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5章 助阵

    第十五章:助阵

    混沌是第一个赶到的,一到就蹿到问水旁边,占了个视野最好的位置。然后拿出追声骨,开始取影。

    场中光影迷乱,月池快速三剑,场边只能看见三道残影。寒水石身体只是微微避让,没怎么动,但是三道残影皆完美闪避。

    他的极阳之刃横扫而过,月池刚刚跃起,他已经一刀斩下。道修的刀与剑修的剑相击,金光如沸,滚滚浮荡。

    混沌身边的草木全部着了火,它跳起避开,不忘说声:“窝草,狂炫酷霸拽!”

    问水说:“师父!!”

    混沌说:“哦哦。”伸手从背包里递了一包东西给她。问水接过来一看,毛都气炸,居然是一包爆米花。混沌说:“你说得太晚了,只能买到这个了。”

    问水说:“我不要这个!”

    混沌说:“哦,师父背包里还有可乐,要的话自己拿。”

    问水绝望了。而上阳宗,有人比她还绝望。

    斩风得知消息,倏然站起:“什么?寒水石跟月池打起来了?立刻赶过去看看,混沌我们也过去看看。混沌?!”

    旁边有弟子等他,半天躬身说:“宗主……我们为您叫只出租坐骑吧,混沌恐怕已经在现场了,它的追声骨正在直播……”

    ……

    问水根本就不能靠近那片金光,她之前被寒水石的极阴之焰烧过尾巴,这回知道要躲远点的。

    寒水石暂时不需要灵气,她跑到千梨身边,千梨伤得很重。问水一边给她输送灵力,一边把她的衣裙等都叼过来给她。

    千梨有了灵力,自己略微调息一下,就勉强能动了。她吃力地穿着衣服,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其他修士、坐骑纷纷赶到了。

    最先过来的是千霜真人他们,祝瑶一眼就看到问水在这边,过来一看,就有些发愣。

    千梨的衣裤全部被撕坏,身上全是血,她当然能看出发生了什么事。眼见千梨的衣服无法遮身,她脱了自己的外袍给她披上。

    千霜站在树下,没有走近。川断也不敢过去,转头说:“师父。”

    千霜右手握拳,微微颤抖。

    斩风过来的时候,先是给了混沌一脚。混沌一步跳开,说:“干嘛!”

    斩风怒道:“老子养你不如养条狗!你下次有事时能不能稍微想起一下老子!!”

    混沌说:“想了啊,我不正在取影吗,回去你爱看几遍看几遍,生什么气。”

    斩风还要再骂,身边有个仙风道骨的灰衣修士说:“斩风。”

    斩风立刻过去:“师祖。”

    那老者正是上阳宗的开派祖师,斩风的师祖文檀。修真者大凡提起他,都称之为文檀老祖。

    文檀看了看场中,他算是金修,上阳宗目前飞升的剑修就只有斩风一个。没办法,剑修纯粹是钱堆出来的。

    培养一个剑修,首先需要五位修为高深的五行修士,金木水火土各一位。再有一个只修炼元神,没有学习任何法咒的干净弟子。

    将五修之力齐注于这个弟子体内。由这个弟子融会贯通,以此为基础进行修炼。然后这个弟子还需要以元神铸一把绝世宝剑,以为法宝。

    别的都不提,单是这五行修士就难以想象——谁修炼一生,愿意把自己的修为全部传给别人,为他人做嫁衣?

    所以剑修都是真土豪。

    斩风过来之后,文檀说:“他们为什么交手?”两个人都知道对方实力,无事绝不会随意出手。

    斩风说:“听说是月池动了寒水石的师妹。”

    文檀问:“你有何打算?”

