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10,示好成功

    对于那天鬼使神差去酒吧的事,安以然只当一场恶梦,每天恶梦惊醒后都自我催眠,两周星期过去,她总算渐渐从恶梦中恢复过来TXT下载。

    学校已经放假了,寒假都不能留校,她自然不能再住学校。以往放假她也很少回家,她再迟钝,也知道哪他们并不欢迎她。她想他们,可也不想让他们看到她不高兴。

    安以然一直不明白,从小到大她一直恪守本分,规规矩矩,可不管她做得再好,爸妈都不喜欢她。爸爸对她冷漠,似乎可有可无。妈妈对她严厉得过分,一点过错戒尺少不了。她的姐姐从来不会挨打挨骂,她的哥哥更不会。后来长大了,她似乎明白了很多,她是家里多余的,或许,妈妈根本就没准备把她生下来。

    不想让大家不高兴,所以从初中起,她尽量不出现在家里。上大学后,回家的次数更少。一年半年不回家,让她觉得自己其实不属于那个家,好几次已经到了小区外,踌躇多时,还是转身离开。没有她,他们会更开心吧。

    安以然把平时常穿的衣服装进一个箱子里,心里庆幸着还好她还有地方可去。这两年来她周末一直在京城最大的书城兼职做图书管理员,寒假前她早就提交了申请。老板看她虽然是兼职,可两年来一直尽职尽守,就批准她去员工宿舍住一个月。

    手里拉着箱子肩上背着背包在门口等钱丽,钱丽没宿舍钥匙,她因为要陪陈楠,所以要留到最后。

    十几分钟后,钱丽提着一大袋零食急匆匆的回来,老远就对她招手边说:”你傻在外面干什么?”

    安以然柔和的说,”等你嘛,你没钥匙。”

    钱丽带着阵风过来,拍了下她肩,”你傻呀,不知道把钥匙绑上绳子掉门后面嘛?呐,这给你的,我家那口子买的,拿着吧,不要白不要。”

    安以然赶紧伸手去推,皱眉说,”我不要,谁让你买东西了,我不要!”

    ”不是我买的,陈楠买的,说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身边又没人照顾怪可怜的,他是同情心泛滥……哎呀好了好了,你拿着吧,反正他也不缺这点儿钱啊是吧,你就收下满足他那点儿乐善好施的同情心吧。”钱丽这人脾气挺直,动作跟她人一样利落爽快,看她是真不要,二话不说,扯着以然的背包全塞进去,完了后还拍了拍:

    ”还能装点儿,你等着,我把昨天那两橙子给赛进去。”

    安以然急得跺脚,”丽丽,我不要,你别拿了……”

    内心是相当的纠结,钱丽为了给她东西,用的理由千奇百怪。要是吃的,她通常是什么买了吃不完,或者买了才知道不好吃。要是穿的,用得最多的理由就是不合适,当时看着还行,现在看着太差,什么这样儿的穿她身上让她掉价儿。要是用的,最顺口的就是不称手,然后通通”淘汰”扔给安以然。

    安以然每收一次她那心就要煎熬好几天,倒不是因为被施舍和同情打击到自尊心了,而是单纯的就是心里过意不去。因为她很少有那样淘汰的东西给钱丽,心里觉得挺不好的。

    钱丽回头瞪着她语气强硬:”你,安以然,你要是敢给姐拿出来,你看姐以后还理不理你!”

