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06,醉了

    可很快,她抓紧包,她就是这么没用,所以才被人伤得这么彻底最新章节。

    打开包拿出身份证,面前人仔细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递给她,放她进去。

    安以然一走进酒吧耳朵就被震天的音乐袭击,她有些不适应,也不知道该坐哪,站在吧台边四下张望。

    今晚的调酒师齐风是这段时间在媚色人气颇高的新人,才来三个月,就已经有不少年轻小姐专门为他而来。他调的酒口味拿捏非常到位,调酒的把戏更是耍得行云流水,颇得年轻男女的青睐。

    从安以然进来时齐风就注意到了她,不是因为她生得有漂亮,这昏暗的灯光下,一张脸生得再美或再丑都会是真。齐风注意到她是因为她的气质,逆光中,她小步走进来,不安的左顾右盼,小心有谨慎的看着一切,慢慢挨近吧台一边,静静的站着。

    她就在那站了足足二十分钟,齐风有一刻想,这个女孩不会点酒。和酒保换了位置,靠在吧台一边伸手拍了她一下:

    ”小姐,我请你喝杯酒吧。”

    安以然一愣,平静的脸上浮起一丝不解。齐风指指吧台前的椅子,笑着说,”请坐。”

    安以然微微皱眉,还是坐下了,她双手搁在吧台,透亮平静的眼睛看着面前调酒的人。她注意到他的手指很漂亮,修长的手指拿着装着红色液体的玻璃瓶缓缓倒出一杯泛着新鲜水果香的液体,用夹子夹了几块碎冰进去,然后拿着备好的鲜橙块搭在杯沿,边说:

    ”你会喝酒吗?这是苹果、梨、樱桃、黑醋栗、草莓、梅、奇异果…十种水果酿成的果酒,酒精浓度不会高。加一块鲜橙会合起来口感会更清新,好了,你尝尝。”

    安以然平静的脸上露出柔和的笑,轻声说,”谢谢。”

    喝了一口,眼里露出新奇,似有星光闪现,她抬眼说,”很甜呢,这真的是酒?”

    齐风笑笑,示意她继续。安以然点头,她只被钱丽灌过啤酒,那是她唯一一次喝酒,她印象里应该苦的,涩的,可没想到这里的酒会是甜的。

    ”有没有兴趣再来一杯?”齐风看她喝完再问。

    ”可以吗?”安以然看着见底的酒杯,手下意识的捏了捏钱包,不知道她的钱够不够。

    ”当然,很高兴为你服务。”齐风绅士的笑笑,眼睛却时刻看着她脸上的表情。

    这个女孩,太干净了,那双黑亮的眼睛纯透得令人无法想摧毁。安静的存在同这喧嚣奢靡的夜场形成了强大的矛盾,她的出现,仿佛是为抗衡藏在浮华下纸醉金迷的世界。这里有多肮脏,她就有多干净。

    这样的存在,简直令人惊喜、惊叹。

    齐风边沉稳的调酒,边说,”它叫血腥玛丽,这一杯和刚才的清新的果酒有点不一样,口感顺滑,酒精浓度会高一点,但不会醉人的,你放心。”

    安以然依然静静的看着他漂亮的手在眼前娴熟的动作,将各种液体来回调度,没有回应,她想喝醉,可她不习惯要求人。

    ”有点辣。”安以然吐吐微颤的舌头,抬起脸来,因为情绪的波动她眼里的星子瞬间跳跃,看得齐风一怔。

    真是个特别的女孩。

    ”想尝尝别的味道吗?”齐风看她喝完,有些蛊惑的问。

    安以然垂下眼睑,长而密的睫毛搭在眼睑上,抬眼问:”贵不贵?我总共只有三百块,够吗?”

    她的意思是,买得起就喝,钱不够就算了。她还不想到时候打电话让钱丽来这里取人。

    ”够的,这里的酒、很便宜。”齐风露出一丝笑意,转身取来几种鸡尾酒的基酒,”尝尝曼哈顿怎么样?”

    问话刚落,就已经递在她面前,温和的笑着说,”一口饮尽,感觉会不一样。”

    安以然点头,端着橙色透明的液体一口饮尽。酒杯放下,又一杯蓝色纯透的鸡尾酒递在身边:”或许你会喜欢梦幻洋河,尝尝看?”

    安以然一杯落一杯再上,她的秀眉越皱越紧。清醒的意识渐渐模糊,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她努力想要看清他的脸:

    ”我想,我喝不了了……”被灌了七八杯后苦撑不下去才终于出声拒绝。

    齐风停下手里的动作,略带探究的目光看着她诱红的脸。她的脸型五官都生得很精致,可看见她给人留下的印象却并不是她的漂亮,而是她干净的气质和纯透的眼睛。

    或许活得太无聊,所以齐风很想看看这个女孩喝醉后,那双眼睛会出现怎样的情绪。凭良心说,他今晚的举动很任性。不计成本的想要看到一个女孩喝醉酒的模样,还真是匪夷所思。

    ”我该走了。”安以然起身,顿了下,手捂额头,”哦,对,没给钱呢,多少啊?”

    齐风兴味盎然的看着她虽迷茫却依然毫无杂质的眼睛,笑笑,摇头,”你已经付过了,忘了吗?”

    安以然微微侧目,皱眉,”真的?谢谢你招待我,如果,如果有机会,我会再来的。”

    她努力咬清了出口的话,思想和意识开始越飘越远,她想用力抓回意识,却怎么都抓不住,勉强笑着挥手,齐风又说了什么她始终没听到,只能笑笑,转身一步一步走出去。

    沈祭梵是个对药物及其敏感的人,几乎酒一下胃就感觉不对了,没坐十分钟身体的反应告诉他猜测得没错。当下寒着脸将手中的合同一摔,起身大步离开。

    身后一干唯唯诺诺的老板级人物有些莫名,反应不及只能呆愣的看着忽然变脸的沈祭梵出门,沈祭梵的人都撤离完了后包间里的人才开始有反应:

    ”沈爷怎么走?出什么事了?”

    ”难道沈爷这是反悔了?”

    ”赶紧去打探打探,怎么回事。”

    ”……”

    沈祭梵大步流星的下楼,这是媚色的三楼,通俗点说够得上个什么”总”的才能有上去的资格。这次和京城的几大豪商谈投资,是沈祭梵以本尊的身份在京城首次露面。

    可就在刚不久,一杯惨了烈性药物的伏特加吞下了肚,他当然相信这些人没那么大的胆子,只是竟然出现这样的意外令他异常愤怒。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