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章 坐骑

    第二章:坐骑

    天色渐暗,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哭声。竹问水刚抬起头,寒水石已经出了洞府。她跟随其后。

    寒水石看了她一眼,眉头微皱,突然说:“过来。”

    竹问水摇着蓬松的大尾巴就过去了。

    然后寒水石做了件她想也想不到的事——他长腿一跨,坐到了她背上!问水就觉得挺不自在的,以前千印真人教她、喂她都是常事,骑她还是第一次。

    寒水石说:“沿着光柱跑!”

    问水答应一声,毕竟是种族优势,纵然御风术还没学会,本身的速度已经十分可观。这时候全速跑将起来,耳边只听见呼呼风声。

    寒水石盯着前方,对她的陆行速度还算满意。她虽然是条流浪狗,但是经自己百年教化,智力早已胜出兽类不知多少倍。

    眼下基本速度已经不错,只要再稍微提点训导,绝对是一只不错的坐骑。这里使用任何术法都需要灵力,长时间飞行赶路,更是损耗巨大。有只灵兽也不错。

    可是灵兽对灵沙的需求量极大,用灵兽赶路本来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再说了,灵兽基本都没有攻击能力,主人战斗的时候,难道还要保护自己的坐骑不被烧死取沙?

    是以饲养一只坐骑,普通的修士根本想都不会想。

    只是转瞬,光柱已经近在眼前。

    寒水石翻身落下,人未至,飞剑已经祭出。问水这才看清楚,光柱中间黑雾翻腾飞跃,慢慢地变成张牙舞爪的形状。

    许多修士已经在进行斩杀,不时有人把杀掉的黑雾烧成绿色的灵沙。附近修士密密麻麻已经不下百人。然而四周还有修士正在不断汇聚。

    寒水石的身影早就淹没在各种法宝光影之中。

    问水也跟着上前咬那些黑影,黑影攻击能力非常弱,而且周围的修士实在太多。经常是黑影还没化形成功,已经被剑光、刀光绞得粉碎。绿焰一过,变成一把灵沙。

    问水也不泄气,咬着一个算一个啊。这样一直到月上中天,光柱渐弱,黑雾不再溢出了。身边的修士慢慢地散了。

    问水一共咬到两个,正准备拖走,突然身后一剑过来。它惊得就地一滚,剑气削断了她一撮尾巴毛。

    问水回过头,一个修士目露凶光,低头捡起她咬死的黑雾尸体,塞进自己腰间的法宝袋子里。

    问水呲着牙,想要吠,又不敢。修士打量她,又看了看左右——这种没有任何武力值的灵兽,一看就是谁养的坐骑。

    这种境况还能养坐骑的人,一般都不大好惹。

    他环顾左右,见无人注意,对问水微微一笑,提着黑雾尸体问:“你的?”

    问水偏着头:“是呀。”修士将黑雾尸体丢在地上,笑道:“我不知道,你过来拿吧。”但凡能被人养成坐骑的灵兽,跑得都快。硬追肯定是划不来的,要杀也要讲点技巧。而所有的灵兽,都有一个特征——蠢。

    问水看看他,又看看黑雾尸体,说:“喔。”

    然后弯腰去拿。

    修士出剑如风,斩向她的狗头。问水只觉得颈上一痛,下意识往前一扑。灵剑没有斩下她的头,却也在她脖子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呀!问水脖子冒着血,又气又急又无可奈何。血腥气弥漫开来,周围的修士都往这里看。

    那一双双眼睛,像是坟墓里爬出来的恶鬼。

    问水害怕了,人太多,她找不到寒水石的身影。人群里有人轻轻舔了一下唇,问水惊叫一声,逃之夭夭。

    没有人会去追一只逃命中的坐骑,体内每一点灵力都无比珍贵。但是被鲜血挑起的狂热与欲|望却无法平息。

    “啊——”人群中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有人被活生生砍下一条腿。随即被人撕开脖子,咕咕吞饮鲜血。

    寒水石站在人群边缘,天边一轮血月,月光暗红。

    这样的月光之下,他几乎握不住自己的剑。千印……呵,千印。这个名字慢慢地离他遥远,胸腔之中有一股火沿着血脉扩散。

    他一把抓住身边的一个女修,说:“二十灵沙,一晚。”

    女修目光迷离,月光与血腥也在燃烧她的魂识。她抿了抿腥红饱满的双唇:“帮我炼成灵丹,我知道你可以。”

