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章 保镖

    第八章:保镖

    第二天,问水醒来的时候,灵僵已经开始忙了。

    他每天的病人都比较多,而在这里,人手是最缺乏的。他想要找个药童都找不到。毕竟大家都是飞升者,以前就逍遥自在惯了。除了像上阳宗这种大派,可以给人以庇护以外,少有人愿意给谁打下手的。

    问水起床之后,从窝里下来,一楼的玩具池旁边放着一个小木盆。木盆里放着切碎煮熟的肉块、胡萝卜,上面还放着切成两半的奶果。旁边有半盆奶白色的水,是天山雪泉水,专门用来喂坐骑的上等水。

    问水乖乖地吃完早饭,甩着大尾巴出去。

    正准备去找灵僵,就听见外面传来嘈杂之声。

    问水赶紧跑过去,见一个修士手里举着个大旗子,正在怒骂:“居然敢让老子排队,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灵僵本来就忙不过来,根本就不打算理他。那修士却伸了手去抓扯灵僵的衣服。灵僵眉头微皱:“手拿开。”

    那修士哪里肯听,怒道:“你听不懂老子的话?马上给老子看病,让这几个杂碎都滚出去!”

    正在看诊的修士也愤怒,但是明显不是他的对手,敢怒不敢言。灵僵看了看那双抓在自己胸口衣襟上的手,袖中握了金针,慢慢地又松开。

    这是个火修。

    火修是五行之中法咒威力最强大的,能跟他们单打独斗的,除了剑修和道修之外,几乎无人了。

    何况自己还是木修,五行火克木,更是没有胜算。

    正要开口之际,突然有一大条白色的东西蹿过来,一声不吭,在他屁股上连咬两口,然后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那火修急怒攻心:“哪里来的畜牲,竟然敢咬老子!”

    抽身就去追,灵僵也跟出去,然而一个火修哪里能跑得过坐骑!他一瘸一拐地追出去的时候,白影早就逃之夭夭了。

    周围的病人捂着嘴,想笑又不敢笑。那火修恼羞成怒,一手挥动旗子,顿时周身都浮出火焰的浮彩:“灵僵,你竟然敢指使你的灵兽咬我!今天看大爷不烧了你这破地方!”

    他手里的旗子越是挥动,火球就越来越大。灵僵想了想,也没必要跟这种浑人一般见识,既然要给他看病,还怕找不到出气的地方?于是说:“不过是个先后,何必纠缠?先给你诊治便是。”

    那火修冷笑:“现在知道错了?晚了!你的坐骑咬了老子,要么你把它逮回来,让老子炖了出气。要么,你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不然老子今儿非烧了这不可!”

    他正说着话,问水又回来了。火修一看见她,大怒!这他妈的,难怪咬人的嘴法那么熟练,原来真是条狗!

    他一伸手想去抓问水,问水往后面一跳,火修一怔,就看见面前多了一个人。

    黑色的衣袍,上面绣淡金色暗纹。袖口袍角,隐隐可见紫黑色的烟障缭绕。

    火修怔住,半天说:“寒……寒水石!”

    出现的人正是寒水石,他看了一眼脸色不好的灵僵,又看了一眼面前的火修,问:“什么事?”

    灵僵唇角微抿,寒水石这个人,一向也不是谁的朋友。他也不指望这个人为自己出头,于是说:“没事。”

    问水这时候跳过来,气呼呼地说:“千印真人!这个火修大大地坏!他欺负灵僵主人,还要烧了这里!”

    那火修略略退了一步,说:“寒水石,你想管闲事吗?”

    寒水石说:“不。”

    那火修松了一口气,说:“那就……”

    话刚说了两个字,寒水石右手从左掌抽出紫焰刀,一刀劈下。火修惊怒之下,连结三道火印。

    热浪逼人,灵僵退后一步,只见紫焰破开火焰的气浪,毫无阻碍地切割了火焰结成的盾墙。

    周围修士立刻后退,但凡被紫焰扫到,已经被烫伤。问水站得近,突然闻到一阵焦味。

    天上掉下两大块肉,正好落在它身边,散发着烤肉的香气。问水过去闻了闻,原来天上不仅能掉馅饼,还能掉烤肉吗?

