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97,雨过天晴

    “你要让我看什么?”

    伍兮桐岔开话,被他那么对待,面子上还是过不去,毕竟自己也有些小骄傲。

    湛胤梵兜着小妻绕去后面园子,跨过布置的烟火,将伍兮桐放下地,伍兮桐抓着衣服不松手。

    “你干嘛?”

    “给你的小惊喜,不去酒吧,我们在家里玩玩,好吗?”湛胤梵低声而出。

    伍兮桐下地,皱着眉看他,“什么?”

    湛胤梵挂出烟火圈外,对她喊话:“你站着别动。”

    湛胤梵点燃烟火,瞬间一圈噼里啪啦燃了起来,伍兮桐眼睛一瞪,立马吓得哇哇大叫。

    “湛胤梵,啊,有火花……啊,救命啊……”

    伍兮桐在里面跳脚,烟火还没烂满一圈呢,人直接跑了,离得远远的。

    “衣服都快被烧了,你什么意思啊?”伍兮桐站老远冲他大喊,气死了,就知道不能相信他,吼了一声转身就走。

    伍兮桐边走边拍着衣服,火花一通的爆,烧了头发怎么办?

    湛胤梵回头看着已经走远的伍兮桐,心一点一点凉下去,看来惊喜和浪漫跟他不挂钩,他无法让她满意。

    伍兮桐走了一段,得,门没开,那她男人是怎么出来的?

    伍兮桐在门前站了两分钟,没辙,还得原路绕回去,湛胤梵颓然蹲在地上,伍兮桐走回去时那一刻心里还气着,但回去看到蹲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丈夫,心里却倏然一疼。

    伍兮桐站着不动,开始反思自己。

    并不是他不愿意去,这不是公公来了吗?

    其实他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那么不懂浪漫的男人,居然还会为了她搞什么烟花。只可惜人太“笨”,弄巧成拙了。

    伍兮桐在湛胤梵身后站了很久,然后缓缓靠近。

    湛胤梵回头看她,伍兮桐在他身边蹲下来,脸子清冷清冷的。

    湛胤梵抬了胳膊将她往怀里揽,伍兮桐顺势倒进了他怀里。

    “虽然你食言了,没去酒吧,但我还是要跟你说谢谢。”她闷声而出,声音都带着夜里湿润的露水一般,清润清润的。

    一码归一码,生气那茬儿还是生气,但感动这会儿确实在感动。

    湛胤梵起身,将她拉起身:“还要去酒吧吗?”

    伍兮桐这下不作了,多少点了?他现在愿意才怪了。

    “你也不让啊。”答非所问。

    湛胤梵应声点头:“知道就好,知道我不同意的事情就不要再固执,你再坚持我也不会让步,明白吗?”

    “烦死你了,不想听你的话,可我不听你的也没人能让我相信了。”颜雪桐忽然有种在商店被“强买强卖”的错觉,被迫无奈的接受,心里头不舒服。

    湛胤梵大掌搭在她双肩握着,满目笑意。

    知道就好,看清楚眼下情况,识趣的女人才可爱。他不介意她有点儿小脾气,但不能太过,讲道理的前提下使使小性子无伤大雅。

    “不早了,回去休息了,嗯?”湛胤梵低声问她。

    “我好饿。”伍兮桐满腹委屈,她就等于没吃饭,肚子留着去酒吧来着。

    湛胤梵叹气,“想吃什么,我给你弄去。”

    “那就、面条吧。”伍兮桐小小声回应。

    湛胤梵忍不住用力捏了下她小腰儿,就作吧,他现在是喜欢她喜欢得紧,这么作他也能忍了,他也想知道他对她的忍耐极限还有没有延伸的可能。

    拉着伍兮桐从后面园子进了别墅,伍兮桐立马恍然大悟,原来开的是后门。

    两人进厨房,伍兮桐在门边站着,半抱着门框看湛胤梵熟练的煮面。

    她不太会煮东西,湛胤梵在厨艺上倒是越来越娴熟了。当然,这仅限于对她。

    “我不想吃你中西混合的盖浇面加意大利面,你就给我煮水面吧,我想吃鸡蛋西红柿,想喝面汤。”伍兮桐瓮声瓮气的说,这一会儿安静下来,觉得困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湛胤梵闻言,认真想了好一会儿,微微转头看她,所以说他做的意大利面并不正宗?瞧她那嫌弃的小样儿。

    “嗯,那就煮水面。”湛胤梵顺着她道:“水面更方便,还不用单独煮汤。”

    伍兮桐撇嘴,额头一下一下轻轻往门框上撞。

    湛胤梵掺了水在锅里,盖子盖上锅,抬手在眉峰按了按,有些头疼了,这个点儿以往已经睡了。转头看伍兮桐,湛胤梵当即眉峰挑了挑,沉声而出。

    “傻了吗?不停的撞门?”

