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01,订婚宴

    ”以然,明天你姐姐订婚,你也回来一趟,别让外人看笑话。”父亲的声音依然那样强硬,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最新章节。

    安以然眼里闪着泪花,逼回眼泪忙应了声:”好。”

    声音刚出,父亲就已经挂了电话。

    安以然紧握着手机,脸上已经布满泪水。

    明天,本来是她和谢豪订婚的日子,可刚不久,他告诉她,”然然,我不能跟你订婚,我爱上了别人,她是安氏集团的大小姐。”

    他说,”你会理解我的对吗?你知道的,如果我跟你订婚,我永远达不到我想要的高度。原谅我,然然。”

    她惊慌失措的望着他,三年的感情,她连未来婆婆都见了,明天就是订婚的日子,而他现在却说爱上了别人,还让她原谅?她知道这时候如果还想保留最后一点尊严,她应该潇洒的给他一耳光转身就走。

    可是,她做不到,没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试图找回平时的冷静和温柔,企图挽回这个无情男人的心:

    ”谢豪,我们三年的感情,我们真心相爱,难道你一点也不珍惜吗?你说过,你这一生只爱我一个,你说过会娶我,你怎么可以爱别人……”

    从没这么低声下气过,她一向是淡然的,冷静的,温婉的,可这一刻,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然然,对不起,我曾经爱过你,但是已经过去了。”

    她看着他转身离开的决绝身影,失声痛哭。

    而此刻,父亲打来的电话再度刺痛了她。她相恋三年的男友,明天却要和她的亲姐姐订婚。

    为什么,从小到大,她的一切,姐姐都要夺走?连她唯一的谢豪,也要夺走?

    安以然跌坐在地,冰凉的地面再凉也凉不过她此时的心。自己问自己,她哪里做得不好?她记得当初一次又一次陪着他在整个城市跑,看着他挥洒着颜料在墙面绘制出一幅幅生机蓬勃的涂鸦作品,她满心为他感动。曾经,当他的作品不被肯定时,是她一个人站起来用力鼓掌。

    他去年毕业,在一家大公司实习,却没通过考核最后被刷下来。他的自信被打击,短短几天颓废得不成人样。而她,第一次向父亲低头,求父亲让他进安氏集团。

    他顺利通过面试,进入安氏。短短一年,他从公司底层一跃成为项目总监,整个人浑身散发着成功人士的魅力,言语间尽是自信满满。什么时候起,他的电话和信息开始稀少?什么时候起,他不再耐心听她说话?什么时候起,开始有各种借口和理由推掉见面?

    原来,他早就离她远去了。

    她怎么没想到呢?安家大小姐的专业就是建筑工程,和他是同样的专业,如今又在同一个办公室里,他那么优秀,姐姐会注意不到他吗?

    她心里忽然好痛,无声的泪浸湿整张脸,抬眼望天,是谁说想哭的时候望着天眼泪就不会掉下来了?她为什么还止不住流泪?

    ”以然,以然……”钱丽隔着绿篱对她大声喊,声音里透着几分担忧。

    安以然抬眼看去,钱丽和她男朋友正跨过绿篱朝她这边走过来。安以然木然的抬手擦去泪水,从地上爬起来。

    ”你逃课了?”她本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可浓浓的鼻音出卖了她。

    钱丽忽然推了她一把,恼火的大喊:”你怎么回事儿啊?大冷天的你坐地上干嘛?病了我可不管你。”

    安以然听见这句带着责备的关心,心底一暖,眼泪瞬间就灌满了眼眶。钱丽懵了一瞬,立马换了脸说:”欸,你没这么小气的啊,不会真生气了吧?别介啊,姐这是为你好,别哭成吗?”

    钱丽男朋友陈楠看着不大对劲的安以然,他印象里这个女孩儿从来都是安静淡然的,他以为她就是一个无悲无喜的人,所以看到她的眼泪时也愣了下,拉着钱丽让她别急,看着安以然温和的问: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听丽丽说你和谢学长明天就订婚了,为什么不高兴呢?”

