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金碧辉煌的藏式平顶建筑,大殿里非常明亮,但却无碍它的神秘色彩,宫殿里面有许多大柱子,随意一撇竟然有一百六十根!再仔细看,每根柱子都裹着彩色的金漆,上面刻画着飞龙的姿态。大殿内是大理石的地面,上面铺火红色的地毯。而在大殿的最上面的龙椅上坐着一个男人,赫然就是雪国的皇帝。

    风翼轩搂着蓝幽念走进宫殿,后面跟随着蓝建军等人,他们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终于将雪国给拿下了,这其中的辛苦自然不可而语,但好在如今他们真的将这个一直以来都在暗中肆意想要攻击的雪国灭国了,今后这世间将再也没有雪国。

    “你们来了!”雪国皇帝坐在高高的皇位上看着底下的众人,那身明黄色的龙袍整齐肃穆的穿在他的身上,身边站着的太监还在瑟瑟发抖,而底下跪着的妃嫔皇子公主无一不脸色苍白,眼神害怕慌张。

    风翼轩没有答话,或者在他的心里如今的雪国皇帝已经没有任何资格让他去说话,这个皇帝给他下了多少绊子风翼轩可是记的很清楚,而且还伤害过念念,这是风翼轩不可饶恕的,上次是雪国遭到围攻的时候风翼轩心里就已经决定拿下雪国了,如今虽然过了几年但好在不迟,今后再没有人能够打扰他和念念的生活了。

    “雪国城池已破,还请雪国皇帝投降!”蓝建军看着不出声的女儿和女婿也知道该是自己来说,虽然面对亡国的国君应该是直接杀了就好,但蓝建军虽然是莽夫但其实心里还是有着正义的心,他认为亡国之君应该按着规矩终身监禁起来,但蓝建军不知道在风翼轩和蓝幽念的眼中这雪国皇帝早就是一个死人,任何想伤害他们的人他们都不会放虎归山。

    雪国皇帝哈哈哈大笑起来,他一生都想统一四国名留千古,但是没有想到最好竟然败在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冥王身上,在这个冥王小的时候自己就曾派人刺杀过,当时只不过是想挑起风国的内部矛盾,但没有想到这个冥王那么小竟然活了下来还成长成了一代战神,若是知道有如今那个时候就该不顾一切的杀了这个冥王。

    风翼轩根本就没有什么耐心听一个亡国之君说什么遗言,而蓝幽念已经一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了,虽然几日就会通信但身为一个母亲蓝幽念觉得再看不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她就快要疯了,所以如今更是想尽快处理了雪国的事情就去医谷接两个儿子。

    风翼轩用内力震碎了身边的茶盏然后锋利的碎片刺向了还在狂笑的雪国皇帝,雪国皇帝想要躲闪但怎么快的过风翼轩内力的速度,一时间无数碎片插入了雪国皇帝身体上致命的大穴,而最大的一块碎片直接插入了雪国皇帝的额头,从额头贯穿而过插在身后的龙椅之上。

    风翼轩的突然出手不仅仅让那些雪国遗孤惊叫连连就蓝建军等人都愣了下,众人都没有想到风翼轩说动手就动手而且还是杀的一国之君,更重要的风翼轩杀了人之后却一副冷漠的样子,似乎杀人的不是他一样。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雪国的遗孤们跪倒在那里对着风翼轩恳求,他们曾经是雪国高高在上的嫔妃是公主是皇子,是人人巴结讨好的对象,但如今他们只是一个阶下囚生死不知,但这一切活的可能都在这个冥王的身上。

    一位长相比较明艳的女子跪倒在那里,突然撕去了自己的外衣露出了她洁白的身躯,她跪倒在那里“冥王,求求你绕我一命,今后我愿意伺候冥王!”

    其他的公主和嫔妃一样这位公主的所作所为也就知道了该怎么做,她们本来就是伺候男人而活,如今雪国皇帝已经死了若是能够跟随这位俊美的冥王,哪怕为妾她们也可以保全性命,说着女子们都开始向坐在那里的风翼轩抛着媚眼,但可惜的是风翼轩只是坐在那里把玩着念念的手指,连看都没有看这些女人一眼。

    蓝建军看着这些不知廉耻的女人老脸都红了,他一直认为若是国破了这些女人不该是哭喊痛苦吗,对于敌人也应该是记恨的,但这些人让蓝建军心里瞧不起。

    京无安笑着坐在风翼轩他们的下座,对于这些搔首弄姿的女人视若不见,他真的不明白世间怎么会这么愚蠢的女人,不,世间有太多愚蠢的女人,不过是他们的身边的女子都是聪慧的罢了,比如念儿比如皇后比如花沐倾,都是难得一见的女子。

    “冥王啊,你的桃花还是这么旺呢?”大殿外人未至但声先到,风翼轩不看都知道能够发出如此声音的人除了花休宜之外并没有其他人了,花休宜还是一身红衣慢悠悠的走进了大殿坐在了风翼轩的对面。

    风翼轩和蓝幽念看了眼对面的花休宜一眼,风翼轩依旧是面无表情但蓝幽念朝着花休宜友好的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而花休宜更是对着蓝幽念笑的风骚入骨,看的风翼轩一阵不满。

    “听说最近你的王府后院空无一人,正好如今这些嫔妃和公主送给你享用也不错!”风翼轩挤兑着花休宜,自从花休宜成为摄政王后就遣散了后院没有一个女子,洁身自好的不要不要的。

    花休宜狭长的眼眸扫向了那些公主和嫔妃,那些嫔妃一看这花国的摄政王长相和冥王不相上下,更重要的是看起来比冥王要怜香惜玉的多,所以有着大胆的慢慢的往花休宜的身边爬去,意图很明显就是勾引这位花国的摄政王。

    在一个公主来到花休宜的身边看着花休宜没有阻挡就大胆的身穿手指准备去抚摸花休宜的胸膛,但还没有等她触碰到花休宜的胸膛就被花休宜扭断了脖子。

    “坏人还是我来做吧!”花休宜厌恶的看了眼那些女人,然后对着身后的属下说道“雪国的所有遗孤不论是嫔妃还是皇子公主全部绞杀!一个不留!”

