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96,自我反省

    湛胤梵提着伍兮桐往外面推,伍兮桐抱紧他胳膊不放。

    “我不出去,不出去,湛胤梵……”

    “滚出去,好说你不听,非要折腾,你自己折腾去吧,也不是两岁三岁的人了,听不懂人话,也不懂得体谅人,你说我娶你回来干什么?当祖宗一样供着?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心烦!”

    湛胤梵将伍兮桐提着往外推,她一手抓着他衣服,一手把着门框,哭着喊着。

    “不要,不要,我不要出去,不要……”

    哭得大声又伤心,被湛胤梵推了出去,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流。

    “不要出去,不要……”

    湛胤梵高大身躯挡在门口,跟座门神似地卡在她面前。

    “今晚上就老实在外面呆着,别想进来睡觉!”湛胤梵怒声而出:“反正你玩通宵也是家常便饭,那你就去玩吧,我也管不了你,滚远些!”

    伍兮桐哭得伤心,望着无情的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擦着。

    上前一步,想伸手抓湛胤梵的衣服,却被湛胤梵又推开。

    “湛胤梵……”

    “出去出去,既然不想休息,就出去玩儿吧,管你怎么发疯胡闹,我不管了,管不了!”湛胤梵怒声而出。

    “我不要!”

    伍兮桐上前,湛胤梵将她推开,她再上前,湛胤梵又将她推开,反复如此。

    伍兮桐哭得凄惨,两人在昏暗的夜色下坚持着。

    这闷热的天,大半夜的也没半丝凉风过来,伍兮桐哽咽着,望着他。

    湛胤梵高大身躯立在跟前,纹丝不动,眼神如同他人一般坚定毫不退让。

    伍兮桐擦着脸上的泪,心里想法很多,在想要不要这么跑出去算了。可四下看看,真黑啊,四处都是暗沉沉的,没法儿高估自己的胆量,不敢走。想要翻墙去找米小姐,估计会被墙角的牧羊犬撕成渣渣。

    “湛胤梵……”

    湛胤梵看着她的脸,良久问道:“还去不去酒吧?”

    伍兮桐点头,“去……”

    “那就自己去吧,我要休息了。”

    湛胤梵转身进了屋子,门在伍兮桐扑上去那一刻合上。

    姑娘下吓慌了,用力拍着门,心在这当下碎成渣渣。

    “湛胤梵,湛胤梵开门,湛胤梵……”伍兮桐哭得那个凄惨,“开门,湛胤梵……”

    湛胤梵人在屋里站着没动,沉着脸子对外面出声问:“睡觉还是去酒吧?”

    “酒吧,我要去酒吧……”

    就是不肯妥协是吧?行,那就去吧。

    湛胤梵直接关了玄关的灯,大厅的灯也全部暗了下去,屋子外门的伍兮桐这次真慌了,围着别墅转圈圈,趴在落地窗上往里面看,不停的拍门,不停的哭喊。

    “开门,开门湛胤梵,我要进来,好黑,我要进来,湛胤梵开门……”

    湛胤梵就站在漆黑的大厅里,一双锐利深邃的眸子盯向外面,目光精准的攫住趴在玻璃上的女人。

    他心里也揪着疼,想要好好对她,好好疼她,可不能不讲理。她是还小,可再小也已经二十一了,话总该听得懂。

    湛胤梵心底苦,名媛淑女不少,端庄优雅又体贴人的千金小姐大把的是,可他就偏偏看上了那个能闹能折腾的女人,是嫌自己日子过得太安静了所以弄个炸弹回来放着吗?

    云容打开卧室门走了出来,湛胤梵回头,赶紧上前去扶人,黑灯瞎火的,万一摔了那事儿可真闹大了。

    “怎么还把人关外面了?”云容坐下说,“教训不是这么给的,她是你妻子,不是你女儿,你这法子不对。”

    云容低声劝着,“今天还是她生日,你这样做,让她以后还怎么亲近你?”

    湛胤梵受教的站着,眉目低垂,久久不说话。

    心里并不好受,除了让自己冷静一会儿之外,他不知道该怎么来面对比自己年纪小这么多的妻子。

    “把兮兮叫进来吧,夜深了,外面湿气重,别感冒了。”云容低声道。

    湛胤梵叹气,“她脾气拧,让她在外面再呆一会儿,就太纵容她,所以才想要做什么就必要做,好说也不听。”

    “小女孩儿嘛,都这样。你娶她之前难道不知道她脾气大?既然娶了,就好好对人家。她有脾气,你就没有了?你这日子吧,以前就是太清净,现在好,弄了个能闹腾的丫头回来陪你,知足吧。”

    云容的声音很轻,很温和,听起来很有治愈功能。虽然是针对湛胤梵在说,但一字一句是进了人心里。

    湛胤梵冷静下来,几分颓然的坐在沙发上。

    “我以为一味包容就是对她的疼爱,可结果却将她性子养娇了。”

    云容笑:“我倒觉得这孩子很懂事,二少爷啊,你自己反省反省自己吧,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会这么闹是什么原因。你呀,别总遇到问题就盯着她,她是年纪小,可她不是胡来不懂事的丫头,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两人各退一步。两个要相处一辈子的人,生活里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事情,慢慢磨合,最后总会好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吗?哪能事事顺心如意了?”

