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94,商讨婚礼

    云容微微看向湛卓,这个默默仰望了十几年的男人啊,终于愿意正视他们的感情了吗?

    她不知道他对前妻的感情有多深,但她知道,湛卓从一开始对她另眼相看,只因为她眉眼间的神采与他前妻相识,仅此而已。

    或许是十几年的陪伴,让他习惯身边有她的仰望,所以才令他一直忽略她的感情。

    湛卓感受到云容投来的注视,当即侧向她,低声问:“愿意进我湛家门,做我的太太吗?”

    云容当即不知所措起来,这是……求婚吗?

    湛胤梵目光看过去,所以父亲还没告诉云姨要将她接进湛家的事?

    伍兮桐也看出了云容眼里的诧异,这当下是更惊讶公公的表现,所以公公来这里之前,压根儿连声招呼都没跟云姨打就自己做了决定?

    这……

    未免也太草率了,没有正式的求婚,看云姨吃惊的样子,无疑也没收到任何暗示,就这么顺口一说,就当是求婚了吗?

    伍兮桐忽然心生不满,想起湛胤梵对自己,扭头看他,低声问:“你是不是也没认真跟我求婚,我就匆匆忙忙嫁给你了?”

    湛胤梵闻言一愣,好端端的怎么扯上他们了?

    “有的,你忘了。”湛胤梵拍拍她的脸,“别捣乱。”

    伍兮桐瞪他,湛胤梵抓着她的手,用力握紧了,知道她极有可能会对父亲表达不满,但感情的事情,他们做晚辈的,哪好参与?

    伍兮桐绷紧了嘴巴不说话,看着公公。

    难道他就那么自信,随随便便一句话,云姨就会答应?有一种极度不被重视的感觉。

    到底没忍住,出声说:“云姨,女人一辈子才有一次的求婚,哪能这么敷衍就完了?你可千万不能纵容公公啊,求婚都不愿意花点儿心思,那还能为你做什么呀?应该好好考虑才是,至少应该感动才对啊。”

    湛胤梵反手捂住她嘴巴,早知道就该让她去酒吧疯,留在这里多事儿。

    “云姨,别听她胡说,她年轻,不懂事,胡说的。”湛胤梵给伍兮桐打圆场。

    伍兮桐斜眼儿看别处,湛胤梵再转向父亲赔礼。

    “爸,兮兮年纪小,没有心机,想说什么就说了,还请你看到她年少无知的份上,别跟她计较。”

    伍兮桐脱口而出:“我今天二十一了,怎么就年少无知了?”

    难道她说的不是事实?

    “对你们做大事的人来说,婚姻和家庭大概都只是附属品而已。可对一个女人来说,这可是她一辈子的憧憬,一辈子的梦。结婚都不花点儿心思,那这感情还是真的吗?”

    湛胤梵用力握紧了下她的手,低声呵斥:“兮兮!”

    “我说得不对吗?”伍兮桐冷声反问。

    湛胤梵脸色不太好,看向父亲满脸抱歉。

    “她年纪小……”

    “行了!”湛卓打断儿子的话,年纪再小也该知道分寸,但,儿媳的观点,他认可:“我没有考虑周全。”

    公公的反应令伍兮桐很是意外,原本心底恼意在这一刻消散大半,当即转头跟湛胤梵对看,无疑湛胤梵也意外了,两人对看了眼,双双看向湛卓。

    但湛卓的话,令云容动容,感慨又不知所措。

    “那孩子瞎起哄,你也当真啊?”云容看着湛卓,有些心疼这个男人。

    她比谁都了解这个男人,他根本就不会谈情,其实很清楚,他并非不是不重视她,而是他想不到。

    可她心里渴望的,总想他能猜到,某一天能给她惊喜。然而这一等,却等了十多年。

    湛卓笑笑:“你我虽然都过了那个年纪,但有些形式还是必要的。”

    湛卓轻轻拍着云容手背,忽然起身,半跪在她面前,这一着差点吓坏了云姨,连湛胤梵都站了起来。

    “阿卓……”

    云容赶紧站起身,紧紧握着湛卓的手想将她拉起来,可湛卓却反握住她的手。

    “今天就当着孩子们的面求婚,行吗?我这样诚意够了没有?”

    湛卓问云容,神态语气都那么温和。

    伍兮桐看着公公和云姨,她对他们都不甚熟悉,所以不知道他们两人的相处方式。不过,此刻看来,他们彼此眼里都有彼此的。

    “云姨,你要说话啊。”伍兮桐躲在湛胤梵身后,凑了个脑袋出来笑着说。

    云容局促了,手被湛卓抓得太紧,脸色有些不安。

    “这,这像什么话?你先起来再说。”

    湛卓却忽然松了手,身上摸了下,神色焦急的说:“戒指没带来,这,你还愿意吗?”

