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03,谁勾,引谁

    安以然瞬间脸色煞白,傻了一般的望着他,不敢相信这些话会是那个疼她爱她的谢豪说的最新章节。她本来还抱着侥幸的心里,以为只要让他知道,其实,她也是安家的女儿,他就会回头,可是……

    不争气的眼泪好不预兆的顺着脸颊滑落,滴在光洁的地面,她听见心脏破碎的声音。

    呼吸一窒,忽然清醒过来,赶紧用手抹去脸上的泪,强装镇定,扬起笑脸,”谢先生,我是安家二小姐,我姐姐的订婚宴,你说我怎么可以缺席呢?”

    谢豪瞬间如遭雷击,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半天才听到他气急败坏的声音,”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安家的女儿?你不过是凑巧也姓安……”

    不光是凑巧姓了安,还凑巧和安以欣的名字相近,更凑巧的是,安家有确实有两个女儿。谢豪后退一步,面如死灰,可忽然又想起安以欣说过她那个妹妹根本不在国内。这不过片刻,谢豪脸上怒意显现,几步上前扯着安以然的手怒喝:

    ”你骗我?你竟然骗我?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把戏的,你以为凭你这几句话我就信了?以欣的妹妹不在国内,而且她说过,安二小姐品性不正,德行败坏,安家屡教不改,不想让她给安家蒙羞,所以早就送出了国!”

    谢豪真的动了怒,这一刻的怒竟然比刚才乍见她时更甚,不为别的,只是单单愤怒从不说谎的她,如今竟然也变成这样,曾的经她,是那样乖巧温顺。难道她以为这样说,他就能回心转意了?

    安以然被谢豪拉扯得头发晕,可还是听清了她的亲姐姐是怎样在人前介绍她的。品性不正,德行败坏,安家屡教不改?

    呵呵,这就是她的姐姐,一个从小就恨着她的亲姐姐。姐姐恨她,母亲也恨她,为什么?她做错了什么?既然她是不受欢迎的,为什么要把她生下来?

    安以然心痛得无以复加,咬着唇泪水翻滚。

    而她不反抗的模样更证实了谢豪推断,谢豪瞬间怒不可揭,握着她手腕的掌再用力,直想捏碎了才罢休。

    ”你这是作践你自己,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下贱……”

    ”不要你管不要你管……”她忽然怒声吼回去,挣扎着要推开他,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三年?三年又怎么样?她不要了,这个男人,她不要了,见异思迁的男人,她不稀罕!

    ”然然,然然……”看见她此时的崩溃,谢豪心里墓地一阵痛,竟控制不住自己,板正她,强行把她拉进怀里,大吼一声:

    ”然然!”她被震的微征,却在这当下谢豪扣着她后脑就狠狠吻下去,薄唇用力的碾磨她温润的唇,像是惩罚一般重重的吮吻。

    而同时,高跟鞋疾风骤雨般的一下一下扣在地面,响起刺耳的声音,很快,空气中传来另一股香水味的同时,安以欣已经奔到了谢豪和安以然身后。安以欣劈手从谢豪怀里将安以然扯出来,电光火石之间,抬手重重一挥,”哌”地一声混响传开,紧跟着站立不稳的安以然跌倒在地。

    ”贱人!”安以欣一张脸因愤怒而变形扭曲,抬脚就朝安以然踢去:”小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啊?谁让你回来的?你不是不回安家吗,谁让你回来的?可真是本事,回来就勾引你姐夫,贱人,贱人……”

    谢豪终于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拉开拳打脚踢的安以欣。也有点心虚,他刚才怎么了?怎么就控制不住吻了以然?他不是不爱她了吗?

    安以欣是铁了心要弄死安以然,头发都乱了,谢豪怎么都拉不开。令他震惊的是,以然真的是安家的人。再看安以然,挨打也不知道躲,就那么忍着,看着抱头隐忍的她,谢豪心里又是一阵痛。挡开安以欣,伸手抱着安以欣腰身硬拖开:

    ”好了,够了,以欣,别打了,她始终你妹妹,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外面那么多人,来了那么记者,你知道那些人什么事都会放大百倍千倍不止,今天的事要是传了出去,安家会受到怎样的影响你知道的。”

    安以欣板开谢豪的手,转身怒视他。谢豪有些慌,也有些惊,他从没见过安以欣这种样子,她在他面前永远都是那个知性女人,自信的处理每一个项目,拿下每一次投标。可现在,他不知道是她的愤怒是来她妹妹还是,因为真的太爱他?

    安以欣忍着怒气,将散落下来的发挽到耳后,盛气凌人的质问:”谢豪,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你和这贱人是怎么回事?”

    谢豪看了眼跌在地上的安以然,看向安以欣,心里快速的衡量。以然虽然是安家人,可她在安家明显没什么地位,安父口上念的,从来都是安以欣,可如果为她和安以欣决裂,他的前途未知。谢豪是个事业心很重的男人,他喜欢安以然不假,可要他为了安以然而和安家对立,那绝对不可能。

    ”是她勾引我,以欣,你放心,我不过跟她玩玩,这么下贱的女人,我哪看得上?”谢豪认真的说。

    ”看不上?”安以欣嘲讽的笑了声,”我看你刚才很忘我嘛。”

    谢豪面露尴尬,却依然强作镇定,拉着安以欣的手,被安以欣甩开,他再次拉住她的手不放。

    ”以欣,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个。我向你发誓,以后,除了你,别的女人我看也不看一眼,好吗?”眼神脉脉含情,声音真诚感人。

    安以欣虽然干练,可干练坚强的外表下还是一颗需要人温暖和爱护的心,谢豪深谙此道,对付安以欣只能用软的。不过就是说几句好听的,他当然不会吝啬。所以某方面,谢豪还是吃准了安以欣的。

    安以欣听完谢豪这几句”肺腑之言”,总算冷静下来了。毕竟是处在热恋期,潜意识里就偏向谢豪,现在又听谢豪这么说,当然就把所有过错归结到安以然身上。转眼狠狠瞪着地上的安以然,眼里的憎恶昭然若揭。

    真是跟她妈一个德行,还真是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