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95,婚后第一次大吵

    伍兮桐没来得及反抗湛胤梵的独断,注意力直接被时间牵走。

    都这个点儿了,他还愿意去吗?

    手拉湛胤梵,来回晃。

    湛胤梵看她那样儿就知道什么事,但他不能撇下父亲带她出门去疯吧?更不能让她一个人出去,只当没看到。

    伍兮桐来气,他倒是尽了孝道了,可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平时就算了,今天是她生日,他答应了就得办到,空头支票谁不会开啊?

    时间已经很晚了,湛胤梵父子俩似乎在宴请宾客的事情上兴趣颇高,这当下就已经罗列了不少。

    云容一边陪着,也有些神情恍惚。提到过自己的事情,心里最深的渴望被爱的男人提了出来,这当下就有些没办法再积极参与别人的婚礼。她也有幻想,也曾多少次想过自己的婚礼是什么样子。

    湛胤梵父子俩都有别于以往的精神抖擞,这个点儿上应该早就休息了才对,可两人兴致不减。

    伍兮桐一直没说话,安静的坐了太久,有些困了。

    再看时间,拉着湛胤梵低声说:“十二点了。”

    湛胤梵猛然惊醒,回头看她:“十二点了吗?”

    这时间,跑得可真快,他意外大概也就十点左右。这从没有一次跟父亲聊得这么愉快的,时间居然悄然飞逝,直接到十二点了。

    云容也吓了一跳,当即出声:“阿卓,你该休息了,不能熬太久,明天还得去公司,不能跟他们年轻人耗。”

    “爸,就在这休息吧,太晚了,从这里不论是回湛家还是回云姨那,都太远。”湛胤梵接话。

    湛卓点头:“那就这住一晚,”转向云容:“要委屈你在这里将就一晚了。”

    云容当即出声笑:“说什么呢,只要孩子们不嫌弃,能住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哪能是委屈?”

    湛胤梵立马起身给安排房间,别墅这么大,晚上却只有他和伍兮桐,白天才会有人过来打扫屋子,所以这里事无巨细都得要湛胤梵亲自来。

    湛卓和云容在洗漱,湛胤梵在收拾新房间出来,被子什么的全换新的。

    伍兮桐跟在湛胤梵身后跑,像条小尾巴似地他去哪她就跟在哪。

    湛胤梵回头看她:“困了就洗洗睡,我马上就来。”

    伍兮桐摇头:“我还要去酒吧,你快点吧,我等你。”

    湛胤梵后面的话压下去,这个点儿了,去什么酒吧?要疯也不是这么个疯法。

    湛胤梵将新被子放上床,伍兮桐还在他身后跟着,湛胤梵侧身。

    “想帮忙?”

    伍兮桐立马点头:“好,我去那边扯开,你等下。”

    湛胤梵站直了身躯,等着她绕过床尾拉开被子,铺就好,湛胤梵低声喊了句:“把枕头拿来。”

    伍兮桐立马点头:“好。”

    抓着枕头往床上扔,湛胤梵脸子立马黑了,沉声喊了句:“兮兮!”

    伍兮桐再扔第二个,转身看他:“干嘛?”

    湛胤梵正伸手准备接来着,可她看也不看,直接就扔了过去。

    “拿来。”

    湛胤梵朝她伸手,伍兮桐不觉得扔过去和递他手上有什么差别,不过还是将和手里的枕头交给他。

    “可以了吧?”

    她左右看了眼,差不多了,让他爸爸和云姨休息吧,他们可以去酒吧了。

    湛胤梵最后整理着床面,满意了后摆手招小妻近身。

    “不早了,我们也得休息了。”

    湛胤梵带上门,回头朝里面喊了声:“晚安。”

    云容头凑出来应了声:“晚安。”

    湛胤梵合上门,再看伍兮桐,伍兮桐一张脸垮了下去。

    “我就知道你们男人的话不能相信,你答应了我要去酒吧给我庆生的,我饿到现在!”

    湛胤梵面对伍兮桐情绪爆发,沉默片刻后,低声道:“那我给你煮碗面条?”