    斩风说:“这两个人留着对我们有害无益,如果能除去,当然是再好不过。”

    文檀点点头,转眼看见千霜也在,脸色就差了起来。

    千霜真人真论起来,是他徒弟辈。不过这家伙天资过人,竟然修成了传说中的道修。

    文檀的大弟子、斩风的师父,当初就是因为道修太过强大,才用上阳宗五个长老的修为培养了斩风这个剑修。

    谁知道斩风还未修成,千霜又收了个同样天资变异的弟子千印,居然又出了一个道修。

    老实说,他飞升之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他要是把道修批量生产了,大家还活不活了。

    寒水石和月池都没有受外界的影响,对手太强大,只能百分百专注。

    刀与剑相击,金光如火星四散溅落,林中多处起火。其中一粒落在问水身边,问水呜了一声,一下子跳开。

    转过头,只见寒水石长发散开,瞳仁灌血。黑色的衣袍上,暗金的纹路如在游动一般。月池一身素羽,望之若荼。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交错又瞬间分开。

    月池开始出汗,寒水石的极阳之刃震动着他的剑。而他的剑与元神相系。每一次剑被震动,他的元神也会震颤。

    他开始明白寒水石为什么一直不停地碰撞他的兵器。

    他的剑,是法宝。而寒水石的极阳之刃不是。法宝会损坏,但极阳之刃不会。

    剑修以元神淬炼宝剑,自身修为越高,剑的威力也会更加强大。但是这种提升,毕竟比不上本身的直接提升。

    所以极阳之刃一定能斩断他的剑。而一旦他的剑断裂,心神相系的主人定会身受重伤。如果那时候寒水石灵力没有耗尽,元炁未弱,那他将毫无抵抗之力。

    他开始避免与寒水石的兵器正面碰撞,以灵活的身形闪避他的进攻。

    然而这一退避,寒水石立刻欺身猛进,迫得他连连后退。

    文檀在旁边看,一边看一边问斩风:“月池竟然露了败象,这个寒水石真的这么棘手?”

    斩风说:“不,月池不与他正面交锋是对的。道修的刀是元炁所结,非常消耗灵力。目前看来,月池想要速杀寒水石根本不可能,但如果拖延战斗时间,对他非常有利。”

    文檀点头,问:“你觉得单是实力,你比他们如何?”

    斩风皱眉,说:“寒水石不好说,月池可以一战。”

    文檀说:“这个人留不得。千霜有意笼络帮手,你也看见了。”

    斩风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说:“师祖的意思,帮月池?”

    文檀说:“九尚宫的人应该马上就会赶到了,去吧。”

    斩风刚刚要动,千霜突然走过来:“文檀前辈。”文檀一怔,斩风也站住身形。千霜微笑,“斩风也在。”

    斩风有点不自在,以前大家看到千霜,可是不敢有半点不敬的。可是他现在毕竟已经是修为全失,似乎不足为虑了。

    文檀说:“千霜,寒水石跟月池交手,你居然袖手旁观?”

    千霜说:“不过是久未见寒水石全力出手,想看一下道修后期进展,顺便领教一下剑修绝学而已。”

    文檀说:“然后呢?”

    千霜说:“然后晚辈修为恢复得仍然不尽人意。”

    文檀一怔,与斩风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千霜的修为恢复了?

    千霜说完这句,转身负手而观。文檀没有问他具体恢复得如何,明知他说了也不一定是真话,何必多问。斩风却再不敢动。如果千霜的修为恢复,那这师徒二人的实力必须重新估量。

    上阳宗可以不捡这个便宜,但绝不能搭进去一个宗主斩风。

    月池从右肩到左腰被寒水石的极阳之刃划了一刀,衣上也多有裂口。表面看来,他比寒水石狼狈得多。

    但实际上,这些伤势都不重。寒水石加快了进攻速度,金色的残影划破层层结界。问水坐在地上啃灵丹,等确定自己体内的灵力恢复好了,它突然站起来。

    围观的修士正在品头论足,突见一道绿光汇入金光之中,正好落在寒水石手腕之上。诸人一静,转头一看,就见一条白色长毛的大狗蹲在地上,一脸机灵相地看着场中。

    她左前爪上,正系着绿光源头。

    登时场中一片吸气声,寒水石什么时候多了一头会化灵的灵兽?!

