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章 送人

    第四章:送人

    问水腿都快要跑断了,寒水石终于布好了阵。

    这次有千霜真人指点,问水成功将英招引入了法阵之中。然后一人一狗没有别的事可做,坐看寒水石对阵英招。

    英招这样的野兽,修士大多都是三五成群地狩猎。但难不倒他,真正困难的是必须速战速决。否则一旦血腥气引来别的野兽或者修士,必将难以脱身。

    问水整个累瘫了,摊煎饼一样四脚大张,贴在地上。寒水石双掌合什,念动法咒,片刻之后,右手竟然从左掌抽出一把刀来。

    一股紫黑色的浮彩缠绕刀身,缓缓向他的双手、双臂蔓延。未几,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紫气之中。

    问水摇着尾巴,都已经口吐白沫了,还洋洋得意:“千印真人最厉害了!”

    千霜没说话。寒水石凌空跃起,弥漫着紫黑之气的刀光芒暴涨,瞬间将法阵中的英招一劈为二。血雨漫天。

    可惜问水没看见这一幕,她的眼睛早就眯成一条线,头一低,已经睡了过去。

    寒水石匆匆将英招烧成灵沙,千霜真人这才说:“走吧。”

    身边没反应,他低头一看,问水早就睡死过去。

    血腥气会招来其他修士,寒水石也不敢久留,背起千霜,用脚尖踢了踢问水。

    问水睡得像条死狗,毫无回应。寒水石皱眉,千霜说:“她累坏了。”

    寒水石看了他一眼。半晌,千霜真人用寒水石的外袍把问水捆在自己背上,寒水石背着千霜真人,一起出了密林。

    彼时血雨已止,有人循着血腥气而来,半晌揉了揉眼睛。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他想。

    居然看见一条狗骑着寒水石……

    问水醒来的时候,先是闻到一阵脂粉的香气。她抬起头,就见千霜真人跟川断真人并肩坐着,满面严肃、目不斜视。

    而在他们前面,坐着个人。身着一袭艳丽的红衣,黑发逶迤曳地。现在她左手持铜镜,右手正翘着兰花指,一下一下地梳理着秀发。

    那幽幽的脂粉香气,正是由她而来。

    问水站起来,虽然腿还软着,但仍然转了一圈,然后问:“千霜真人?川断真人?这是哪里?千印真人呢?”

    她不说话还好,她一说话,正在梳头的美人儿突然转过身来,问水一蹦三丈!

    这个正在梳头的美人,竟然跟寒水石长得一模一样!

    问水全身毛都炸了,正在这时候,“美人儿”捏着嗓子,柔声问:“川儿,奴家珠钗端正否?”

    川断干净利落地答:“很是端正!”

    “美人儿”又问:“衣衫整齐否?”尾音还带了点花腔。

    川断双目平视前方,宛若老僧入定:“格外整齐!”

    “鞋履得体否?”这回干脆用了戏腔。

    川断左手握着右手,努力让自己不发抖:“绝对得体!”

    “美人儿”眼波微转,风情宛然:“川儿,能否为奴家画眉?”

    川断终于满脸痛苦:“师父,他还有多久啊!”

    千霜真人的目光有一丝悲哀,但当他扫了一眼正在涂唇脂的美人之后,立刻就恢复了满面严肃的表情:“估计画个眉,再涂个指甲就差不多了。”

    “杀了我吧!”川断真人惨然道。

    问水满脑袋问号,千霜真人摸了摸她的头,一手蒙着她的眼睛:“睡觉。”

    “喔。”问水答应一声,重新趴下,过了很久,她问:“千霜真人,你为什么蒙住我的眼睛?”

    千霜语重心长:“怕闪瞎了你的狗眼……”

    问水被蒙着眼睛,只听见各种砸东西的、撕衣服的声音。等到千霜真人放开手,她眼前,寒水石已经簪冠着袍,衣衫整齐了。

    只是身边红色的女装被撕碎,胭脂水粉盒子被打翻一地。而寒水石身上,还有浅淡的脂粉味。

    她有些狐疑地轻吠了一声,寒水石绕过她,出了川断的洞府。

    问水摇着尾巴就想跟着去,寒水石冷冷地道:“滚!”

