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15,迷上了

    安以然认识孙烙有好几个年头了,那时她还在京大附中,上高二。钱丽和她都是从京大附中直接考上京大的,所以两人关系一直很好。

    遇到孙烙也是在冬天,那天是周末,钱丽和安以然从小吃街回学校时想起包忘在烧烤店里,钱丽让安以然在原地等她,她回去取包。安以然站在路边,站得久了所以抬眼四下张望,这时候看见蜷缩在商场外的孙烙。安以然虽然善良,可也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大概是看到孙烙浑身的伤所以动了恻隐之心。

    当时她走到孙烙面前,第一句话就说:“我请你吃酸辣粉吧,吃了会暖和点。”

    他穿得太少了,大冬天的就一件衬衣,还带着血。对于他的身份她半点也不好奇,只想请他吃酸辣粉驱寒。

    而孙烙抬眼看她,她就那么微笑着等自己回应。他还记得她的眼睛特别干净,仿佛被冰雪洗净过一样。五官很精致,可让人最先映入的印象却并不是她的脸,而是她的气质,那种古典又淡然出尘的气质,微微一笑,如同阳光照来一般温暖。

    他点头答应,沉默的跟着她走。

    很久后她才知道,那晚孙烙身上的伤,是被他父亲抽的。

    本来是萍水相逢,若不是半年后孙烙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安以然几乎都忘了这个人。

    第二次见面,他依然窘迫,好的是身上没有伤。安以然笑笑,还是请他吃了一碗酸辣粉。他只说了声谢谢就离开,第二天又见,几乎是专门为等她的,见她时第一句话就是:

    “请我吃酸辣粉吧。”

    “好。”安以然笑着答应,脸上一片柔和。

    那之后她似乎招惹上了麻烦,孙烙隔三差五的出现,无一例外的要她请吃酸辣粉。孙烙从没想过她是否有多余的钱来请他吃粉,早就派人查过她是安家女儿,只为有理由见她,所以蹭吃蹭喝变得很是心安理得。

    直到后来安以然皱着眉头一脸纠结又难为情的和他商量:

    “你,你能不能少吃一点?你别介意,我不是不愿意请你,我是觉得,我们可以分着吃一碗粉,然后再买两个饼吃。不用担心吃不饱,我们学校后门的饼很大的,肉馅的才只要一块钱一个。你看,一碗粉加两个肉饼才八块,两碗粉的话就要十二块,所以……”

    孙烙傻眼,半天才听到自己的话:“你爸爸不是安启泰吗?”

    安以然惊讶,似乎在奇怪好像她没告诉他她爸爸是谁,又或者,她什么时候说过她忘了?

    她点头,然后微微红着脸说因为开学拿了奖学金,所以没再跟家里拿生活费,而且郑重其事的说她已经长大了,不想让家里操心。

    孙烙听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安家也算得上富豪之家了,他是真没想过她的生活状态是这样的。

    那之后孙烙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没出现在她面前,再之后他的出现,总是在她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麻烦时,而她的麻烦总是在他出现之后便迎刃而解。

    孙烙总在想,要不是他被老头子赶出国,安以然怎么会被谢豪那王八孙子捷足先登?当他在国外大显身手后终于得到老头子的特赦令回国,可他再站在她面前时,她的眼里已经看不到别的男人。

    安以然脸上的印子依稀可见,所以从不化妆的她不得不薄薄涂了层粉底遮瑕。

    孙烙在她楼下等着,看见她下来立马上前拿过她手里的包:

    “我来接你上班,上车吧。”

    安以然笑着说,“不用了,很近的。”

    是很近,两条街,过人行天桥就到了,最多十分钟。要开车的话,七绕八绕加上红灯、停车时间得多花一半。

    “昨晚才说过,拿我当朋友就不要拒绝我的好意,这是朋友分内的事。”孙烙拉着脸子装得跟真的似地,把她直接搁车里,人坐进去看她。

    安以然看看时间,脸上有为难,可到底没说话,只能无奈的上车。孙烙看她乖乖上车心里偷着乐,安以然这人不能总顺着,更不能逆着,得恩威并施。

    可当孙烙在半小时后才找到停车位时终于恍然大悟她上车前那副欲言又止的为难样是因为什么,可她宁肯迟到也不忍让他失望,孙烙心里不好受,他只是想她为她做点什么的,唉……

    安以然拿着包跟孙烙挥手道谢时看他阴沉的脸,温和的说,“没关系的,你别在意。”

    孙烙点头,“你快进去吧,我先停车。”

    安以然笑着答应,转身小跑着进了书城。

    孙烙心情十分不美丽,弄不明白自己能在商业上有翻手为云的本事却总在她面前跟个智障一样,大力拍了下方向盘念了句:真是没用!

    据说孙烙也是拿过工商管理硕士文凭的,虽然学历摆在那儿,可这人一看就知道跟“文化”二字搭不上边。

    然而孙大公子最近转性,天天往书城跑,美其名曰修身养性。最近受孙烙“熏陶”,孙氏地产刮起一阵浓厚的文学风,不管总公司还是分公司,就那空气里都飘着一股书卷气息。

    魏峥走进孙氏地产大楼,入眼就是几幅巨大的书法,接待大厅里的背景墙换成了书墙,看起来煞是壮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进了国家级书城。魏峥愣了两秒回过神来,还是抵不住好奇走过去,伸手拿了本书出来,嘿,还真是书。

    多少老板办公室里也弄书墙,以此彰显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可那多半都需的,要么是无字天书要么是空壳儿。所以魏峥在看到这些书后是真诧异了,孙家那位还真舍得。

    魏峥上楼直奔孙烙办公室,安以镍正好同他交错。安以镍这已经是第三次无功而返,想着孙烙之前的表现,所以安氏这次卯足了劲儿想拿到孙家的项目,怕投标不中,便亲自来套套话,走个情。可眼看投标日期将近,他连孙烙的面都没见到。

    孙烙的助理见魏峥来,神色瞬间严肃恭敬起来,与刚才对安以镍的态度截然相反,远远就招呼上去:

    “魏先生来有什么事吗?”

    魏峥微微点头,魏峥也甚少在国内露面,可在京城的大家族里都是知道魏峥这号人物的。魏峥的身份来历很神秘,据传身手相当不错,也很有本事,但他只为一个人效力,那就是沈祭梵。只要魏峥出现,无疑那是代表沈祭梵的,所以袁助理见除了恭敬外大多是诚惶诚恐。

    “孙总在吗?”魏峥问。

    袁助理亲自上茶,小心又恭敬,赔笑着说:“魏先生,很是抱歉,孙总这几天都不在公司。魏先生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会第一时间为您向孙总转达。”

    魏峥一听孙烙不在,便不再多停留当即起身准备离开,“不用,沈爷让我来慰问孙总可安好,没有别的事。既然孙总不在,就不用专程告诉他了。”

    袁助理听说沈爷竟然让魏峥来慰问老板,当下觉得倍儿有面子,忍不住透了个八卦:“我们孙总最近正春风得意呢,迷上了个书城的图书管理员,这不,每天来回的跑……”

    魏峥听着没在意,微微点头后直接离开。后面袁助理满脸汗,直后悔多嘴嚼舌,她刚才那话指不定让人觉得她这人多八婆呢。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