    今天的状况,他也没料到,但这个时间点儿上,是不可能再出门。

    “不要!谁要吃面条啊?我要去酒吧!”伍兮桐吼他,一肚子火没地儿发泄,听见他的声音都感觉要炸了一般。

    湛胤梵看着恼怒的小女人,到底还是进了厨房,她没吃东西,他当然知道,今天还是她生日,这跟虞预计的不一样。是想让她开心,顺着她的心意让她疯一回,可……

    阿姨也走了,湛胤梵只能自己动手,他手艺不错,但比起阿姨来还是要差上一截,所以这个点儿上,也只能委屈她将就吃一点。

    伍兮桐将湛胤梵没搭理她,直接进了厨房,心里那个火大啊。

    “湛胤梵我不要吃东西,我要去酒吧!”

    她跟着走进厨房,满脸恼怒。

    湛胤梵不看她,依旧自顾自把面条拿出来,水煮在锅里,伍兮桐一把抢了面条往旁边扔。

    抬眼朝他怒吼:“我说了不要吃面条!”

    湛胤梵双手叉腰:“那你要吃什么?”

    “我要去酒吧!我要吃自助餐,我现在要去!”

    她音量依旧不减,就是脾气上来了,没法儿控制,忍一晚上了,这会儿发作了没顺着她心意,她能消停才怪。

    “现在什么时间了,你自己看看?这个时间怎么能跑出去疯?兮兮,你别忘了你已经结婚了,有点家庭观念和时间观念好吗?”

    湛胤梵言语中同样带怒,说什么也不同意她现在出门。

    “我就要去!”伍兮桐脸子一扬,眼里目光坚定又倔强。

    “先吃点东西……”

    伍兮桐立马大吼:“我不要吃这个,我说了不要,我要去酒吧!”一手推开湛胤梵拿面条的手,气吼吼的瞪着他。

    湛胤梵火气也上来了,一把将她扯开:“你能不能消停点?”

    他声音到底压着,父亲和云姨都在,他不想让在长辈面前难堪。

    “不能!是你自己答应过我的事情,你自己办不到,现在又来凶我,你凭什么啊?”伍兮桐吼着这委屈就上来了,嘴唇轻轻抖动,忍不住吧嗒滴落两滴眼泪,赶紧抬手擦掉。

    实在委屈得想哭:“我平时也没要求你带我出去玩,你说什么我都听了,今天是我生日,也是你自己主动给我安排的,是你送我的礼物,你自己答应的,你说晚点去我也认了,可为什么现在你尽完了孝道后就不理我了?你这样,以后我还能相信你吗?”

    湛胤梵听得烦,上手捂了下她嘴巴。

    “祖宗,小点儿声音好吗?爸和云姨今晚都在这,我们能让他们安心休息吗?”

    “可你不带我去酒吧!”伍兮桐哽咽出声,言语里全是质问和埋怨。

    湛胤梵头疼,他这祖宗!

    真是要什么必须要得到,否则就是这样的后果。

    “你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了?就算我们去,大家也都走了,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家里好好休息,改天再聚。今天我欠你的,以后再补偿你,嗯?”湛胤梵也没辙,这丫头脾气太横,他确实有些没办法压制。

    伍兮桐摇头:“你什么时候说话作数过?现在也不是特别晚,现在去怎么了?郑医生和璇子还在等我们呢,湛胤梵,你带我去好不好?我什么都听你的了,我生日想出去玩玩你都不同意吗?”

    “兮兮,现在已经过十二点了,还不算晚吗?按时间来说,你的生日已经过了,所以现在就算去酒吧,也不是你的生日。那么现在过去和改天再去,又有什么分别?”湛胤梵据理力争,不会妥协。

    原则性的东西,不能妥协,这次一妥协,为准而往后她闹一闹每天晚上都往外面跑,知道他拿她没辙,这事儿就不能开先例。

    伍兮桐一听湛胤梵这歪理,当即火大得想掐死他。

    “你怎么可以这样?”颜雪桐怒吼:“你怎么可以这样欺骗我?”

    “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带你去,好吗?”

    伍兮桐推了一把湛胤梵:“我自己去,我打电话给璇子,我和她自己去,不要你了,再也不相信你的话了,你自己休息去吧你!”

