,但是心却是甜蜜的,这样可以和轩比肩的感觉真好。

    “有粮食了!有粮食了!”士兵们看着几千冥军所拉的一车车粮草都震惊了,然后看着那个窝在冥王怀中的冥王妃,心里不仅仅是钦佩更多的却是感激,众人一同行礼“多谢冥王妃!”

    蓝幽念并没有从风翼轩的怀抱中出来,对着众人说道“起来吧!这是本王妃该做的!”这话说的风翼轩很爱听,因为是他的妻子所以认为是该做的。

    风翼轩直接抱起念念,对着冥军说道“将粮草分发好,为众将士加餐!”说着就在士兵开心的起哄声抱着念念回到了营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