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20,美人计

    如果取消安以欣“远航”的设计方案,安氏替补之选就是他的“飞鹰”TXT下载。他深吸口气,安慰自己,他并非有意加害,不过是抓住机会搏一次出位而已。

    再者,“远航”已经罢工,重头再来和换个设计其实是一样的。并且他的“飞鹰”和安以欣的“远航”有异曲同工之处。

    设计方案有问题,这连补救都没办法。最后经过安氏高层一致点头,重新采用谢豪的设计方案。但,尽管重选了设计方案,依然不能如期交工,这是安氏接下来要解决的严峻问题。

    安启泰犯难,如果政府的项目他多少还有点眉目,可这一转眼却变成了沈爷。沈家多年不在国内出现,如今一现身,投资的项目就出现这种问题,这让安家哪敢提那个胆子去见沈爷?

    别说出了岔子,就算京城独大的孙家要见沈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听说沈爷那人脾性刁钻,极不好相处。一把刀使得神乎其神,据闻沈爷有个不成文的喜好,就是常削人手指泡酒。

    安启泰一想起惹上了沈爷,那顿时心力交瘁。

    谢豪被安启泰派出去走工程,工地出事被政府封锁,但眼下这工程要再拖下去更完不了工,所以让谢豪出去疏通,最好能争取近期开工。

    安以镍也在这时候丢下自己公司整天与安父同进同出,安父直叹气:“以镍,你再让人去打听打听,沈爷有什么特殊喜好,迟早要面对,我亲自走一趟试试。”

    安以镍脸色也显疲惫,他已经派人找了不少关系,到现在没有半点回应。最不幸的是孙烙不在京城,连唯一见到沈爷的机会都没了。

    “我托人打探到的都说沈爷油盐不进,哪里能探出什么喜好?”安以镍泄气的说,半晌又说:“爸,如果赔款,沈爷会不会不追究安氏过失?”

    安父摇头,沈爷为人谁也不清楚,再者:“安氏,赔不起。”

    这是事实,合同白纸黑字儿写得很清楚,不能如期交工按十倍全款赔偿。

    “我去找沈爷试试,只要能见到面,我想没有什么不能谈的。”安以镍起身离开。

    然而,等了一天,却无功而返。酒店外守卫森严,安以镍连大堂都没进到。也是在这时候才知道,那京都大酒店竟然是沈家的资产。没人知道,这京城中,不知道沈家还有多少隐形资产。

    安父不放弃,第二天亲自去,依然在酒店外等了一天。

    两天后谢豪将安以欣保释出来,安家气氛紧张,连久不问事的安老太爷都出现在安家,安母这时候才知道安家面临多大的困难。

    “以然在哪?”安父看了眼客厅的人问安以镍。

    “还在医院。”安以镍回了句,这两天真是亏了有安以然,不然所有家属闹起来场面没法控制。

    安父微微松了口气,也知道这次安以然出了不少力,顿了下说,“尽快把赔偿款结清,安家的形象要保住。”

    “是。”安以镍和安以欣点头。

    安以欣虽然不相信是自己的设计出了问题,可事实摆在眼前,她不得不相信,所以这次出来倒是本分了不少,说话都不敢大声,生怕安父明白过来抽死她。

    “孙氏地产的少爷还没回讯?”安父沉着脸问,其实他很明白,即便出差也不会联系不上,很明显孙家不想搀和进来。要想见到沈爷,怕是得另想办法。

    “爸,不如,让以然试试,我看孙少爷对以然,挺好的。”安以欣最终忍不住插话,其实她就是想努力表现自己,至于孙家长孙对安以然好不好她压根儿就胡说的。

    安以镍皱皱眉头,安以然这两天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实在恨不起来。孙烙那人别看平时跟个笑面佛一样,那心狠着呢,京城谁不知道他孙家少爷是游戏花丛的老手?要让以然跟了孙少,能有什么好结果?

    毕竟是安家的人,安父、安以镍都没做声。

    安母适时出声:“现在安家有困难,如果然然能帮到忙为什么不让她试一试?难道老爷你想看到安家破产吗?”

    安母这话是对安父说的,可却是说给老太爷听的,果然老太爷出声了:“让那丫头试试吧,如果能成,她是安家的功臣。以后回来,给她找个上得了门面的婆家补偿她就是。”

    安父无奈,现下实在是投门无路,只能试试。

    安父知道安以然不会拒绝他,可也忘了安以然是个不愿意麻烦人的人,所以当安父对安以然说这事后,安以然很为难,虽然坦白认识孙烙,可现在她联系不上他。

    安父一张脸难看之极,也明白安以然说的事实,联系不上孙烙,就算有点交情又能怎么样?在安父看来,还是认为孙烙在这时候去江城不是偶然。

    也在这时候安以镍才想起许市长身边的张秘书,相对王秘书,张秘书为人就更亲和。一想到这,安父和安以镍当天就带着厚礼匆匆赶去拜访张秘书。

    那边安家父子在外为这事奔波,安母和安以欣答应了安父代表安家慰问伤者,两母女不清不愿的去了医院。

    安以然听说安母来了医院,这边匆匆赶过去,却在休息室外听见安以欣说:

    “……我真不明白,爸护着安以然那贱人就算了,为什么连大哥都护着她?大哥是疯了吗?明知道那贱人是野种,是爸从外面带回来的,妈,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大哥怎么能向着那贱人?”

    “行了,你还嫌不够乱?什么都比不了安家的面子重要,以后少说这种话,省得让你爸生气。走吧,去看看那些人……”安母烦躁的打断。

    门外呆滞的安以然终于回过神来,脚步凌乱的跑开,转进走廊一头,无力的靠在墙边。

    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心里的疑问终于解开了。怪不得她做得再好,都得不到他们的认可,怪不得母亲和姐姐都这么恨她。

    安母不是她亲生母亲,那她的母亲是谁?她是谁?

    ……

    安父和安以镍那边总算有了眉目,张秘书貌似不经意的透露,沈爷最近喜欢年轻稚嫩的女子,就提过那么一句,大概是不想让人发现,所以很快岔开了话。

    然而安父是什么人,久经商场的男人,这点气息都闻不到?

    张秘书送客时安家父子两千恩万谢的离开,然后开始张罗“美人计”。安父怕这消息不可靠,又让安以镍再去打探打探。

    结果这两天还真走露出了些有关沈爷好美的消息,安以镍又惊又喜,回头跟安父一合计,就这么着。

    然而,要献给沈爷的人当然不是随随便便的,沈爷是什么人?听说嘴刁得很,安以镍拿不准,又跑了一趟张秘书办公室,总算又打探到些消息。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