    伍兮桐睡眼朦胧的看他,整个身子挂在门框上:“我困了。”

    “吃点东西再睡。”湛胤梵温和出声。

    水沸了,唐肆爵赶紧下了细面进锅,一边撩着面条避免结成团,一边不停回头看她。

    “别在那靠着,来我身边。”湛胤梵赶紧喊了声,怕她在那晃一晃的摔地上去了。

    伍兮桐瞌睡来了是谁都挡不住的人,往里走了一小步,直接往后依靠,靠在墙面上。

    “想睡觉了,我可不可以不吃了?”整个人焉嗒嗒的,眼皮子都快合上了。

    “吃一点再睡。”湛胤梵低声道。

    湛胤梵用长筷快速撩了两下面条,然后放下筷子,朝伍兮桐走过去。

    “一会儿就好,吃点东西再去睡,胃里空空的,怎么睡觉?”湛胤梵说话时将伍兮桐来京怀里,轻轻拍着她肩膀,低哄着。

    “睡着了就不知道饿了。”伍兮桐闷闷出声。

    湛胤梵拍她肩膀,轻声安抚。

    “面条已经煮好了。”湛胤梵拉着伍兮桐往里走,“站这,站一会儿。”

    伍兮桐靠着台面昏昏欲睡,湛胤梵将面条从锅里捞起来。

    “你看,很快好了。”湛胤梵说话时转头看她。

    伍兮桐微微斜眼儿,小眼神儿一下一下瞟过去,嘟嚷了声:“鸡蛋呢?”

    “哦……”

    湛胤梵拧眉,时间都已经过了,赶紧拿了颗鸡蛋出来,看向伍兮桐,顿了顿,征询她的意见问道。

    “煮颗荷包蛋好吗?一下就好。”

    伍兮桐神情疲倦倦的,没说话,湛胤梵也不确定,顿了下,还是照他想的将鸡蛋打进去,几乎是同时间,白色蛋花儿被沸水冲了出来。湛胤梵意外了,转向伍兮桐,眼神带着不确定。

    “就当蛋花汤喝,好吗?”

    鸡蛋给冲烂了,这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伍兮桐依旧那小眼神儿,没了任何思考,盯着就是盯着,也不愿意说话。

    湛胤梵看着一锅蓬起来的沫子,赶紧关了火,健壮的胳膊撑在灶台台面,转向颜雪桐。

    “要不,我再重新煮一颗?”他低声问。

    伍兮桐脑袋埋下去:“困……”

    “好,那就这样凑合着吃一点吧。”

    湛胤梵决定不再浪费她的时间,赶紧把面条装起,用漏勺将蛋花儿全都装起来倒进碗里。

    “好了,吃面去。”

    湛胤梵端着面条出了厨房,面条放桌上,再进来拿筷子匙子家伍兮桐。

    伍兮桐被他拽着出了厨房,往桌边一坐,身子就歪了下去,趴桌上眼睛就合上了。

    湛胤梵看着她,其实他也困得紧,但还能撑一撑,她吧,一困了就必须睡觉,撑不住。

    “好了,别睡了,可以吃了。”湛胤梵边说话边用筷子挑着面条挑凉,一手将她拉起来。

    伍兮桐靠椅子上,湛胤梵筷子递给她,拿着勺子往她嘴里喂了口汤。

    “怎么样?可以吃了,味道还行吗?”

    他似乎更关心味道是否过关,可实际上她什么都没往心里去,接着筷子往口扒了几筷子,筷子往桌上一扔,碗往他面前一推。

    “可以了,不吃了。”

    湛胤梵将碗筷往自己身边拉,进厨房拿匙子出来,挑着面条装匙子往她口里送。

    “听话,再吃一点,剩下的我吃。”湛胤梵低低说这话,椅子也往她身边移。

    伍兮桐连连推了几下,“我困。”

    湛胤梵看了眼碗里剩下的,再看看她实在扛不住的样儿,行了,不吃就不吃了吧。

    准备上联口解决了碗里面条来着,结果一入口,得,没盐。

    看了眼一边闷声不响的伍兮桐,说了句:“没味道你也不知道说一声?”

    伍兮桐依旧没动,她也没吃出来有没有味儿。

    实在困得不行了,不想搭理他,起身往房间走;“睡了睡了。”

    湛胤梵后面跟着,碗也不收了。

    客房门打开,云容出来看了眼,伍兮桐刚好进了房间,云容看了眼里面,面对湛胤梵。

    “这么晚了还不睡?”云容低声问。

    湛胤梵上前,心底有几分抱歉:“就睡了,您呢,睡不着吗?”

    云容面上带几分倦容,笑道:“可能换了地方,睡不好。”

    “我爸呢,他睡没有?”湛胤梵问道:“今天实在抱歉,本来跟她有别的安排……”

    “说道抱歉是我们,下次啊,跟你爸再过来提前打电话,免得再耽误你们。”云容声音压得很低,指了指屋里面:“安抚好了?”

    湛胤梵笑着点头:“好了,她就是小孩儿脾气脾气发泄出来就好。”

    云容点点头,“睡吧,不早了。”

    湛胤梵送云容进屋后这才往主卧走,伍兮桐困得没办法,脸都没洗就睡死过去。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