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5章 师父

    第五章:师父

    问水以前没当过坐骑,流浪狗一只,狗爹狗妈都不知道是谁。小时候一直在小腰峰下流蹿,个头小抢不到吃的,瘦得简直活不下去了的样子。后来灵光一闪学会了在小溪里抓鱼。

    小腰峰后的涤心潭水浅池清,它每天都去。

    一日被个流浪汉抓住,吊在树上,正准备一碗水灌死剥皮,遇到千印真人。千印怜她有几分灵性,用三钱银子买下来。

    就此结缘。

    问水把嘴筒子从寒水石双腿之间拱出来,前爪搭在他腿上,盯着他看:“千印真人,我没当过坐骑,他们会不会不要我呀?”

    她有些不安,一晚上也不睡。寒水石说:“不会。”

    “喔。”她答应一声,转动着耳朵尖儿,雪白的脑袋毛绒绒的,看起来很是机灵。

    寒水石不由就说:“这里灵兽很珍贵,你又学过御风术,他们不会拒绝。大多数人不养坐骑,只是因为养不起。”

    问水的资质在灵兽中算是非常不错的,能够三百来年就飞升的狗,在哪都是极少见的。

    何况她识字,整个灵兽之中,识字的灵兽不到百分之一。而灵兽识字的标准,是能够从一数到一百。

    问水不仅能数数,还会背好多经呢。千印真人教了一百多年,还真不是吃素的。

    是以天还没亮,水修温屠、木修灵僵、火修祝瑶都来了。

    问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温屠是个斯文漂亮的年轻人,一言一行都带着点阴柔的意味。

    灵僵则十分温和,有种莫名的亲切。

    火修祝瑶是个女修,一头火红的头发,眉宇之间英气勃勃,一看就是个火暴脾气。

    三个人坐成一圈,问水坐在中间。温屠先说:“你叫问水?”问水有些忐忑地看了寒水石一眼,点点头。温屠柔声问:“你今年多少岁了?”

    问水抬起爪子,数了数:“今年三百零六岁了。”

    三个人都站起来,问水吓了一跳。火修祝瑶立刻就说话了:“跟我走,我养你。爱吃什么吃什么,送一套高阶法宝。灵沙一直给你屯着,够吃到明年的。”

    它能数到三百零六,这智力在灵兽中间是非常少见的。川断还说她懂经文,看来是不假。

    木修灵僵微笑,看出她紧张,半蹲下来,顺了顺她的毛。他到底谨慎,问:“川断说你会念经?问水都会背什么经呢?”

    问水紧张地左右看了看,抬着爪子数:“会……”

    灵僵眼睛里都闪出异样的辉光来,这种坐骑,几乎不可能是无主的。

    他微笑着说:“跟着我,我是木修,拥有治疗恢复的能力,你会很安全。我认识混沌的主人,我可以让它教你坐骑的本领。”

    寒水石在旁边坐着,一直没有往这边看。川断是练丹师,为人又十分谦和,在这里可谓是人脉极广的。他找的这三个人,无论哪一个都是实力拔尖的人物,饲养灵兽是绝对没问题。

    他没有什么问题。

    问水犹豫不决,几个人都耐不住了。火修祝瑶脾气最躁,当下就说:“寒水石?到底给谁,说句话!”

    大家都听说了是寒水石没飞升之前教养着的,还以为是他给自己培养的坐骑呢。寒水石看问水,问水也在看他。

    寒水石起身,索性离开了洞府。

    三个人面面相觑,祝瑶问:“他什么意思?”

    千霜真人沉吟片刻,说:“培育一只坐骑,不是件容易的事。”祝瑶不耐烦地说:“我当然知道,我要养自然已经做好准备。”

    千霜真人说:“但是我们现在有办法把这件事变得容易。”他看了一眼三个人,说,“你们可以四个人养育一只座骑。”

    三个人都是一怔,灵僵先说:“四个人养一只?”

    千霜说:“谁使用谁出灵沙饲养,秘藉功法四个人按实际灵沙数平摊。我想,你们也不是随时随地都需要使用坐骑吧?”

    三个人一想,确实。灵兽消耗灵力是非常大的,如果单是一个人,饲养当然不易。何况它们每学习一种功法,都要消耗大量的灵丹。

    而一些秘藉功法,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再强也拿不到。

    灵僵问:“可是如此一来,最终归属于谁?”

