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76章 印记

    第七十七章:印记

    问水是个说干就干的,当天下午就准备带着龙十八和口水龙再度离开秘境,去找龙族长。望尘山的门人弟子也不知道自己世尊在折腾啥,每日里这样进进出出,离开个秘境跟玩蛋似的。但是她辈份高,宗主寒秋都不敢说,谁敢有微辞?

    只好由着她了。好在仙宗弟子清闲,除了苦修也没别的事儿。寒秋专门派了弟子供她出入秘境。问水跟寒水石准备了好多防火焰烧灼的药膏,问水又做了一件蛟龙鳞片做成的外披,可以略挡一挡龙涎。

    准备妥当,这便要出发。寒水石抱着小白狗,问水瞪眼:“你要带着它?去龙之境是很危险的。”

    寒水石说:“我……”没有信任的人可以托付。

    问水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当下立刻说:“你可以把她托付给我师父啊。”

    寒水石说:“你师父?”托付给混沌?

    问水理所当然地说:“我师父会好好照顾她的,它才不会像你师父,哼!”一提到千霜她就一肚子气,杏眼圆瞪,“见色忘友,口蜜腹剑!”

    寒水石有点不自在,说:“不许这么说我师父,你那师父又能好到哪儿去?见利忘义,贪生怕死!”

    问水怒了:“敢骂我师父?我说得不对吗?你那师父,就是满口仁义道德,满腹猥琐肝肠!”

    “……”寒水石说:“不许胡说,我师父再如何,也总比你那师父强!就一鸡贼小人!”

    “你凭什么说我师父是小人?你那师父还好色呢!个老色鬼,走到空青就走不动路,你怎么不说?”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吵,龙十八看看寒水石,又看看问水:“啧啧,你们俩这师门,还真是……各有特色啊……”

    埋汰完各自的师门,寒水石还是把小白狗交给了混沌。好久没有这样斗过嘴了,他有点愣神,问水却已经吩咐望尘山的徒子徒孙打开了法阵。轻轻松松过了雷劫,沿着法阵入口出来,问水带着大家往建木上方走。寒水石坐在龙十八身上,问水骑着小金龙。建木的枝桠延伸在白云浓雾之间,仿佛没有穷尽。

    问水长长地伸了个懒腰,说:“又要去作烤白狗了!啊啊,我洁白美丽的皮毛啊!”感叹完,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没有一丝皮毛。顿时整只汪都颓了。

    沿着枝桠不知道走了多久,寒水石发现每一个秘境入口处都挂着写满了字的树叶。捡起来看看,大多是问水写给龙妈妈的。每一片都是你几百年前丢失的孩子现在在找您,如果看见这片树叶,跟望尘山的门人弟子联系。

    就是这样的树叶,挂满了他们所路过的每一个秘境入口。

    终于来到龙之境入口,问水豪气大发:“走!”

    龙十八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还是跳了进去。里面的星星石依旧闪闪发光,但是昔日龙族给它留的一小块地方已经变成了茅厕。龙十八一脸悲愤,问水幸灾乐祸:“我开始对这位龙族长肃然起敬了。”

    龙十八在前带路,走不多久,就到了龙涎河边。依然是几条龙趴在河边晒太阳、磨鳞片。这时候一见到龙十八等人、龙、狗,大家立刻一跃而起。有龙大声喊:“族长有令,以后再见到龙十八,格杀勿论!”

    “什……什么!!”龙□□惊失色,“我这次真的是带着儿子回来的啊!我是将罪抵过啊,是戴罪立功啊!”

    然而明显没有龙愿意听它解释,一瞬间,四面八方的龙都开始喷火。龙十八和小金龙呜哇哇一阵惨嚎,然而它们还不是最惨的。它们身上的鳞片再如何也是龙鳞,还禁得住烧。寒水石也不惨,他有万魔阵护体,而且其修为如今早已深不可测。这点龙之焰奈何不了他。

    惨的是问水,她的玉身上虽然涂了膏药,但是也挡不住好几条龙一起吐火的。这时候大家东躲西蹿,她双手抱头,一直在那里啊啊啊狂叫。寒水石一回头,一下子将她捞到自己身边,万魔阵开启,一下子将火焰的热度压了下去。

    问水被烧得不行,还大声喊:“寒水石,收了万魔阵,不然龙族会以为……”

    话音未落,就听见龙涎河边,一条龙愤怒地道:“龙十八,你竟然敢带外人入侵龙族!”

    龙十八一惊,连忙就喊:“我没有!我真是带儿子回来找它妈妈的,我没有……”

    但是几条龙都围着寒水石,一脸戒备地盯着他。还有许多龙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周围一下子围了金光灿灿的几十条龙。寒水石也不敢收起万魔阵了,如果他们同时喷火,自己是可以自保,但是问水就不一定,小金龙更是铁定会成烤全龙。

    魔影重叠呼啸,诸龙从四面八方打量寒水石。寒水石说:“我无意入侵龙族,但确有要事想见龙族族长。还请各位通传。”

    一条龙说:“我们族长,岂是你一个外人说见就能见的?何况还是叛龙龙十八的同伙!立刻退出龙之境,否则别怕我们不客气!”