    她正惊奇,天下又掉下一只手和一只脚。

    她吓得弓起身子,往后就是一跳,一转头,见寒水石横刀而立。

    浓烈的紫焰环绕着他,发丝飞扬,状若修罗。

    所有人都退避三舍,问水飞扑上去,两个前爪抬高,扑在他腰上,用力地摇尾巴。那蓬蓬的大尾巴被紫焰舔到,瞬间起了火!

    这畜牲没有一点警觉,还以为是烤肉的味道呢!寒水石骂了一声,几巴掌把它尾巴上的火拍灭。随即赶开她,矮下身子,右手掌心一片绿焰,从火修的尸身上烧制灵沙。问水就蹲在旁边看,不时用头蹭他的腿。

    寒水石懒得理它,正烧着灵沙,问水问:“千印真人,这个火为什么是绿色的?”寒水石不说话,它又问:“这个烫不?”

    寒水石没好气:“你试试啊!”

    问水说:“喔!”毫不犹豫,冲着绿焰就把嘴筒子伸了进去!

    一团绿色的火焰瞬间在白色的嘴筒子上燃烧开来,问水大吃一惊:“汪汪汪汪汪汪!”

    寒水石怒骂一声,冲着它的嘴筒子就是一顿拍。

    幸好出手够快,只烧掉了它嘴上的胡子和白色短毛。周围看病问诊的修士早已避到一边,灵僵微微侧身,闪开天空残余的黑色灰烬:“你这是什么意思?”

    寒水石把烧制的灵沙装好,转身就走。灵僵问:“你明知道他是九尚宫的人!还让他死在我这里,是什么意思?”

    寒水石终于转头看他,问:“你怕?”灵僵指着他,寒水石说:“你要是害怕,过来跪下磕三个响头,我罩你啊。”

    灵僵气结。

    灵僵在洞府门前都布置了毒阵,还想着要不要请两个灵修过来保卫洞府。但是九尚宫一直没有行动。

    终于这一天早上,有两个修士很是客气地找了过来,自称是九尚宫门人。灵僵本来以为要动手,谁知道这两个修士只是问清楚了当天发生的事,随后就离开了。

    灵僵有些意外,按道理,死的那个火修也算是九尚宫的一个头目。

    九尚宫就算是为了自己的颜面,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如今这样草草了事,倒真是意外。

    他却不知道,九尚宫当天就找了在场候诊的一个目击修士。在得知寒水石一剑将人劈成好几块之后,他们啧啧了几声,最后下令约束门人,不得对药师无理。

    灵僵得到九尚宫上门赔罪的文书和礼物,也是一怔。

    九尚宫又不笨,如果找他理论,就誓必要对上寒水石。寒水石这个人,大门派想起来都牙痛。

    还是那句话,纠集整个门派去撸,肯定是能撸得过。不过他又不傻,他撸不过肯定会跑。但是一旦得罪了他,以后捡到九尚宫落单的修士,看看有没有好果子吃。

    没人愿意单独对上他。而且他只是需要灵沙供养自己的师父和师弟,并没有打算大肆光耀小腰峰、自立门派的意思。

    这些大门派,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灵僵之前跟川断真人有来往,跟寒水石几乎没有交往。依寒水石的意思,他不愿跟这里的任何人有交情。以免以后杀人取沙的时候不好意思。

    灵僵以前只知道他是个道修,听说修为高深,战力极为强悍。如今一见,也是心头暗惊。那个火修结印三道,竟然没能挡住他一刀。

    寒水石肯打抱不平,当然不会是因为他。看来千印真人上次所言的守望相助,竟然不是一句空话。

    咦,他好像有个免费的、牛逼的保镖可以用了。

    他转头看了一眼问水,问水正在咬自己大尾巴上被烧焦的毛毛。一边咬一边呜呜喊疼。

    灵僵微微一笑,说:“不要咬了,走,带你去剪毛。”

    “喔。”问水答应一声,蹦蹦跳跳地跟着他走。灵僵摸摸她的头,她兴高采烈的,还舔了舔他的手。

    这样天真率直的好恶、毫不怀疑的信任,在这样虎狼环饲之地,就像泥沙中的珍珠。

    让人忍不住心生温柔。第一宠

    ———————————————————————————————

    第8章保镖完,您可以返回

    第一宠最新章列表。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