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18,安小姐是好人

    安以镍走出去,外面临时设立的接待区这时已经乱成一片。原来是安母想要离开去警局赎人,结果被这边的伤者家属认出来,一人起哄,所有人都围了过去将人围在当中。安母气得脸色发青,大抵没见过这么粗鲁的人群,大呼着要上告。

    安以然看到新闻正好赶过来碰巧遇到这一幕,心下一急,什么都不想就冲进群人,抱着安母,用身体挡着拳打脚踢的人。

    安以镍大步冲过去,其他医护人员也赶了过去,七手八脚把人都拉开,尽量安抚着:

    “大家别激动,有事我们坐下来谈,出了这样的事我们是最不愿看到的。大家放心,一切后果我安氏一律承担,决不食言……”

    人群渐渐安静,安母精致的妆容已经此时狼狈不堪,限量版古琦包被扯掉了一根带子,珍珠项链也断了绳子珍珠滚落满地,衣服扯得凌乱。而相比安母,安以然就更惨了,安母人是狼狈了点,可至少没受伤。

    安以然绑起来的长发被抓散,一把一把的头发被扯掉,好在是冬天,衣服厚给她挡了不少,只有手背和手腕被抓破,鲜血直流,身上的包也被扯开,可怜兮兮的掉在地上。

    安以镍看众人都安静下来这才回头看他母亲,暗自叹口气低声说:

    “妈,我知道你担心以欣,可现在不是赎人的时候。你以为爸不担心吗?以欣的事你尽管交给谢豪,他会办妥的。现在只有他出面,才不会让我们安家再添麻烦。”

    安以然弯下身捡起地上的包,走近安母身边,轻声说:“妈,你别担心,大哥和爸爸会处理好的。”

    “你来干什么?”安母刚被人围攻,心里的火气没处撒,一抬眼看到安以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连平时惯有的伪装都不见,怨毒的目光直看向她,话落转身就往里面走。

    安以镍看了眼安母,对安以然说:“谢谢。”

    安以然心里泛起丝苦意,轻声说,“大哥,她也是我妈妈呀。”

    介意的,大家都把她当外人。

    安以镍微微点头,让她进去,别在外面。安以镍得替安父处理接下来的赔偿问题,这件事闹这么大,社会媒体会跟踪报道这是肯定的,要是在赔偿方面做得不好,安家就没戏了。这次伤亡惨重,赔偿是笔不少的数,可相对安家的前程,安以镍很明白不能在这时候因小失大。

    他回头,安以然已经安静的收拾了自己的狼狈,看她没走,当即皱眉。面上隐忍着怒火,女人就是麻烦!

    “怎么还不走?能不能别在这时候添乱?”安以镍没带好气的说。

    安以然微微抬眼,咬着唇,然后说:“我想你需要帮忙……”

    安以镍火气不小,可转眼又想,安抚人这事儿他一个大男人还真做不来,不如让她来。

    “也好,你也是安家一份子,你留下来安抚大家的情绪,别再让人闹事,我进去看看爸妈。”安以镍简单交代了几句就离开。

    那边人见安以镍离开,又开始起哄,安以然赶紧大声说:“大家安静,请大家安静好吗?大家别担心,我是安总的女儿,安总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请大家相信我好吗?你们的亲人都在里面抢救,如果你们真的担心他们,就请耐心等一等,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弥补大家的损失,现在是我们大家团结一致的时候……”

    一直处在角落背过众人的魏峥挑起丝笑意,那安家二小姐还真是单纯呐,竟然在这样的时候说出“团结一致”的话来。

    果然,有脾气暴躁的家属不买账,怒吼起来:

    “放什么狗屁!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兄弟现在生死未卜,安启泰那个混蛋缩头乌龟不肯露脸派个小丫头出来算什么?你们口口声声说会赔偿,钱呢?钱一毛都没看到……他NND口说无凭叫我们怎么相信?”

    安以然脸上着急,解释半天也没用,当下也横了一把,包往地上一扔大声说:

    “我知道你们担心,可这事我们比你们更着急,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为了让大家安心我在这里陪你们,我是安总的女儿,如果我爸爸不管你们还会让我来这里吗?我理解你们,也请你们理解我们好吗?请你们想想,这事最大的受害方是我们,对不对?”

    来的家属有不少妇孺,想跟他们讲道理那真的是有点难度,这些家庭男人就是一个家的天,近年关了,一家之主躺在医院里,他们怕的就是安氏不负责,转头就走,别说赔偿,连医药费都不出,这种事儿在工地上常见得很。大抵都是知道些情况,所以一听说出了事,大家都蜂拥而至,就是想堵着老板要个交代。

    有个抱孩子的妇人挤出来扯着嗓子让大家安静,说:“听俺说一句,大家伙儿听俺说一句!这姑娘刚才那么护着那个安夫人,俺听见她喊'妈'了,所以俺相信姑娘确实是安老板的女儿。既然安小姐肯出来,那俺们就信他们一次,大家伙儿都别闹了,不能让别人觉得俺们没文化连素质都没有,大家伙儿说是不是?”

    看得出来众人对这妇人的信服,安以然感激的看着那妇人,那妇人上前拉安以然的手说:

    “安小姐啊,你别怪大家这么闹,俺们这些家里头都有老人孩子,养家的男人出了事,你说大家能不急吗?眼瞅着快要过年了,我们这些人多少人盼着回家过年呢,可出了这档子事儿……安小姐,俺们都是穷苦百姓,你是好人,一定不会骗我们是不是?”

    安以然认真的点头,如今的情况,是不容许安家不管不问,外面那么多记者堵着,她知道父亲一向重视安家的名声,对死伤者的善后工作不会草率。

    魏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医院里晃了一圈,又回到这里,看着已经安静的众人眼里讶异,想不到安家那小女子还有几分能耐。

    没再多留,大步离开。

    对于沈爷的目的,魏峥从不怀疑,尽管这次安家的无妄之灾令人匪夷所思,魏峥依然没有窥视沈爷为何无缘无故出手的意思。沈爷从不做无用功,这次也不例外。

    安以然一直陪在伤者家属中,来来回回递水送水,有几个鲁莽的男人见她这么客气,脾气又这么好,渐渐的都觉得不好意思,也开始帮安以然给大家发水,分发食物。

    这一区临时设立的接待区一时间温馨无比,相互安慰打气。

    孙烙从外面匆匆赶来,跑得满头大汗,一进医院就看到安家设立的伤患者家属接待区,而他一眼就看到拖着一箱矿泉水的安以然。大步跑过去,直接把水抗起来喘着气说:

    “我来,你去歇着。”

    安以然愣了下,看清楚是孙烙时更意外,“你不说今天去江城吗?怎么不去了?”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