    千霜说:“坐骑无非是使用,归属于重要吗?”

    一阵沉默,还是温屠问:“四个人?除了我们三个,还有谁?”

    千霜真人说:“寒水石。”三个人俱都一怔,千霜接着说:“你们共同拥有一只坐骑,平时若是一齐出动,一则坐骑有人照顾,二则也可守望相助。”

    这个条件有点诱人,他们的功法,即使已经出类拔萃,却总有相克的属性。而寒水石不同。

    寒水石初到这里就得照顾修为全失的师父。这种属性相克几乎可以要他的命。寒水石发现了,他修习了一种可以逆行阴阳的邪术。所有的功法在他面前,都不存在相克。

    但是……咳,当然了,这样变态的功法,多少有点副作用。

    每次他由极阳转阴之后,会出现强烈的不适反应。他会喜欢女人的锦服华裳、珠玉翠饰,描眉画唇、涂脂抹粉。

    而这种反应,随着他功法转换次数越来越多,持续时间也越来越长。

    寒水石的个性也越来越暴躁孤僻。问水没来之时,他跟千霜真人也说不上几句话。

    三个人互相看看,灵僵最先表态:“我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如果大家都需要坐骑的时候,总得有个先后顺序。”

    温屠也随后说:“我也没问题,不过细则还是立个契约比较好。白纸黑字,免得再起争执。”

    祝瑶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带回去玩几天!”

    温屠当即说:“这是坐骑,你以为真是养狗呢?灵僵,你不是认识混沌的主人吗?带去她找混沌拜个师。”

    灵僵站起来,先摸了摸问水的头,然后从法宝里拿出一套木属性的鞍具,先给问水穿上。

    坐骑不仅是赶路,偶尔还能骑战。但是这就跟技巧有很大关系了,找混沌学学,很有必要。

    问水乖乖地让他套上鞍具,木属性的鞍具一套都是绿色,头上有片草叶,跑起来的时候草叶转啊转的。配着问水的尖耳朵,很是可爱。

    问水有些不习惯,抖了抖身子,满地飞毛。灵僵一笑,抬腿骑到她背上,说:“走,我带你去找混沌,先拜师。”

    问水点点头,依着他所示的方向往前走。祝瑶气呼呼的:“倒让这厮占了个先。”

    温屠比较沉得住气,只微微一笑:“契约都立了,还怕没有机会?”

    寒水石一直到晚上才回来,仍然带了两袋灵沙。

    他的洞府还没有修复,只好住在川断这里。屋子里师徒三人席地而坐,突然莫名地冷清。

    川断将三个人的灵沙都端上来,千霜才说:“我替你立了契约,问水由你们四个人共同饲养。”

    寒水石微微一顿,继续服食灵沙,没有说话。

    就这么默认了契约。

    服完灵沙,他照例自去练功。师徒三人之中就他还有战力,他没有懈怠的资格。

    川断坐在练丹炉旁边,照顾炉火。良久,突然说:“师父,我很后悔。”千霜看他,他说:“当初您传我和大师兄功法,我不该沉迷于炼丹之术。如今……”

    千霜真人说:“再准备一方炼炉。”

    川断微怔,千霜真人说:“师父如今是个废人了,但炼器之术也有不须消耗炼器师本人修为的法子。我试试。”

    川断蹭地站起来:“师父,您终于想通了!”

    千霜苦笑:“是为师固执了,反倒拖累了你们。”

    毕竟,连一条狗都在想办法活得更有用一些。

    问水又不安,又激动。背上的灵僵她还不熟,一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灵僵倒是温和地道:“以后我也是你的主人之一,现在有些陌生不要紧,慢慢会熟悉。”一边说话,一边用修长的手指挠了挠她的耳朵。

    问水犹豫了一下,没有躲开。

    她对这里地势不熟,一路都按灵僵的指示走。灵僵是个木修,主医,能治愈。医者在哪里都是人缘极好的,一路上就有许多人跟他打招呼。

    他脾气也好,不时微笑回应。

    问水昂起头看他,他摸摸她的头:“乖,就快到了。”

    他声音真的很温和,有种镇定人心的力量。问水不由就问:“它……会教我嘛?”混沌可是神兽啊!