    她犹豫了一下,打了个滚。寒水石懒得再理她,索性祭出飞剑,御剑而去。问水没有再追,现在使用灵力,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她现在几乎所有灵力都靠寒水石提供,当然还是能节省就节省得好。

    她转身回到川断的洞府里,川断正在烤肉,是英招的一条鸟腿。肉很香,问水馋得直流口水。

    千霜真人坐在旁边,两个人都没说话。其实问水没来之前,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沉默,毕竟这真不是个很欢乐的地方。

    等到肉烤好,千霜真人分了一些给问水。她昨夜逃跑大多都是用的体力,食物能补充体力。但是灵力还是得灵丹来补。

    问水前爪踩着烤肉,吃得满爪子都是油。她可以幻化为人身,但是她舍不得——幻化为人身,每时每刻都必须耗用灵力。

    以前在人间的时候不觉得,现在灵力缺乏了,就舍不得了。

    千霜真人摸摸她的头,川断说:“我找到人愿意养她了。”

    问水一怔,啃肉的速度就慢了。还是千霜真人问:“谁?”

    川断说:“水修温屠、木修灵僵、火修祝瑶,他们都想要一只资质好点的灵兽坐骑。改天带过去,让她挑挑。”

    千霜叹了口气,说:“也好,他们要养活一只坐骑还不算太难。”

    问水抬头看一眼他,又看了一眼川断,肉只啃了几口,不吃了。

    等到晚上,寒水石回来的时候,情绪已经完全平静下来。问水摇着尾巴迎上去,他还摸了摸她的脑袋。

    千霜真人这会儿没被绑起来,他的两个弟子是不会看着他死的,他已经明白。但这个没有希望的地方,每日里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杀戮。

    不断地杀人或兽烧取灵沙,用灵沙换取任何自己需要的东西,包括维系自己的生命。

    每次有新的飞升者出现的时候,都是大肆猎杀的最好时机。因为新的飞升者往往不明状况,这时候突然出手,最容易得手。

    而修为越高的修士,能够烧取的灵沙就越多。运气好还能捡到几样不错的法宝。

    这就是这里所有人的生活。

    为什么活着?

    谁知道为什么活着。何必修炼,何必飞升?当初修炼的时候,最怕心有魔障,可飞升之后,却已分不清人魔。

    寒水石将两大袋灵沙放在炼丹室,他有些累,右臂的伤本来就没好,如今更是重新撕裂。

    川断给了他两盒灵丹,他是炼丹师,武力值很弱。

    可以想象,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所需灵沙大多也是寒水石接济。不过他也为寒水石炼制了大量丹药,师兄弟二人守望相助。

    这里只有一张床,这种时候,当然是留给千霜的。寒水石席地而坐,问水挤到他身边,蹭了蹭他,原地躺下。

    寒水石没有赶开她,问水等他包扎好伤口,才说话:“千印真人。”

    “嗯?”寒水石拿摔成两半的玉梳帮她梳毛,昨夜她被英招追得东蹿西逃,毛都打结了。

    问水摇着尾巴,想了想,还是说:“川断真人说,他为我找了个主人。”

    寒水石说:“嗯。”

    问水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问:“如果我只吃肉,做一只野兽的话……”能留下来吗?

    毕竟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问,她说:“能行吗?”

    寒水石说:“不好,你的体质根骨,不如上古野兽。如果放弃灵力修为完全依靠体力,种族没有优势。”

    问水轻轻地喔了一声,如果还是要消耗灵力的话,她就不能留下了吧。

    她埋下头,把嘴筒子塞到寒水石的大腿下面,闭上眼睛。

    寒水石为她梳下一大堆浮毛,她就像个透明的水晶瓶子,想什么事都在脸上。可是他不想养她,他不想去看那双同样透明的眼睛。

    他改了名字,就是不想再作回千印。而这双眼睛,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的过去。

    那些经书奥义,他早就忘了。而她牢记,一字一句,诵阅成章。第一宠

    ———————————————————————————————

    第4章送人完,您可以返回

    第一宠最新章列表。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