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02,沈祭梵

    而另一侧的男人仿若未闻,也视若无睹全文阅读。对于今天会出现这里,他现在仍觉得匪夷所思,他怎么就答应孙烙那小子到这鬼地方了?

    男人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衬得刚硬伟岸的身形越发挺拔。虽然修长稳健的双腿交叠令他看似几分随意,然而罩着他整个人的寒霜依然半分不减。酷硬的俊脸半是令人看不懂的神色,墨色眸子情绪深藏,如漩涡一般深不可测。抿紧的薄唇说明他已经快到忍耐的极限。

    ”孙少爷大驾光临,招呼不周还请多见谅啊。”人还没走近,安以欣已经笑出声来,挽着未婚夫的手慢慢走近,脸上保持着欣喜满满笑。

    孙烙没出声,另一边黑色西装男人被这声音扰了,眸中闪过一丝不耐,微微拧眉,冰冷的目光扫过去,淡淡扫了眼前面的一男一女,淡漠的转向孙烙:

    ”就是她?”

    ”哪能?”孙烙也扫了安以欣脸上毫不掩饰的表露出不屑,回头扔了句:”另有其人。”

    男人不再出声,又淡淡的将目光拉向别处。要不是孙烙那小子非得死乞白赖的求着他来瞅瞅那暗恋多年的女人,他能纡尊降贵来这?

    一边的安以欣和谢豪明显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被无视的尴尬瞬间爬上脸。安以欣毕竟出身社会多年了,什么样的场面都经历过,赶紧又说了几句,借着机会把未婚夫向孙烙介绍。

    谢豪赶紧上前,手递出去,同时说,”你好孙少爷,很早就听说您大名了。”

    孙烙看了眼递上前的手,直接撇一边去,对那边男人说:”看什么呢?是不是瞅见好货了?”

    孙烙这人私生活可不是一般的不靠谱,为人不羁,什么事都做得出。据说曾经还撬了他大哥的女人,以致兄弟两人反目成仇。即便这样,他也无所谓,照样我行我素。

    安以欣也朝那边的男人看去,只一眼心里怔了下,好个英气逼人的男人,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气场这么强大迫人的人,就那么安静的坐着有令人忽视不了的存在感。心想着他既然是孙二少带来的人,肯定是有身份的。赶紧又笑着招呼:

    ”这位先生是孙少的朋友吧,孙少的朋友果然都是人中龙凤。”

    男人没动,不过这话倒是对了孙烙的胃,接了句:”那是,知道不?我这位哥哥,那可不得了,我孙家在他眼里那就是个p!”

    孙烙话一出,安以欣和谢豪都附和的笑,却也只当孙烙这话是在说笑。谁信呐?比孙家都牛气的,京城还没出现,谁不知道这京城里他孙家独大?

    总算得到孙烙的回应,安以欣又恰到好处的客气了两句,便挽着谢豪离开。

    这边孙烙起身往那边人跨进一步,欺身朝男人看去的方向看了看,没看到什么新奇的,出声说:”沈爷,沈大爷,您老瞅啥呢?有没有瞅见好的,说一声,小弟我立马给你弄来。”

    男人拉回目光,挑起红酒抿了口,面色依然阴鸷。他是沈祭梵,沈家现任掌权人。其势力渗透各国黑白两道,强大到足以令人心惊,沈家的势力,近百年来,是以一种令人无法想象的强大存在着。以致于近二十年没出现在国内,却依然有着令人闻风丧胆的本事。

    孙烙也啜了口酒,抬眼时却清楚看见了宴会厅里一抹淡蓝色身影在人群中消失。孙烙猛地扔了手中酒杯,起身大步追出去,声音随着迈出的身体仅剩部分传回来:

    ”沈爷,我去去就回。”

    宴厅里,安以然手端着红酒杯,脸上带着笑,朝那个抛弃他的男人慢慢走去。越靠近一步,她的心,就痛一分。她不愿将他想成贪慕虚荣的男人,不愿看到他贪婪的本性,可每走一步,认识就清醒一分。

    这样的出现,是不是心里还存着念想?

    此时的谢豪,亲密的拦着安以欣的腰,为她挡掉大部分酒,他们亲密的互动,偶尔垂头低语的样子,一丝不落的落进安以然的眼里,让她的心剧痛难忍。

    ”谢豪……”在看到姐姐转身时,她终于走到他面前,鼓起勇气百感交集的喊了句。

    谢豪听到熟悉的声音,浑身一震。曾经,这样软软绵绵带着情意无限的轻唤,是他的最爱。却不知竟然有一天,他会在听到这声音时惊恐万分。

    很快,谢豪瞬间转身,满脸黑云密布,在她后面的话还来不及出口的时候,一手夺过她手中的酒杯放下,拽着她大步避开人群,转到后面僻静的一角,对着她直吼:

    ”安以然你什么意思?你来干什么?我已经不爱你了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念在三年的感情所以我想好聚好散,可你非要这么恬不知耻的纠缠,就别怪我不念三年的情意。”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