    湛胤梵何尝不懂这些,但……

    云容有一句说进了他心里,他是该反省自己。

    她是闹得过分了,可起因也是因为他。

    “云姨的您先休息吧,太晚了。”

    湛胤梵起身,一扫前一刻的落寞,声音带着强势,无疑这是不愿意让自己的事情再被别人提了。

    云容知道湛胤梵的固执,无奈起身。

    “那我去休息了,你好好跟她说说,别让小丫头在外面待太久了,真要病了到时候急的还是你。”

    别以为你这么来一下是让人长了记性,那丫头要是再烈一点儿,直接跑了,到时候你去找吧,急死你也活该。

    湛胤梵微微点头:“我有分寸,你先休息吧。”

    云容进了屋,湛胤梵上楼,给郑子宸打电话。

    郑子宸生活很规律,医生嘛,充足的睡眠对人体有多大好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点儿上还等着他邀约,那不是郑医生的作风。

    郑子宸被湛胤梵电话吵醒,烦不胜烦。

    湛胤梵就知道人睡了,挂了电话,将准备好的东西提前拿出来。

    隔壁栋静悄悄的,刺耳铃声结束也没见郑子宸动一下。米静璇爬起来拿了电话,看了眼屏幕的名字,回头转向已经苏醒的男人。

    “湛老板的,要回过去吗?”

    郑子宸伸手,米静璇将手机递给他。郑子宸看了眼时间,嚯去,都这个点儿了。关机,当没听到。

    手机往床尾一扔,伸手将女人拽回身边:“睡觉,让他们自己去折腾。”

    “今天兮兮生日……”

    “已经过了。”郑子宸闷闷出声,天塌下来也别想把他从被窝里拽起来。

    米静璇被吵醒,心里记着伍兮桐的生日,很想出去。

    但身边男人无疑不会放人,有些心烦,安静的躺着并没有很快入眠。

    那边湛胤梵拿着木箱从厨房去了后面园子,在草地上用烟火摆出“生日快乐”的字样,再围着字体摆了个桃心出来。

    湛胤梵从后园绕去前面找伍兮桐,找一圈没见到人,湛胤梵心下一咯噔,大喊了声:“兮兮……”

    夜里很安静,虫鸣鸟叫什么的,今晚集体失声,夜里闷闷的,暗暗的,很压抑。

    湛胤梵往前面走,窗户上趴着个小人儿,正一点一点往上爬,湛胤梵当即深吸了口气,大步走过去。

    “老婆。”

    伍兮桐猛地回头,两颗硕大的眼珠子骨碌碌盯着他。

    湛胤梵张开双臂:“下来,小心点。”

    “你开门了?”伍兮桐问他。

    “来,带你去看个东西。”湛胤梵声音没有了之前的暴怒,很温和,张开手臂接她:“小心点,下来,我接着你。”

    伍兮桐看看上面通风的窗口,真是的,她马上就要快到顶了好吗?他不开门,她也能爬窗进去,别小瞧她,哼!

    “你要给我看什么?”伍兮桐问。

    湛胤梵上手握着她的脚,伍兮桐当即尖叫一声“啊”,整个人从上面摔了下来,湛胤梵眼疾手快将她接住,勾紧了腰,下一刻抱了起来。

    “你呀,一刻都不能消停!”

    湛胤梵无奈,抬眼看了眼已经被推开的通风窗,难不成还准备从那爬进去了?

    伍兮桐双手紧紧圈着湛胤梵脖子,两条小腿子缠在他身上,自己调整着姿势像树赖一般攀在他身上,一动不动。

    “谁让你把我关在外面?今晚上这么黑,你知道我怕黑啊。”

    声音很委屈,反正她是看明白了,全世界的男人,除了父亲之外,再没有真正对自己好的男人。

    可现在父亲不在了,她又没了安全感。

    所以,赶紧生个儿子吧,儿子长大后她就有依靠了,往后哪还怕他把她往门外推?

    “我要生个儿子,你以后要再欺负我,我就让我儿子打你!”伍兮桐闷闷的出声。

    很生气,别以为她示好这事儿就完了。她就算认错,也不代表她心服口服,是他自己的错。

    湛胤梵闻言一愣,当即星目耀眼,笑道:“好,那我努力一点,让你赶紧生个儿子出来陪你玩。”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