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章 狂犬

    第三章:狂犬

    寒水石自己也在吃灵沙,说来可笑,都是已经辟谷不知道多少年的修士,以为从此可以问鼎长生。

    谁知如今却须日日以这灵沙为食。没有味道,淡如白水。却是维系修为与元神不可或缺的东西。

    舌尖是淡的,月光却令人血液沸腾。

    莫名的狂乱层层堆叠,大部分人用杀戮渲泄自己的欲|望,无尽的血,让灵魂有一种胜过高|潮的欢愉。寒水石不杀戮,实在忍不住,他会找漂亮的女修。

    他一生冷静自持,不近女色,飞升之后却如同被剥去人皮的恶魔。他自己都觉得又肮脏又可笑又……可怜。可是一百多年,身在魔域,何来神佛!

    他吃完灵沙,从法宝里找出一根金色的东西,在问水脖子上比划了一下。问水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不多时,他竟然做了个金色的项圈,给问水套在脖子上。问水歪了歪脑袋,不抗拒。以前小腰峰下面经常有人打野狗,千印也给她做了项圈,表明她是小腰峰的狗。

    千印飞升之后,她连挠痒痒都不敢挠脖子。可是一百多年,那项圈还是早早地坏掉了。

    金色的项圈套在脖子上,是个防护的法器。问水昂着脖子,顺从地让他给套上。他倾身的时候,五官就在她眼前,高挺的鼻梁、英挺的眉宇,呼吸温暖而干净。

    她不由自主地一扬嘴筒子,舔了舔他的脸。寒水石偏过脸,为避免被舔到嘴的习惯性动作。

    飞快地把项圈给她扣好,他说:“给你三天时间修炼御风术。”

    问水有些担心,小声问:“要……要是学不会呢?”

    寒水石沉声道:“学不会就滚!”

    话落,起身出了洞府。洞府门重又关闭。问水呆呆地在原地站了一阵,学不会就滚?

    她看了一阵御风术,起来身子一侧,在地上滚了滚。

    还是不大会,又起来打了个滚儿……

    可是滚完也不大会,她突然想起房里的千霜真人。对,千霜真人那么聪明,一定知道,可以问他嘛!

    她趴在那堵墙上,鼻尖贴着墙面,喊:“千霜真人?千霜真人?您能听到我说话嘛?”

    没反应,哎,人类的声音就是小。

    她清了清嗓子:“汪!汪汪汪汪汪汪!”

    还是没反应,难道我站的地方不对?

    她换了个位置,继续汪。

    不知道汪了多久,中途她喝了两次水,终于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闭嘴!”

    问水开心了,原来这个地方才听得到啊,她摇着尾巴,前爪趴着墙,叫得更开心了。里面那个声音十分无力:“说话,不要叫了!”

    问水是只心地善良的汪,听他的声音这样虚弱,心里也不好受:“千霜真人?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所有的修为都没有了?”

    里面千霜真人不说话,问水继续说:“你不要难过喔,虽然你现在修为没了,人还被绑着,每天被徒弟喂养着,但是你一定要坚强哦,废人也是人嘛对吧……哪怕只剩一口气呢,至少你还可以消耗灵气嘛是吧……”

    里面的千霜真人噗的一声,不知道喷出了什么东西。

    问水安慰完了他,又拿着御风术,问:“真人,你知不知道这一章怎么学啊?”里面没有人应声,问水吓坏了,扒着墙又是一阵猛汪。

    好半天,里面千霜真人的声音更加有声无力:“不、要、叫……”

    听他还能说话,问水终于放心些,说:“千霜真人,你不要担心哦。等千印真人回来,我就让他开门,以后每天我都进来陪着你哦。”

    晚上,寒水石回来,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他的师弟川断。熟人呢!问水激动得毛都炸了起来,冲着川断就是一阵狂吠。

    川断也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还养了只灵兽啊!”

    寒水石脱了外袍,右臂鲜血淋淋的。川断绕开问水,取了药膏过来。寒水石不要他帮忙,自己剪掉伤臂被腐蚀的皮肉,清洗伤口。

    川断知道他的个性,只是问:“师父呢?”

    寒水石抬手一指,他走过去,打开密室。问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突然川断大叫:“师兄!师兄!师父说话了!!”

    寒水石握着药膏的手一抖,良久才面无表情地站起来。

    千霜真人确实说话了,他的声音仍然有气无力:“下次出去,把狗带上。”

    两个人互相望了一眼,又看了眼坐在地上摇尾巴的问水。良久,寒水石把问水赶到门口,关上了门。

    两个人在里面呆了一个时辰左右,不时传来千霜真人的粗喘声。

    问水虽然在门外,但她耳朵和鼻子好使。听了一会儿,她就满面严肃——千印真人和川断真人这样可不对啊!