    钱丽凑近安以然,收起了毛躁的性子认真的问:”以然,到底怎么了?我从来没看你哭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明天可能不能请你们吃饭了,我和谢豪暂时不订婚了。”在钱丽处在惊讶里还没回过神来时,安以然又笑着说:”明天碰巧是我姐姐订婚的日子,家里都办好了,所以……”

    ”哦,所以你们就延期了是吧?嗨,真是吓我一跳,我还以为谢豪不要你了。没事儿没事儿,你别着急,谢学长人这么好,订不订婚他都是你的,所以你别伤心了。”钱丽总算松了一口气。

    钱丽是知道安以然家里似乎不大同意她跟谢豪处,他们两这对苦命鸳鸯本来是打算在谢豪家里把婚订了,来个先斩后奏的,到时候安以然家里再不同意都没辙。可明天是安以然姐姐订婚的日子,他们把订婚日子延后也无可厚非。

    ”以然,你回宿舍还是去外面吃东西?我和陈楠要出去吃东西,你也去吧?”钱丽拖着安以然的手说。

    安以然摇头,”我还是回宿舍吧,快口语考试了,我一点都还没准备。”

    ”好,那我回来给你带吃的啊。”钱丽在路口跟安以然挥手,然后拖着陈楠往校外走。

    安以然看着两人亲密相依的背影,想起谢豪,心里一阵阵的痛。

    伸手摸脸,被泪水侵染过的脸有些僵,冷风吹过,脸上像被刀子拉过一样生疼。安以然把冰凉的双手贴在脸上,以此挡住迎面的冷风。

    订婚宴

    安氏在京城是排得上号的名门,而今天,安家大小姐的订婚宴自然也隆重非凡。各界名流,高官政要都前来贺喜,而候在宴会厅外的社会媒体一圈一圈的围堵着。对于娱乐八卦而言,他们似乎对新郎更感兴趣。

    据说安家大小姐的对象并不是出生名门,这在如今这个门当户对的时代安家大小姐这算是特立独行了。而媒体的八卦点就在今天这位新郎身上,似乎所有人都很期待,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让安家大小姐青睐,舍弃门第之见和他订婚。

    远远的,安家人终于依次露面,安家两位长辈在媒体面前露了个脸客气说了几句就进去了,媒体似乎也很开明,并没有多做纠缠,直接把镜头全部对准远远走来的一对新人。

    安家大小姐安以欣身穿白色修身礼服,简单时尚的设计区别于婚纱的隆重却更凸显了身材的优势,高高盘起的发和耳边流苏耳坠显得她既端庄又高雅,脸上带着微笑,远远的就大方朝媒体镜头挥手打招呼。

    而她挽着的男人一身白色剪裁得体的西装将高挑的身形衬得硬朗挺拔,俊朗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同样和安以欣大方的向媒体挥手。

    一对璧人由远及近的走来,携手相拥,落落大方的面对镜头。记者连忙抓住机会连番发问,无论如何犀利晦涩的问题两人都对答如流,默契十足。闪光灯不断闪耀,气氛轻松异常。

    布置豪华的宴会厅里,玫瑰百合占据了各个角落,浪漫而温馨。衣香鬓影,宾客们举杯互敬,高谈阔论,热闹非常。

    安以欣是天生的交际高手,在安氏集团历练后的今天,应酬各方贵宾更是游刃有余。一杯红酒,一句问好,一个笑容,一个恰到好处的欠身已经足够让她成为交际的宠儿。

    安以欣被安父叫走,谢豪终于得以喘气。他是需要借助安以欣的人脉来扩大他的名声,可这样的应酬却是他最大的弱项。站在安以欣身边,她是女王,而他充其量不过是跟着她穿堂过室的跳梁小丑。隐隐握紧拳头,他可以的,他会成功的。

    今天来的人里,很多大人物是他平时只能在电视上见的才能看到的,激动的同时也担忧着,生怕自己一个出错毁了苦心经营的形象。

    安以欣很快回来,拍了下谢豪的肩膀,笑着说:”发什么呆呢?跟大家招呼啊,今天我们俩可是主角哦。”

    谢豪勉强的笑笑,”我还不太适应,不过为了你,我会努力适应这一切。”

    安以欣瞬间脸色柔和下来,满是感动。挽着谢豪往宴厅的隔间走,”没想到今天孙二少会来,谢豪,这可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安家这位少爷虽然放荡不羁,可在商业上谁都不敢小觑他,今天是个好机会,你一定好好把握。”

    谢豪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难道是孙氏地产?”

    见安以欣点头,谢豪忽然开始紧张,他知道安家人脉很广,可没想到连孙家都有来往。谁都知道孙家是京城的霸王,身后靠的是沈家,沈家虽然近二十年来鲜少在国内露面,可在国内的势力依然根深蒂固。孙家有这个后台在,谁还敢小觑?

    贵宾室里,黑色皮沙发中一左一右坐了两人,黑马甲白衬衫的男人手里燃着只烟,烟雾一圈一圈的往空气中扩散,男人俊朗的脸因揶揄的轻笑而显露几分狂放不羁,目光透过玻璃看向正往里走的一男一女,夹着烟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

    ”那就是安以欣看上的男人?不怎么地嘛。”男人轻笑,转头看向另一边的男人。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