    寒水石没有再说话,右手微微用力,几乎恶狠狠地将她按进自己胸膛。

    光柱已经消失了,月光如血。

    没有黑雾溢出的地方,血腥气却更加浓烈。这些红着眼睛的修士,无一不是当初修真界的佼佼者。

    他们大多出自名门正派,有大德高僧,有宗师名匠。他们修成正果,“得道飞升”,留给师门与后来者无限的景仰和遐想。

    寒水石抱着女修往前走,怀中的女修是抚阳真人的徒弟。他和抚阳真人是朋友,但从上个月开始就不是了。

    上个月,这个女修拖着抚阳真人的尸体让他烧成灵沙。

    往事不堪,何以念想。

    第二天,寒水石回到洞府。他按住跳动的额角,极至地放纵之后,那种暴虐的情绪更是挥之不去。

    就在这时候,风中扬起一丝血腥气。他转过头,看见山石后面露出一截白色的尾巴尖儿。

    哦,那条狗。他转到山石之后,看见竹问水趴在地上,脖子上的血已经止住了。大约嫌光线刺眼,她两只前爪捂住眼睛,睡得正香。

    这种畜牲就是顾前不顾后的大尾巴羊,她躲在石头后面,看不见人了,便以为人也瞧不见她了。

    寒水石扬手抓住她的两条后腿,一路拖死狗一样把她拖进自己洞府,丢在门口。而她呼呼大睡,一直没醒。

    ==

    问水醒来的时候,寒水石正在炼丹。

    问水知道自己睡过头了,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里的月光太奇怪了,照得人直想睡觉。==

    她用俩前爪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拿过御风术装作努力学习的样子。暗地里偷偷打量寒水石。

    寒水石坐在丹炉旁边,没有用扇子扇火。他不是专业的炼丹师,不能够精准地控制炉火的大小。而这里材料稀缺,更没有让他不断尝试、积累经验的机会。

    他只能以元神感知丹炉的火候,很耗灵力,但是也没别的办法。

    炼丹室很热,他身上薄薄的衣袍被汗水浸透,几乎贴在健壮结实的身体上。从这里看这个侧影,他与千印其实还是有点区别。

    当初的千印,虽然也是身材高大,但是因着出身名门、生活优渥,皮肤很白净,身上也一直带着儒雅的书卷气。而现在的他,像个身经百战的战士。

    一百多年,剑被磨成快刀,多了那种难以言说的力量感。

    问水倒是没有想很多,她摇着蓬松的大尾巴,也知道练丹的时候是不宜打扰的。只是视线里面有个熟悉的人,她就会很踏实,很满足。

    她低头开始再看那本御风术,现在上面的字已经认得全了,但是认得全跟学会还是两码事。学会跟精通又大有不同。

    寒水石知道她已经醒了,他必须再炼两粒丹药给她。灵兽的智力是非常低下的,如果没有灵丹的催化,一本御风术,她能学上个一年半载。

    这东西自保能力太低了,而唯一的能力就是代步,他目前的情况……养来不易。

    两粒丹药并不难炼,他以元神感应,以修为催化炉火,很快便出炉

    他将丹药扔到她的食盆里,俯身扒开她脖子上的毛,见昨晚的伤口已经止血了,便不提带她看大夫的事。

    这里的大夫少得可怕,自然也贵得可怕。修士们没谁是轻易敢去治病的,疗伤基本靠躺,反正飞升也飞升了一回了,命大。

    寒水石自己也懂医理,凭这手也够他吃饭的。可是慈心都没了,作甚医者。他不做。宁可握刀,不再悬壶。

    问水叼起两颗丹药,就见寒水石倒了一碗绿沙,右手在墙上虚划。丹室的墙向两边裂开,现出另一间屋子。

    她甩着尾巴跑过去,寒水石说了声:“滚。”

    不是很生气,她也不敢进去,就趴在旁边看。没办法,狗嘛,十处鸣锣九处都在,好奇心实在是控制不了。

    屋子里竟然用铁链锁着一个人,一个男人!!

    男人长得还可以,身上衣衫碎裂,不少地方还有伤痕。问水目瞪口呆,只见寒水石将手里的灵沙一点一点喂给男人。

    男人紧紧闭着嘴,怎么也不肯乖乖吃东西。他用勺子撬开他的嘴,强喂。

    问水瞪大眼睛,一眼不眨地看。寒水石将一碗灵沙俱都喂男人吃下去,这才出来。一转头就看见一双瞪得比牛还大的狗眼!

    他怒视,问水立刻一本正经地低下头,认真地翻看御风术。

    等他喂完密室里被捆绑的男人,这才拿出灵沙给问水的食盆也倒了小半盆。灵沙跟灵丹就像空气和氧气一样。灵丹是给衰弱的修士救急的,灵沙给正常修士。

    问水一边吃一边用她不太灵活的脑子想事情,突然忍不住汪了一声——啊啊,她想起那个男人是谁了!!(一激动母语都出来了!)

    那是千印真人的师父千霜?

    可是他没有修为了,是的,他失去了所有的修为,奄奄一息还拒绝进食灵沙。像个凡人。第一宠

    ———————————————————————————————

    第2章坐骑完,您可以返回

    第一宠最新章列表。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