    一个时辰之时,寒水石和川断出来。寒水石右臂又流了不少血,满头大汗。川断也是汗湿重衫,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寒水石包扎好伤口,说:“最近有灵兽能用的功法秘藉替我留下。”

    川断看了眼问水,说:“你真要养她?咱们还有师父呢。”

    寒水石说:“过两天就送走。”

    川断答应一声,说:“我问问有没有人要。”

    寒水石嗯了一声,川断转头看问水,问:“你喜欢什么样的主人?男的女的?主修什么术法?”

    问水看看他,又看看寒水石,半天小心翼翼地说:“我是都行,不过我觉得你们这样干自己师父还是不大对啊……他已经很可怜了,千印真人平时你一个人干他也就算了,现在还带人回来一起……”

    川断一口气哽在喉间,满面惊恐地看寒水石。

    寒水石弯腰抄起鞋,啪地一声丢过去。鞋子还没落地,问水已经嗖地一下子钻进了床底。

    此后,寒水石再强行为千霜真人输入灵气维系元神的时候,就不关门了。==

    晚上,寒水石坐在千霜真人身边为自己疗伤。他手臂伤得不太重,但是他仍然十分谨慎。

    在这里,流血是一件很可怕的事。鲜血随时有可能刺激身边的同伴,使之狂性大发。

    许多受伤的人都不是死于伤口本身。

    他没有关门,问水可以随时看见屋子里的两个人。她很乖的趴在门口,不发出一点声音。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那雨滴竟然是血红的。

    飞升的第七天,她见到第一场雨。她抬起爪子,接了一滴在手里。死的水,没有一丝灵气。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所有飞升的修士,是不是最后都到了这里?没有人可以出去吗?

    她突然有点思念小腰峰下的小草小花,但是抬眼看见千印和千霜,她又很高兴了,转了转耳朵尖儿,继续依照御风术的秘藉运行灵气。

    红雨敲打着屋檐,问水转了转耳朵,突然站起来,望着窗外。

    寒水石注意到了,他睁开眼睛,眼神里也有一点忧虑之色。外面砰地一声响,有什么东西撞在他洞府之外的防护阵法上。

    用力之大,整个屋子都是一阵摇晃。

    问水箭一样蹿起来,一下子扑到寒水石身边,对着窗户方向就是一阵狂叫。寒水石握着剑,不一会儿,窗户上慢慢出现一张人脸。

    人脸上带着一个诡异的表情,探身往里看。问水毛都炸起来了,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

    整个洞府摇晃了一下,被绑在柱子上的千霜真人也睁开眼睛。寒水石反手一剑斩断他身上的铁链,一把将他提起来,扔到问水背上:“你带着他,先走。”

    问水说:“千印真人,那你呢?”

    寒水石说:“我引开他,你们先走!”

    问水说:“嗯!”

    她不担心,千印真人那么厉害,怎么会怕了谁呢?

    外面又是一声巨响,防护法阵破碎了。那张人脸用力地想从窗护挤进来,半天伸过来一只带虎纹的翅膀!

    寒水石祭起飞剑,一剑过去,人面虎纹怪用翅膀恶狠狠地一扇,窗户破碎,它挤进来了!

    但是屋里太挤,它卡住了。==

    问水这才看清,这东西竟然是个人面虎身还长着又翼的怪物!

    她四条腿都软了,寒水石怒喝:“走!”

    她用力点头,说:“千霜真人,抓紧我!”

    千霜真人抓紧她的被毛,她嗖地一声从窗户的缺口挤出去,四脚如飞,拼命地奔跑。跑了半天,才想起来,问背上的千霜真人:“真人真人,我们去哪里呀?”

    没人说话,问水狐疑地转过头,发现背上空空如也。

    哪来的什么千霜真人。

    她吃惊地张大狗嘴,而寒水石的洞府里,千霜真人被破窗户撞了个头昏眼花,正好跌坐在人面虎纹兽面前!

    寒水石那个气,这畜牲啊,就是顾头不顾尾。留着后门它不走,偏从破窗户挤。它是挤过去了,就没想只有凡人修为的千霜真人能不能过去!