    说着就有士兵走进大殿将那些哭哭啼啼害怕挣扎的人拖了出去,不过一会就已经听不到了声音,可想而知这雪国皇室也是真的覆灭了,连一个后嗣都没有留下,这也杜绝了今后会有人来报仇或者复国。花休宜知道就算自己不这样做风翼轩也会这样做的,他们身在这个位置是需要斩草除根的,但这次花休宜觉得这份罪孽自己来背,因为这或许是自己能够为那个女子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宫殿充满了血腥味,风翼轩让京无安和蓝墨弦等人来处理后续的事情,包括那些雪国残留下来的士兵和官员,而风翼轩等人则是出了雪国的皇宫来到一处宅院中暂时住下了。

    “你输了!”风翼轩照顾念念睡着之后,两个男人如同曾经一样坐在院落对饮清酒,卸去了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此时的他们只是相交的朋友罢了。

    花休宜嗤笑一声“哼!愿赌服输!你放心,等天赐接位的时候花国我当然要送给干儿子当登基的礼物!”他的仇也报了,也和风翼轩畅快淋漓的比了一场,这些权利和地位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风翼轩没有意外毕竟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赌注,为花休宜倒了杯酒,在花休宜有些意外的眼神中说道“不仅仅天赐是你的孩子地予也是,你送给天赐这么大一份礼物,地予不会什么都没有吧!”

    花休宜一口酒就喷了出来,而风翼轩也躲让的快才没有被喷到。

    “风翼轩,你姥姥的!”花休宜大吼一声,看着风翼轩的眼神充满气愤,他都把自己的国家送给干儿子,怎么风翼轩还想着怎么剥削自己,有这样不要脸的人吗?

    “你不愿意?”风翼轩云淡风轻的说道“我没意见,就是不知道地予知道他一直都很喜欢崇拜的义父竟然这样偏心,不知道会不会伤心啊!”

    花休宜努力的稳定自己的情绪就生怕自己拿出武器砍了这个无耻之人,花休宜露出一个杀气森森的笑容问道“那不知道你这个亲生父亲认为我这个义父该送什么礼物给地予才好呢?”两个孩子他都是真心喜爱的,可没有什么偏心的事情,但是花休宜也觉得若是把花国给了天赐那么地予的确是不公平的。

    风翼轩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今后天赐接管皇位这是肯定的了,那么地予就是接掌江湖的势力,地予还需要一个师父,我看你就很合格,也算全了你孤家寡人孤独的悲哀!”

    风翼轩其实一直都有这个打算,花休宜怕是今后一辈子都未必有女人有孩子,若是再把花国给了天赐就落寞了很多,而地予接手江湖肯定需要处理很多事情,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不够的,但花休宜这样放荡不羁的性格在江湖中却是自由的,不仅仅成全了花休宜的生活还给了地予一个很好的师父,风翼轩觉得地予很喜欢这个义父而花休宜也是真的拿两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这样的决定是最好的。

    花休宜如何不知道风翼轩良苦用心,知道自己的这个朋友没有白交,但还是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还好不经商,不然肯定是一个奸商,好了,等地予闯荡江湖的时候义父当然相陪!”

    说着花休宜就回到了房间,想着今后的岁月中还有一个儿子孝敬自己心里就很美,但是后来看着风地予那个臭小子总是闯祸他是身后为他擦屁股的时候,花休宜不知道骂了风翼轩多少次。

    ——

    接连数日的赶路,风翼轩和蓝幽念终于走进了医谷中,因为蓝幽念事先想给孩子们一个惊喜所以并没有通知他们会回来,所以两人进入医谷除了守谷口的弟子外并无人知晓。

    医谷的风景依然如画一般美丽朗然入目,黄泥的墙,乌黑的瓦,位置却永远那么妥贴,且与周围环境极其调和,使蓝幽念奔波数日的疲累都变的轻松了起来。

    风翼轩和蓝幽念来到药园中就看到鬼医子坐在石凳上手中拿着紫砂茶壶笑嘻嘻的看着在药园中的两个徒孙,而鬼一和鬼五则是在药园中教着风天赐和风地予认识那满园的药草。

    风天赐和风地予学习的很认真,大大的眼睛仔细的看着每一样的药草,蓝幽念看着一年未见的两个孩子健康平安心里比什么都安稳。

    “天赐,地予!”蓝幽念对着两个孩子轻轻的喊了一声。

    “娘亲,爹爹!”风天赐和风地予来到父母的身边,神情带着高兴和喜爱,一家四口沐浴在阳光下…

    轩,你知道吗?今生能够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来生你也一定要来找我,我们还做夫妻。

    念念,你知道吗?我的生命中只有你是最重要的,因为有你我才是鲜活的生命,来生我一定会早早的就来到你的身边,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