    云容愣了下,确实愣愣的问了句:“还买了戒指啊?”

    这些事情,若没有人提醒,湛总怎么会记得?

    “买了,王秘书还没交给我,今天的求婚先搁置,改天再来,好吗?”湛卓说着又起身,就没打算今天来这么一着,哪里记得把戒指戴上?

    这当下有很有些戏剧化,伍兮桐看着两人,所以,就这么完了?

    “那,爸爸,婚礼呢?”伍兮桐问了句。

    湛卓从刚才的窘迫中恢复过来,侧身拉了下云容,二人落座,目光淡定从容的看着儿子儿媳。

    “我们来就是跟你们商定婚礼的事情,定在什么时候,怎么办,看你们的意见。”

    父子俩同事举行婚礼,这是不可能的,他做不到,但儿子的婚礼他愿意花点心思。

    伍兮桐靠着湛胤梵坐着,对她来说都一样,因为父亲不在,婚礼再盛大,最亲的人也看不到,最亲的人也不会为她高兴,有什么用?

    “我都可以啊。”伍兮桐闷闷的说,“听他的,我没意见。”

    湛胤梵对她这话深感欣慰,拍拍她圆咕隆咚的脑袋道:“那这事情就交给我了?”

    伍兮桐点头,湛胤梵笑了,看向父亲道:“消息放出去,需要宴请的宾客需要父亲您费心了,场地就在汉城酒店,演戏的菜,就麻烦云姨了。云姨的‘君悦’中餐厅里有不少菜色可用,到时和汉城酒店的师傅综合,将喜宴搭配来用。至于风格……”

    湛胤梵转头看着伍兮桐,“低调婉约,大气温馨就好,不用太奢华,不主张铺张浪费。”

    湛胤梵话落看向父亲,“您觉得如何?”

    伍兮桐还念叨着一起举行婚礼的事儿,低声嘟嚷:“那公公就是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办婚礼吗?一起办婚礼,省时省力,请帖都不用派第二次,送宾客的礼物也不用多准备,一份就好,为什么不一起办啊?”

    湛胤梵轻笑,转头看着不依不饶的小妻,“行了,爸不愿意就不勉强了。婚礼不是可以将就的,父亲和云姨更中意中式婚礼,如果一起办婚礼,让你在婚礼上不穿婚纱,你愿意吗?”

    “可我觉得云姨也会很想穿婚纱啊。”

    穿婚纱应该是每个女人都会期待的吧?

    伍兮桐说着看向云容,用眼神询问云容的意见。

    云容摆手:“丫头,我们这一代跟你们不一样,你的婚礼呢,想办得多新颖有趣都行,但我和你公公毕竟不是年轻人,婚礼得考虑着湛家得地位,选择什么样风格的婚礼并非儿戏,一点不对,都会被外界诟病扩大负面影响,明白吗?”

    年轻时候当然想披上婚纱待嫁,可现在,尽管她身材保养极好,却没有勇气跟儿媳妇同时身披婚纱进湛家。

    再者,父子二人同一天办婚礼,尽管会博得媒体争相报道的版面,但负面影响不可消除,怎么看,这都是个轻率的举动,跟湛卓身份地位很不相符。

    所以那丫头的愿望,只怕是会落空了。

    伍兮桐叹气,缓缓点头。

    高门大户就是这样,做什么事情都要里里外外都想到,不能随性。

    湛卓赞许的看了眼身边陪伴自己多年的女人,再看向儿子。

    “看来你已经有想过了,那这事情就照你的意思办。汉城酒店和云容这都没问题,其他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湛卓开了金口,就等于给了他张无限额金券,只要需要的,搞不定的找扶起来就是。

    湛胤梵当即点头:“谢谢爸。”

    两人话里涉及的人,都没有争取对方的同意就直接代为答应了,这大概也是湛家男人的通病。

    云容对湛胤梵宴席的提议没有意见,她餐厅里确实有几道大菜是拿得出手的,为拼搭出更好的宴席,她自然会多用心。

    云容那没问题了,伍兮桐这有些小意见。

    婚礼这事儿湛胤梵就没跟她提过啊,要什么样的婚礼,定在哪里,什么风格,她还是这当下才听说。

    可事实上,她也有自己说期望的婚礼。地点就跟湛胤梵挑的地儿有错,她想在户外举行,室内举行哪有浪漫可言?

    最好是一座庄园,最好要有南瓜马车,好吧,估计这有点困难,但她勾勒出的婚礼一定不是随便一酒店宾客来吃一顿,新人在台上交换个戒指相互誓词就完事儿那种。如果那样,那就别办了,千篇一律有什么意思啊?

    当然,心底很不悦,嘴上却不说,到底还是看在公公在场的面子上。

    伍兮桐按了手机看时间,一看,吓了一跳,快十一点了!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