    问水蹿回来的时候,寒水石的洞府已经彻底破碎坍塌。

    外面下着血雨,她温润雪白的皮毛也被染成了红色。她一个飞蹿落到千霜真人面前,谁也不敢看,驮上他就跑。

    人面虎纹怪当即一声怒吼,只以为是哪个混帐野兽敢来黑吃黑,追着她就过来。

    问水恨不得给自己插对翅膀,足下生风一般,拼命地跑。昨天学习的御风术这会儿也用上了。

    人面虎纹怪拍打着一双翅膀,直接就飞了过来。好在问水的速度是真的快,两只兽你追我赶,流星一样往前蹿。

    寒水石跟在身后,在这里,野兽才是王者。

    修士使用任何术法都需要灵力。而没有学习术法的上古野兽,可是不需要任何灵力的。它们只需要强壮有力的翅膀、坚硬锋利的爪子,就能剖开修真者的肚肠,享受美食。

    有点智力的,还能储着过冬呢。==

    所以没有修士会跟这种野兽打持久战,追逃更是笑话。急行的修士会耗光灵力,而这些上古野兽,体力像是无休无止一样,谁能跑得过它们?

    一旦遇上,只有速杀。快速使用术法将其杀死或者吓跑。否则几乎只有死路一条。

    问水根本没空问千霜该往哪里跑,她只知道拼命向前。身后的人面虎纹鸟时而腾空时而落地,但这反而没有她一直陆行来得快。

    她专挑草木密集的地方跑,那野兽飞起来的时候瞧不见他们,一时浪费了不少时间,只急得频频怒吼。

    问水的灵气也在流逝,她很快就发现了。然后她改用两条腿跑,御风术什么的暂时都不用。

    然后她惊奇地发现,只要不用术法,使用本身奔跑,消耗的那点灵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她在树林里东躲西藏,人面虎纹兽急得怒吼连连。问水很是得意:“千霜真人,有我在你不要怕!”

    背上没反应,问水转头一看,汪!千霜真人又掉哪去了?!!

    密林里,一阵急促的犬吠。

    狗……狗毛太短抓不稳啊……

    千霜真人呲着牙吸气,从问水背上跌下来,差点摔得他屁股开花。

    问水驮着他进了林子,枝桠横逸的,偏生她还专门往低矮的地方钻。千霜真人抹了抹脸,摸到一手的血。

    这畜牲。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想笑。

    也幸好是在这样密集的树林里,人面虎身的英招只顾着追她,还真没注意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自己。千霜快速地用树枝在自己身边插了个小小的迷踪阵。

    他自飞升之后,不肯杀人取沙。如今所有的修为已经退化,但是有些阵法,还真是不用灵力就能布下的。

    他藏身树后,不多时,遇到追击过来的寒水石,一把将他也拉到树后。

    寒水石看见自己师父还活着,倒也松了一口气,问:“问水呢?”

    千霜说:“你那狗?跑前面去了吧。”

    寒水石倒还算冷静:“我们在这里布阵,让问水把它引过来,猎杀。”

    两个人在布阵,问水可也没闲着——汪汪,千霜真人到底掉哪儿了!~

    幸好这也难不倒她,她的鼻子可是很灵的。她嗅着气味,终于跑过来,远远看见千霜真人,激动地就是一阵狂吠。

    千霜真人正在布阵,一个劲儿地招手:“别过来!”

    混帐啊,没见神兽英招又跟过来了吗!!

    问水当然看见了,可是千霜真人不能丢下啊,千印真人让她驮他走,就必须得驮着他走!

    她一个急冲,直接钻到千霜真人裆下,二话不说,拱起他就跑!

    千霜真人只有凡人之力,能干什么,当下只好紧紧抓住狗毛。英招追得急,问水也有妙法。前面有根横倒的大树。

    她四肢贴地,靠着冲力滑过去,正好穿过树杆。

    “我……”千霜真人一句粗话还没出口,就是嘭地一声巨响。

    寒水石只来得及用手挡住眼睛,半晌,张开一条指缝,看见自己师父倒在血泊之中。

    他两步上前,好半天才有勇气蹲下去:“师、师父……”

    千霜真人挣扎着爬起来,吐掉嘴里的碎牙,飞升了近三百年的修仙前辈,无论如何也组不出合适的词汇。

    最后他突然惊恐地望着前方。

    寒水石转过头,发现一大条灰乎乎的东西又往这边来了!

    问水老远就喊:“千霜真人,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千霜真人裆部一阵剧痛,又被拱上狗背。风里传来一句:“寒水石我□□妈逼……”

    寒水石矮下身子,开始重新布阵。

    自他到达这里之后,千霜真人一直就是一副不想活了的状态。他不愿杀人取沙,灵气的流失耗尽了他的修为。

    寒水石将他捆在柱子上,强行喂食,饲养了一百多年。平均一天被他逐出师门三次。

    一百多年也没见他像今天这样中气十足过。

    但愿他不要就这么死了,不然这师门遗命也太伤风败俗了点……第一宠

    ———————————————————————————————

    第3章狂犬完,您可以返回

    第一宠最新章列表。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