    湛胤梵心底怒火蹭蹭往上,上前大步将她拽回来,大掌紧紧扣在她腰上。

    “这么晚了你自己胡闹不算还要打扰别人?你以为别人跟你一样不知轻重,这个点儿了都不休息?”

    “你滚开,你们这个年纪当然觉得现在很晚,可我们以前玩通宵都家常便饭,哪里晚了?”

    湛胤梵气得只想掐她嘴巴:“你就不能让我安心一点?”

    “你就不能让我高兴一次?”她反问。

    湛胤梵脸色沉怒,水开了,湛胤梵回头,“站着别动!”

    他松开她,利落的下面条,伍兮桐在他松手后又抓着他衣服,暴躁的嚷嚷:“湛胤梵,你带我去吧?你不带我去我就打电话让我同学来接我和璇子……”

    “闭嘴!”湛胤梵脸子沉下去,没看她,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面条在沸腾的水里翻滚着,湛胤梵开了大火,看着色儿变之后再关了小火,让面的韧劲儿煮出来,挑面的筷子放在一边,转身看着闹腾的女人。

    “兮兮,你听话一点,好吗?你的要求是合理的,我都会答应,可你要这么胡闹,我怎么都不会答应。你已经结婚了,你看哪个有家庭的女人这么晚了还往外面跑?我不求你多为我着想,但你至少得尽到自己的本分。”

    湛胤梵目光暗沉沉的落在她脸上,伍兮桐怒气冲天,扭头不看他。

    脏衣服呢见她不回应,再继续煮他的面。

    面条熟之后捞起来,把水倒了,拿炒锅预热,从冰箱里取出鲜肉,切了一些切成肉丁炒熟,再敲了个鸡蛋,回头看她,问了句。

    “要番茄吗?”

    伍兮桐脸子扭开一边,怒哼了声表示她的不满。

    湛胤梵知道她不喜欢吃番茄,但番茄可以提味儿,又切了半个番茄,混在一起做好了调料,起锅后热腾腾香喷喷的料浇在面条上,湛胤梵拿着筷子给拌好了,端出厨房。

    伍兮桐依旧站着不动,心底火气越烧越旺,忽然她大喊。

    “我要去酒吧!”

    湛胤梵将面条放在桌上,进了厨房:“半夜的,你再鬼吼鬼叫试试!”

    上手一把拽着人出去:“吃!”

    伍兮桐连推带踢摆脱他,怒吼着摇头:“不要,我要去酒吧!”

    湛胤梵面色黑得一塌糊涂,将拽住用力按在椅子上:“吃面!”

    “我吃你个大头鬼,不吃,我不吃!”

    反抗挣脱不了力大如牛的湛胤梵,姑娘直接抓着盘子往地上摔。

    “哐--”一声砸响,盘子碎成块,面条也全盖在地上。

    湛胤梵深吸口气:“伍兮桐!”

    “我要去酒吧!”他声儿一出,她声音飙得更高。

    外头动静这么大,就没可能屋里休息的二老听不到。

    湛卓和云容双双出来,看着怒气冲冲的两人。

    “怎么了这是?”

    云容走过来,将伍兮桐拉开一边,湛胤梵那脸色太难看了,云容怕人火气上头动手打了人家姑娘。

    “已经不早了,还不休息在这吵什么?”湛卓怒声问。

    湛胤梵压下情绪,低低解释了句:“没事,爸,云姨,你们去休息吧,她就是饿了,但面条不合胃口,闹脾气呢,小事情,吵着你们了。”

    “这样啊,那……”云容看着地上摔得盘子面条,心底叹气,转向伍兮桐:“来,告诉云姨,想吃什么,我给你煮去。”

    “云姨,不用,有得吃不吃,不用将就她,让她饿着吧。”湛胤梵沉声道,朝两人走过去,挡开云容道:“云姨,你去休息吧,我们夫妻俩的事情,我们解决,没什么大问题,她就是脾气上来了。”

    湛胤梵硬把云容和湛卓送回了房间,转身怒黑着脸子将伍兮桐往别墅门外推,气势汹汹的怒吼出声。

    “要去就自己去,往后也别再我家门,屡教不改的东西,出去!”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