    安以然闻言立马皱着眉,手抓着背包就那么站在门口,表情纠结的看着钱丽。

    钱丽心里乐呵着,拿了橙子全给塞她包里。看安以然满脸的苦色,脸子一拉,”诶,安以然,你别不识好歹成不?你有见过哪个当好姐们儿的男朋友给买东西的?甭摆出一张苦瓜脸,难看死了。”

    安以然忍了忍,终于说:”好重。”

    钱丽愣了两秒,抬眼往上面,好吧,以己度人,她多心了。她就知道这女人心脏构造跟别人不同,自尊心啊什么的那些高深的玩意这姑娘从来不碰。

    ”等着,我送你。”钱丽进去脱了高跟鞋换了双雪地靴,边说,”有箱子啊,要不我让陈楠送你过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安以然觉得自己听独立的,可在钱丽面前她就更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样。

    钱丽拿着钱包走出来,锁了门,完全忽视安以然的话,说,”还是我送过去,就你这模样儿,要我家那口子单独见得几次,保不准儿就飞了。虽然狗血,可这生活就是各种狗血组成的,指不定姐哪天倒霉就给遇上了。”

    把钥匙放兜里,边接过安以然肩上的包。

    安以然觉得钱丽就是老多想,在她看来钱丽这鞋想法是令人啼笑皆非的,不可能嘛。

    钱丽背上包就给陈楠打了电话,让他开摩托车到宿舍楼下载个箱子。到她们出宿舍门时陈楠刚好到,钱丽把箱子搁车上,陈楠王后挪了下,钱丽又往前挪。陈楠回头一看,没说话,又往后一挪,这次恰好给钱丽看到,姑娘瞬间炸毛了:

    ”欸,你怎么回事儿啊?你没看到后面箱子有半截儿都在外面了嘛?”

    陈楠自动忽视她的怒声,说:”往前放你们怎么坐得下?”

    ”你是猪啊?你能载两个人在市区里晃嘛?你送箱子过去就是,我们搭车。这是地址,你先到以然那边的员工楼下等着。”钱丽白了陈楠两眼一脸嫌弃的说。

    安以然有些不忍,陈楠脾气多好啊,钱丽干嘛老这么对陈楠,让她看一次就不忍心一次。走到钱丽身边,对陈楠说:”麻烦你了。”

    陈楠微微点头,安以然忽然想起那包零食,又赶紧道谢:”那个,谢谢你的零食,下学期开学我请你和丽丽吃饭。”

    陈楠正发动车,听安以然这话有些莫名,侧目看她脸上真诚的笑意,又转向钱丽,钱丽朝他使了个眼色,陈楠多少明白了,低声回了句:

    ”不用客气。”

    陈楠骑着摩托车走了,安以然推推钱丽说,”你对陈楠太凶了,他脾气那么好,你怎么老欺负他呢?”

    钱丽掏掏耳朵,说:”这就是他的命,谁让他遇上的不是你安以然,而是我钱丽呢?”

    安以然吐了口气,觉得没办法和她沟通。

    ”走啦走啦。”

    她们到的时候陈楠安静的等在楼下,看她们来,停好车提着箱子给送上楼。实话说陈楠这男朋友当得绝对称职,就跟钱丽那话说的,他们俩遇到是命中注定。这世上唯一能让钱丽服软的就是陈楠,而让陈楠这么顺从的只有钱丽。

    安以然住的地方是一套重装了的公寓,原本的三室被重新隔断,变成了八室,客厅公用。因为快近年边,员工已经开始轮休年假,所以现在还住里面的只有三人。安以然这里住进去,刚好四个凑一桌。

    ”这地儿还真是……”钱丽很想批判下资本家,一个房间撑死不超过五平米,可忽然又想起她爸就是资本家之一,话溜嘴边又给吞了回去,变成:”真是迷你秀珍啊,除了这床外还能放口箱子。”

    安以然轻轻点头,觉得没什么,有睡的地方已经很满足了,还是独立空间,这已经超过她的期望了。

    钱丽走的时候说,”然妞,姐会来看你的,顺便去你们书城消个费,带两本书回去陶冶下情操。”

    安以然笑着点头,钱丽走后,安以然照钱丽说的,把零食牛肉拿出来请其他三人吃,那三人都在南区的新书城上班,而她在总店,钱丽那意思是让她先主动示好,不要被排斥了。这社会虽然没有学校那么可爱,可只要拿出诚心还是挺容易相处的。

    女孩儿都喜欢嚼零食,所以安以然主动示好获得成功。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