    灵僵说:“当然会,我们问水这么聪明。”

    问水想了想,说:“我会好好学的。”

    灵僵微笑,如沐春风。

    混沌的主人,名叫斩风。这里的头号人物。出身上阳宗,名门正派,这里的同门也多。

    最早的飞升者就是他的师祖,故而手里资源也最多。寒水石跟他是没有交集,但是互相也都知道对方。

    寒水石下手狠辣、修为莫测,但一向独来独往。斩风不是个崇尚个人武力的人,若是带齐整个门派的人马,也未必撸他不过。

    只是谁会那么无聊,拿全副身家去撸他一个。故而双方一直井水不泛河水,互不相干。

    如果是寒水石找来,斩风肯定不会同意。毕竟生存环境这么恶劣,对方强哪怕一丁点,对于自己都不是一件好事。何况是训练坐骑。

    但是灵僵找来就不同了,灵僵是木修,主医。他强一点,对于斩风来说,至少利大于弊。

    何况这次卖了这个人情,以后也好办事。

    所以灵僵一开口,他就同意了。

    问水被安排去见混沌,临走之时不断回头。灵僵冲她挥挥手:“去吧,晚上我过来接你。”

    问水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灵僵转身要走,她想了想,还是说:“你……一定要来啊。”

    灵僵轻笑,揉揉她的头:“当然。”

    斩风的弟子领着问水往里面走,这里住着上阳宗从开派至今所有飞升的修士,当然不是寒水石和川断的洞府所能比的。

    四处都是雕梁画栋,饶是环境恶劣,却仍富丽堂皇。

    问水一路走一路好奇地观望,领路弟子将她带到一座大山之前,一鞠躬,却不是对她,而是对着大山道:“混沌大人,您的徒弟已经到了。”

    问水规规矩矩地站着,大气也不敢喘一个。马上就要见到这里最厉害的坐骑了吗?她忐忑不安地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听到一阵风声。待一抬头,见一赤红的巨兽从山中走出来。

    问水乖乖地趴下:“弟子问水,拜见混沌师父。”

    山上的野兽抬起翅膀,一路走出来,左右观望。问水趴在地上不敢动,混沌从她背上踩过去。它居然有四只翅膀、六条腿!

    问水只觉得像被一座大山碾了,这是……师父对我的考验吗?

    她趴在地上,薄饼一样,一动也不敢动。

    混沌来来回回走了不下十次,终于奇怪地道:“嘎!听声音就在这里,怎么就是找不着?”

    这……师父是在跟我说话吗?问水弱弱地道:“师、师父?!”

    混沌不悦地道:“为师已经知道你隐身的本领了,速速现形!!”

    问水简直是要吐血:“师父您先抬脚……”

    等站起身来,问水才发现也不怪混沌——它的眼睛长在翅膀下面,视物是有点不便。

    混沌也纳闷——这、这么小一只,是个啥啊……

    上古神兽,这辈子啥凶猛的玩意都见过了,就是没见过土狗……

    问水又冲它磕了几个头,它扇了扇翅膀:“乖徒弟,今天师父先教你飞!”

    问水惊喜:“弟子能学飞?需要灵力吗?”她可没带灵丹或者灵沙呀。

    混沌又扇了扇翅膀,一脸鄙夷:“身为一只坐骑,飞行还要什么灵力。跟为师来!”

    它昂着头,拽得二五八万地背着问水飞上山,站在最高的那座山峰之颠,说:“来,徒弟,往下跳!”

    问水说:“是,师父!”

    毫不犹豫,纵身就跳!

    狗嘴向下,噗地一声直接杵在一块突出的山石上,脖子一歪,九十度倒仰。足足摔了两柱香的功夫,才啪叽一声摔地上。

    “嘎!”混沌大怒,这徒弟怎么这么蠢?连飞都学不会!

    嗯,一定是我们站得不够高。

    它一翅膀抹掉问水嘴筒子上的鼻血,背着问水,飞跃高峰,停留在空中……

    斩风过来的时候,正好一把接住从半空中掉下来的问水。他看了看满嘴血的问水,问混沌:“你干嘛呢?”

    混沌从他手里接过自己刚收的宝贝徒弟,拍拍翅膀:“教徒弟,飞!”

    斩风深吸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气,良久,跳脚怒骂:“他妈的她有翅膀吗你就教她飞!!!”

    ……第一宠

    ———————————————————————————————

    第5章师父完,您可以返回

    第一宠最新章列表。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