    月池也发现了,立刻吹了个口哨。一头灵兽从林中钻了出去,它全身笼罩在柔和的白光里,洁白的皮毛,身后拖着美丽的九条狐尾。

    正是九尾狐!

    九尾狐居然是月池的坐骑!

    问水瞪着眼睛,就见九尾狐优雅地在空中转了一个圈,一道绿光自她而起,落到月池身上。

    问水当然着急,这只九尾狐怎么看也比她更靠谱。果然,这只九尾狐身上白光更盛,月池身上也开始散发出白光。

    寒水石的极阳之刃触及之时,那层白光慢慢化粉。看来是可以抵挡进攻。

    九尾狐高傲地扫了问水一眼,继续施法。

    问水急了,眼看寒水石的攻击慢了下去,月池身边的金光有的地方结成球状。他每经过这些金色的光球,就必须闪避。

    而随着九尾狐念咒,这些金色的光球越来越多。寒水石行进遇阻,动作当然变慢。

    问水呜了一声,突然不管不顾,四爪一刨地,猛然冲过去,一下子把九尾狐扑倒在地!

    九尾狐明显还没反应过来,她上去就是一口咬住她的喉咙,然后连倒两口。

    九尾狐刺耳地尖叫了一声,问水愤怒地咬住它不松嘴,突然抬爪,水木清光咒。

    九尾狐反击的一刹那,正好击在水木清光咒的结界上。然后场中寒水石也借着这水木清光咒的防护之力一举破掉了所有的金球。

    围观的修士全部呆住,水木清光咒是木修的法咒。灵兽能学会?

    要知道,所有的灵兽智力都是非常低的,简单的秘兽密藉甚至都要学好久,数数一般数到三百就算及格了!

    而且关键是,这个用咒的时间,掌握得真是刚刚好。如果晚一点,九尾狐的法咒就招呼到她身上去了。早一点,她撕咬九尾狐的时候,就滚出水木清光咒的防护范围了。

    文檀微微皱眉:“这只灵兽……新飞升的?”

    斩风倒是认识:“叫问水,灵僵带到宗里去过。怎么是寒水石的坐骑吗?”

    正说着话,却见场中的问水突然放开九尾狐,抬爪一团绿光直接拍到寒水石身上。

    绿光入体消失,寒水石微怔——木修的杨枝甘露。能够止外伤出血。再重的外伤,只要这个法咒就能结痂止血。

    而问水拍的这个地方,正好是他被一个金球割裂的伤口。

    问水拍完了他,一低头,又去咬九尾狐。九尾狐一看见她呲着牙过来,拔腿就跑!问水在后面追,它也不敢跑远,只好围着外面绕圈子。

    月池开始越来越吃力,九尾狐学了很多辅助主人的法咒,但是论肉博,它肯定是咬不过问水这种凶悍的流浪狗。

    何况问水经常是跑着跑着就停下来为寒水石输送灵力、治疗外伤。而九尾狐一停下来,她就追。

    月池的剑上出现一道细微的裂纹。

    他一口血喷在了剑上。

    正在这时候,九尚宫的人赶到了。

    月池是九尚宫宫主的大弟子。

    斩风说:“寒水石也受了伤,九尚宫的人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文檀说:“你派人留意一下他那头灵兽,交战的时候保护一下。如果寒水石失败,就弄过来。”

    斩风嗯了一声,就听九尚宫的宫主月渠怒道:“寒水石!你是欺负我九尚宫无人吗!给我上,杀了这个狂徒!”

    他徒字刚落地,寒水石回身一刀,将九尚宫冲在最前面的长老辛追斩成两段焦尸。

    九尚宫的人刹间止步。寒水石衣袂飞扬翻卷,如魔降临。

    “你再上前一步,明日天亮之后,这里将不再有九尚宫。”他说。

    那一刻他身上的杀气惊天,月渠竟然不敢再上前一步。第一宠

    ———————————————————————————————

    第15章助阵完,您可以返回

    第一宠最新章列表。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