    问水被烧得一脸焦黑,闻言说:“你们早就不客气了好不好!让我们再见族长一面,这就是她当年丢失的儿子,我有证据!还能找到当年跟龙十八一起丢失小龙的证龙!”

    为首的龙说:“族长说了,以后再也不见龙十八。也不许龙十八再踏入龙之境一步。限你们立刻离开!”

    问水急了,这次如果再徒劳无功,以后再要见到龙族长就更难了。小金龙黯然垂头:“妈妈……”

    问水赶紧摸摸它的脑袋,说:“我一定要见到龙族族长,如果她不见龙十八,我就跟小金龙去见她,哪怕是隔着河再说几句话也成。行不行?”

    为首的龙想了想,说:“我可以去回禀,但是如果你们这次再撒谎,神仙也救不了你们。你、你,还有龙十八,谁也不能活着离开龙之境。”

    问水说:“行行,只要你再通传一声,怎么着都行。”

    龙们守在龙涎河边,果然又去通传了。问水在往身上涂药膏。不一会儿,对面山谷里一阵金光灿灿,只见一条龙高高地盘在云彩之中。问水赶紧领着小金龙上前,说:“龙族长!我带龙十八去了我找到小金龙的秘境,龙十八已经认出了那就是当年它弄丢小金龙的地方!还有,当年丢失小金龙时还有其他龙在场,加上龙十八,足有六条龙。它们都可以作证的呀!到时候再去认一认地方,这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巨龙一怔,低下头仔细打量小金龙。可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彼此身上都再没有一点往日的痕迹。

    它缓缓问:“你说还有其他龙在场,是谁?”

    这话是问的龙十八,龙十八赶紧把当时跟它一起玩骰子的龙都招了出来。巨龙望着这几条龙,问:“如实招来!”

    龙十二、龙十三、龙十九……五条龙都是公龙,这时候互相看了一眼,吞吞吐吐,好半天,龙十二终于说:“我……我没有在场啊!”

    问水一怔,龙十三等公龙一听,立刻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没在……当天根本就没跟龙十八在一起……”

    巨龙盯着问水,问水万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立刻回头去看龙十八。龙十八也慌了:“你们能不能讲点义气!”

    龙十二等五条龙一齐摇头。问水怒问:“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它们都在场吗!”

    龙十八小声说:“遗失龙子是大罪!龙族是母龙负责觅食、生蛋,公龙负责敷蛋,养育小龙!我……是第一个遗失龙子的龙,所以你看看我,都被赶出龙族了。”

    问水气得不行,敢情是畏罪!这特么的,还能不能有点义气了!

    巨龙也在盯着小金龙,然后她又唱起了那首歌,小金龙跟着打了打拍子,说:“我真的听过这首歌。”

    母龙说:“你不是我儿子,以后不要再来了。”它转过头,慢慢向谷里走,目光疲惫而悲伤。问水终于忍不住大声问:“那首歌到底有什么意义,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呢?”

    母龙说:“马上离开!”

    这话一出,其他龙立刻全部围了上来。问水气坏了:“龙十八!你就不能跟你那五个哥们聊聊?让它们出来作证吗?”

    龙十八说:“这、这真的是大罪……”见问水瞪它,赶紧说,“好好好,我这就找它们。”

    问水转头看寒水石,寒水石也在看她。她身上被龙喷出来的火烧得又裂又脆。这个身体看来回去之后又得换了。哪怕只是玉身,一旦与元神契合之后,受损也是异常疼痛的。但是她只是不断地抱着肩跳:“烫死我了烫死我了!”

    寒水石说:“接下来怎么办?”

    问水说:“我觉得这首歌一定还有其他的意义,我们得找人解释一下。”

    寒水石微微挑眉,问水说:“你去找你那个老色鬼师父问问。”寒水石哭笑不得:“问水!不要这样称呼他。”

    问水瞪着眼睛:“我这样骂他还算客气的!要是他在我面前,我不但骂他,我还咬他呢!”

    寒水石一脸无奈,也不再多说:“我去找他问问。”

    问水嗯了一声,说:“让口水龙驮着你去,省点灵力。”外面的灵力不如秘境之中充沛,有些地方甚至如同灵气漩涡,会汲取修士体内的灵气。所以在建木之外,比在秘境中艰辛。

    寒水石嗯了一声,转头要走,复又回头,突然掏出一把兵刃递给问水。问水接过来,有点狐疑,说:“好眼熟。”

    寒水石说:“夕阳斜。”

    问水呀了一声:“你做好了?”

