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17,错了,得罪的是沈爷

    安氏近年来发展挺顺,陆续接下政府几个项目后在建筑业逐渐崭露头角,而今年在拿到新华都商业区的大项目后更是声名鹊起,在整个业界中独当一面。

    几十年来多少建筑公司破产,安家是唯一一家历经风雨走到今天的。尽管其规模不能与“金盛”这类跨国大型企业相比,可在如今在京城已经是排得上名号的大公司,这也是多少优秀人才挤破脑袋都想进安氏的原因。进了安氏,那代表着一种能力的认可。

    新华都商业项目整个占地一百多亩,商业区包括新华都大型商场以及商贸大厦,这里建成后将是京城第二个繁华地段和商业中。这个大型项目落成,也就意味着安氏将由此大翻身,跻身国际行列。

    新华都商业项目关乎安氏前途,安氏各部门半年内几乎没接新项目,所有人全为这项目做准备,没有一丝马虎。

    然而,百密终有一疏,建筑团队是顶尖的,工程师是专业的,设计师更是高水平的,各方配合却在这年关时出了大纰漏。

    新华都大型商场外观设计由安以欣亲自操刀,整个设计灵感来源与帆船,建筑以“远航”的概念进行创作,利用周围造景,令整个商场如同航行在海中的舰船一般。灵活运用飞扬而起的船帆以及拉线等做外观造型,整体设计线条流畅,极具现代感。

    安氏将这座新华都商场建筑在整个商业项目中作为重点打造,周围所有景观都配合远航而设计。而远航的外观毛坯已在近日落成,同时商贸大楼等周边建筑的进程也在控制中。照这样的进度,明年夏天一定能交工。

    当所有人都松一口气时,今早工地突然发生意外,远航商场大楼飞扬而起的“航帆”突然断裂,上部整个砸落,中空设计的商场楼层较家宅房少了一半多的承重层,商场大楼上空被断裂的“航帆”砸中,不堪重负以致大楼整个坍塌,工程被中断,死伤惨重。

    新区商业中心发生坍塌事件,新文很快被大肆报道,瞬间掀起不小舆论风波。

    安氏大楼一整天都陷在沉重的阴影中,安家人全体出动,避开媒体第一时间赶往医院慰问伤者。其中两人在运往医院途中不治身亡,三十八人重伤,十三人轻伤。

    安以欣当天被警方扣留,因警方接到密报称整件事是由设计师能力不足,明知设计方案有缺陷却坚持施工,所以才导致事故发生。不管真假,安以欣免不了吃几天牢饭。

    安家人为表明大公无私,在这样重要关头不得不先安抚死伤者家属和停工的问题,没有愚蠢得立即去警局将安以欣保释。

    医院里,哭天抢地的声音此起彼伏。安父脸色阴沉,安母急不可耐,非要安父去把安以欣保释出来,安父烦不胜烦一把推开安母,怒喝:

    “这种时候你能不能别再给我添乱?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自己出去看看外面的记者,你去看看!我也担心以欣,可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这能让我现在担心她吗?这里处理不好,随便一人起哄告上法庭,我们全家都得进去蹲着!安家发生这么大的事,你能不能在这时候做点你身为安太太该做的事?”

    谢豪和安以镍一左一右拉开安父,安母委屈的泪光直闪。她懂什么?她做母亲的,女儿被警察带走了,她当母亲的能不急?这些人伤都伤了,死都死了,赔钱就是,还能比她女儿更重要?

    谢豪低声安慰安母,安以镍和安父被院方叫走了。这次事故死的死,伤的伤,早就惊动了政府,安父那边让安以镍将所有住院的首批费用缴清,这边刚坐下,政府来人了。安父心底瞬间慌了起来,带着儿子亲自迎过去。

    政府来的是市长和副市长的两个秘书以及下面的工作人员,一到医院就直接去看伤者,又询问赶来的家属。

    张秘书和王秘书脸色很难看,这年关将近,正是政府收尾的大日子,恰巧在这时候给政府捅出这么大一篓子,王秘书一看安家父子进来就甩脸子说:

    “许市长对这件事非常生气!我市是全国各大城市的典范,安总知道出了这起事故有什么后果吗?”

    安父恭敬的赔礼,谦虚的回话,他能不知道?

    明年就是五年一届的全国一线城市文明建设评选,“创文明社会,建和谐家园”是这两年京城的宗旨,新华都商业中心也正是为繁荣京城风貌,建设城市形象的重大项目之一,当时向政府审批之时头一条列出的理由便是为城市建设做贡献。

    安父紧张得额头冷汗直冒,手脚发冷,许市长真要追究起责任来,安父怎么能全身而退?

    张秘书拉了下王秘书,和气道:

    “安总,相对于城市形象的建设,我们许市长和黄市长更重视引进外资,你应该知道吸引外资对拉动本市经济的重要。我就不绕弯子了,许市长让我同王秘书来是告诉你,新华都商业项目是沈祭梵沈先生转战国内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十十个亿的大工程当初交给安总时许市长就说了,不求你们别出心裁做得多与众不同,只需稳稳当当如期完成就可,可如今……”

    王秘书恰到好处的在张秘书停顿时接过话说:

    “沈先生已于日前秘密到了国内,相信今天的事故他已经知道。安总最好想想应对之法,事故是小,若因这次事故让沈先生对本市失望,一气之下撤走所有投资……安总,您知道后果吧?”

    安父脸色发白,冷汗涔涔而下,难道天要亡安家?

    王秘书和张秘书的话一直在安父耳中嗡嗡直响,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一个大问题,忙问:

    “张秘书,王秘书,这个项目不是政府和'金盛集团'投资的吗?怎么会是沈爷投资的项目?”

    “安总,难道合约内容你没看过?在这个项目中政府仅属第三方作为公证存在,而甲乙双方却是安氏和金盛集团。安总不会不知道,沈先生就是金盛集团的总裁吧?”王秘书略显讽刺的说。

    安父彻底面如死灰,对于沈家,传闻最多的是沈家侵透各国的强大势力,沈家在商界有哪些作为他还真不知道。

    安以镍强打起精神,应付诸事,最后好说歹说送走王秘书和张秘书,脸色阴郁之极。

    “爸,怎么办?不说沈爷对这起事故的态度,工程被停工,'远航'又塌了,这样下去明年夏天怎么可能完工?不能如期交工,赔偿金是十倍啊。”安以镍说话声音都在颤,十倍,是什么概念?简直想都不敢想。

    因为后果太严重,所以安氏对这个项目才那么重视,可每一部分都配合得很合拍,却还是出了问题。

    安父扬手止住安以镍的话,他需要冷静,疲惫的说:“以镍,帮爸爸安抚下外面的家属。”

    安以镍看着父亲疲惫的脸,点头应下。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