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11,母亲生日

    在别人都匆匆忙忙赶回家的冬天,她却安安静静的在书城上班TXT下载。

    今年的十二月二十五号正是安母的生日,家里长辈都依的是农历,所以当安父给她打电话来时她才知道。

    挂了电话她轻声叹息,其实爸爸也不愿意看到她吧?正是不愿意让外人说闲话所以家里有什么大事还是会通知她一声。

    多少年来,他们对她莫名的恨意来自哪里,她始终没猜透。

    摇摇头不想了,收了东西准备下班。妈妈生日,她怎么都要回去的。路过玉器名店时,安以然顿了下,推门走进去,店里温度挺高,安以然总算感受到些暖意。

    沿着展示柜依次看过去,玉镯的价位有些吓人,她暗暗敛下眼睑。其实她也知道她买的东西母亲不会用,可她就是想给她买,每年她生日,安以然都送了礼物。

    安以然在陈列玉石吊坠的展示柜停下来,她一眼就看中了一款吊坠,整体是片树叶造型,上面嵌了颗形神兼备的水珠,绿叶是碧色的暖玉精雕而成,包裹着色泽莹润的珍珠,小巧玲珑,很是精致。

    ”小姐,这款有打折吗?”安以然掩饰不住眼里的喜欢,抬眼便问。

    ”不好意思,这是本店的新款,不打折的。”柜台小姐跟和善的回应。

    安以然皱皱眉,要买了这吊坠,她这个月的生活可就难熬了。平时兼职两份工,周一到周五在学校图书馆帮忙,周六周天在书城,一个月下来总共也才八百。而这条吊坠要一千二,买下来她卡里就剩三百。

    要在学校还好,她能找钱丽帮忙,可这已经放假了。

    买还是不买呢?

    安以然的满意和犹豫柜台小姐都看在眼里,当下又一一为她介绍这款吊坠,直说得天上有地上无,既衬肤色又抗辐射好处一大堆。安以然面色为难,最后一咬牙买了。

    安以然回到安家时天已经全部黑了下来,安家中午在外面请了一桌人,就招呼了几家近亲,所以晚上人都在。而让安以然没想到的是,谢豪竟然也在安家。

    她进门时看见客厅里坐的人愣了下,目光赶紧移开,小声说:

    ”爸爸,妈我回来了。”拿出包装好的礼物盒恭敬的递给安母,”妈,生日快乐。”

    安母面色维持着和善的笑意,随手接过微微点了下头,”嗯,坐会儿吧,马上开饭了。”

    另一边靠在沙发上的安以欣从安以然进门时脸色就不好看,冷漠的撇开脸不待见她。谢豪在安以欣身边坐着,至始至终没看安以然,微微转向安以欣。

    安母目光淡淡的打量安以然,看着那张脸眼里不可掩饰的滑过厌恶,却不动声色,依然和善的笑:

    ”以然快放假了吧。”

    安以然点点头并没说话,每次在父母面前,她都这样莫名的慌。头微微低垂,掩去脸上的表情。或许因为谢豪在,心里突突的发堵,很是难受。

    安父从报纸上移开眼,扫了她一下,说:”生活费还够吗?不够要说。”

    安以然被问得莫名,她一直都不知道安父每个月都给的她两千块生活费被安母扣了,所以有些疑惑的抬眼看向父亲。

    可安父却没再看她,在安父看来,她没出声那就是默认了。毕竟他不相信这个小女儿会笨到这种程度,没生活费都不知道向家里要。虽然他对她有愧疚,这二十年来在生活上没亏待过她一点,安母对她也同亲生的一样,以此种种,安父心里对安以然亲生母亲那点愧疚也渐渐转淡了。

    如果安以然性子活,懂得讨好人,经常出现在安父眼前,可能安父会认为这个小女儿还不到一无是处。可偏生她那性子又不行,难得回一趟家还是个闷葫芦。安家不缺女儿,安以欣足够优秀。有大女儿一个对比,这小女儿就更显不堪。

    安父那话一出,安母伪善的脸色一变,立马看向安以然,那贱人要敢乱说一句,看她怎么收拾她!

    不过好在那闷葫芦傻,安母见安以然没出声当下放了心。

    ”老爷,太太,饭好了,现在开饭吗?”正好在大厅里安静时李婶过来问话。

    ”开吧。”安母见安父没动静便直接说了。

    ”是。”李婶离开。

    身后众人准备起身,安母扶着安父走在前面。接着是安以欣和谢豪,谢豪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安以然,动动唇似有话说。可这细微的动作却被安以欣发现,当下使手肘子撞了下谢豪,眼里满是警告的意味。谢豪赶紧垂下脸,浮起个讨好的笑,搂着她往饭厅走。

    安以欣回头瞪了眼安以然,经过订婚宴的抓包,她二天就查出了安以然和谢豪以前的关系,所以对安以然的恨意更添了几层。

    安以然一直低垂着眉眼,并不知道前面两人的互动,而当她抬眼时,前面人已经进了饭厅。

    入座后的位置很是尴尬,长形餐桌,安父坐首位这是毫无疑问的,以往安母和安以欣是坐同一边,而今天谢豪在自然也是坐在安以欣身边。所以安母三人对面就安以然一个,而且她还是坐在第三个位置,生生是被人排斥开了的。

    安父抬眼看了下,又看向安母一边,终归压下脱口的话变成:

    ”吃吧。”

    安以然一直低眉顺眼着,似乎对这处境没有丝毫感觉,拿着筷子等安父安母先动。

    就在这时李婶走进饭厅回话:”老爷,太太,大少爷说要回来,马上就到家,还带了位朋友来。”

    安父、安母一听面露喜色,中午在酒店吃饭后安以镍就说了不回来,安母那会儿还怄了一阵气,不过也理解儿子忙,可现在又回来了,安母脸上自然高兴。对安母来说,这辈子最大的欣慰就是有个能干的儿子和聪明的女儿。

    ”老爷,再等等吧,以镍带了朋友来,总不能失礼。”安母笑着说。

    ”这是当然。”因为安以镍要回来,安父看起来心情也很不错,让下人把饭菜先撤了温着。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