    寒水石说:“嗯。灵兽兵器,你用起来可能不顺手。先将就吧。”她把鬼面伞交易给路涯了,手上只有空青的水袖。空青元神散出多年,水袖虽然也算宝物,但一则来自凡间,二则多年未随主人随修,品级还是次了一些。

    问水啵地一声亲了夕阳斜一个,她又高兴了,推推寒水石说:“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寒水石向千霜等人如今居住的秘境行去。问水坐在一片巨大的树叶上,看寒水石的身影渐行渐远。手里的兵刃夕阳斜闪烁着耀目的光芒。她比比划划,一个人玩得很开心。

    寒水石找到千霜,千霜也看了那首龙谣。听小金龙唱了几遍,他略略沉吟,说:“每一任龙族族长,身上都有一个印记。这一首龙谣也许是唤醒族长印记的法咒。你看……”他把关键字的发音拎出来,竟然就成为一张符咒。

    寒水石有些吃惊:“可是它在吟唱这首龙谣的时候,小龙身上并没有什么印记予以回应。”

    千霜见过口水龙,如今听说了,只是说:“那么最有可能的是,它确实不是龙族族长的儿子。”

    寒水石点点头,担心一个人留在建木之上的问水,也不多说,向千霜道别之后,离开了秘境。千梨和川断、斩风等人一直送他到入口。千梨说:“大师兄,你还在怪师父吗?”

    寒水石摸摸她的头,扫视众人,突然想到问水骂千霜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搞笑,略一点头,转身离开。

    这些秘境其实是很危险的,天道并不将其算入某一重天。于是出入自由。

    万兽谷相对来说,虽然进出麻烦,却安全许多。而且一旦有人来去,雷电与乌云都是指路明灯。这些秘境,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一头没见过的怪兽进来,让人死在睡梦中。

    他正走神,冷不防听小金龙说:“所以我还是没有找到我的妈妈,对吗?”

    寒水石突然惊觉,他好久没有安慰过别人了。自从脱离成独立的个体之后,他一直被困在万魔阵中,世界里似乎只剩了问水。好不容易,万魔阵终于能够顺应他的心意而变化,可他依旧生活在被隔离了的城。魔是不是就是如此?终身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自己的喜好厌憎为善恶,却偏偏拥有着强大到让人恐惧的力量。

    于是所有人都远离,留下令人畏惧的它们,强大着、孤独着,一天一天,连自己的道都已辨识不清。

    他低声说:“会找到的。”

    小金龙也是满腹的心事,两个人返回建木之上,果见问水还守在龙之境的入口处。寒水石将千霜的话转诉给她听。她张大嘴巴:“就是说,其实龙族族长根本不是小金龙的母亲?那个印记是在听见这首龙谣的时候就会显现吗?可是没有理由啊,龙十八说了它就是在我们的秘境里丢失的小金龙。”

    寒水石点头,掏出那张由龙谣转画而成的符咒。龙使用的法咒跟人是不一样的。也亏得千霜还能译出来。问水接过来看了半天,突然脑子里光芒一闪:“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大声喊,“走,我们再进去!”

    寒水石拉住她:“你疯了!龙族族长已经严令我等不得入内。你再进去会被龙族群起而攻!”

    问水大声说:“你记不记得,我们发现口水龙的时候,它全身都钉满了困龙钉,说不定是困龙钉破坏了它身体里的印记,所以母龙唱歌的时候它的印记不回应!一定是这样!”

    寒水石也突然怔住,对啊,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

    问水兴奋地拉着他:“走……哦不,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要去取一截拴天链,再拿困龙钉过来。”困龙钉在小白狗的宠物背包里,寒水石说:“我去拿。”

    问水说:“我去吧,你等龙十八出来,看它跟龙十二它们谈得怎么样了。”

    寒水石点点头,问水高兴,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枝桠,向下而行,奔回万兽谷。小金龙在后面追:“问水,等等我,我驮你去!”

    它叫她问水,那样理所当然。寒水石站在原地,有些恍神。混沌它们说,活物认人,是靠感觉。他向那个背影伸出手,那么,我也可以依靠感觉吗?

    问水果然是回了一趟万兽谷,混沌等兽把小白狗养得还算好。反正瓜果吃不完,又容易坏,就天天跟喂猪一样喂她。问水兴冲冲地取了困龙钉和栓天链,想了想,又下到地底,取了一瓶龙涎。这样又一路返回建木上端的龙之境入口处。

    寒水石跟龙十八都在等她,问水问:“龙十八,那几条龙怎么说?”

    龙十八一脸苦逼:“看看我这一身鳞,你就知道我根本没有见到它们了啊。”

    好吧,它确实是被烧得很惨。问水长叹了一口气,也不忍心再责备它。毕竟为了当年的一时贪玩,这条公龙也被折磨惨了。她走到入口处,龙十八惨叫:“我们还要进去啊?”

    问水握紧手里的困龙钉,想想一群龙喷出来的火焰,咂了咂嘴啧啧两声,说:“去!”第一宠

    ———————————————————————————————

    第76章印记完,您可以返回

    第一宠最新章列表。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