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05,去酒吧

    孙烙仿若未闻,一手抄起床上的衣服走她跟前,说:”走吧,我送你,大晚上的,你偏又生了个引人犯罪的样儿,没人送怎么行?”

    安以然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太麻烦了,我可以自己打车的。”

    ”还有钱打车?来来,一并交上来,你这还欠爷六十八呢。”孙烙立马跟了句,堵得安以然登时哑口无言,发愣的望着他黑亮的双眼,又垂下头去,声音减弱:

    ”没有了,我只是说说而已。要不,你送我回去吧,谢谢了。”

    孙烙总算满意的点头,掌着她的肩一并往外走。她就是这样,太过美好,而每个男人心底都潜藏着暴戾分子,她的美好,是会激发男人心底的暴戾分子成兽成魔,忍不住想要蹂躏她撕碎她的一切美好,拉她一同沦陷在诱惑和黑暗中。

    安以然回到宿舍蒙头就睡,今晚的反常,太不像自己了,她竟然会以为谢豪会回心转意,相处三年,那个曾经熟悉的人,现在才发现是那么的陌生。

    夜里很冷,泪水浸湿大片枕头,她睁着眼望着蚊帐顶。

    好想大哭一场,却又怕别人知道。受再多委屈,她都往心里压,从不对人说,哪怕遭到这么彻底的背叛,她还是咬着牙忍了下来,甚至连最起码的质问都没有。

    钱丽回宿舍时以为没人,开灯后看到床上的安以然吓了一大跳,拍着胸脯说:”你怎么不开灯啊?今天不是你姐姐订婚吗?我以为你不会回来呢。怎么样啊,你那新姐夫?”

    钱丽边说话,边把包放下,打了水卸妆,空档时看她一眼。

    安以然翻身面对墙,良久才小声回了句:”不清楚,我有点不舒服,就先走了。”

    钱丽利落的撕下一片眼睫毛转向她问:”不会感冒了吧?要不要紧啊,要不,我让陈楠去医务室拿点药回来?”

    ”不用,睡一觉就好了。”安以然轻声说。

    她真以为睡一觉后心里就会好一点,可醒来后心里还是那么难受。她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逼自己不去在意,让自己变得更忙碌。然而,一停下来,心还是那么慌,那么於堵。

    这学期已近尾声,接二连三的考试陆续跟来。安以然考完最后一科后觉得整个人都空了,不用在看书准备考试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心里乱如麻,总觉得有个什么东西压堵在心口,令她连轻轻呼吸都觉得痛苦难受。

    她需要发泄,需要把心里的积压的痛苦和委屈全部发泄,可她又是那么无助,茫然的握紧粉拳,却不知道该如何发泄,才能让自己解脱。

    想起早上问钱丽今天要不要给她考题答案时,钱丽满不在乎说了句:”不用,不知道问谷歌姐暂不支持百度,那是万能的主,搜一下就出来了。”

    于是,安以然拿着手机谷歌:怎么让自己忘记痛苦?

    现就有答案,安以然笑了下,还真是万能的:喝酒!

    安以然皱皱眉,喝酒?她从没喝过酒啊,往下看,十楼有九楼都是这个答案。有些还是经验之谈,说是喝醉了什么都忘了,醒来后就是新生。

    这么神奇?安以然秀眉皱得更紧了。

    可看这么多人赞同,无疑是通过大众实践成为真理了。安以然爬起来换了身衣裳走出去,可出了校门又茫然了,去哪里喝酒?

    再一次请教谷歌,很快,她收起手机,拦了车去媚色。

    若是平时,她铁定不敢来这种地方,就听这名字就心生畏惧,可今天是铁了心要买醉然后新生。这是她二十岁的人生里,做的最出格的事。

    冬天天都黑得早,才五点多天已经往墨色靠近。她并不知道媚色是京城数一数二的欢场,只是单纯的信了谷歌而已。安以然下了车,仰头望着这座霓虹闪烁的奢靡城堡,有些胆怯,可回头往着华灯初上的街市,她要新生,她要忘记这一切!

    鼓足了勇气踩上台阶,因为她脂粉未施,虽然身材高挑,小脸却显稚嫩生涩,所以进门时被门口四人一致拦住:

    ”小姐,请出示身份证。”

    这已经是夜场的时间段,别的时候倒是可以松一松。可最近京城对这方面查得相当严,上头为避免麻烦上身明令禁止没成年入内。

    安以然愣了下,有些无助的看着面前的四个大个儿,她那身形和身量在四人面前成强烈的对比,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咬着唇,心里忽然有一瞬起了转身离开的想法。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