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7章 妖盟危机

    次日,叶凌月和辛霖向往常一样来到班里。

    高二(9)班里,气氛显得异常凝重。

    楚楚和李岚岚在同一天内出事,这件事,在整个华岳高中里引发了轰动。

    校方为此,还专门发了讣告。

    班级里的女生们的眼睛都红红的,在李岚岚和楚楚的座位上,摆放着不同的花束。

    就连辛霖都去买了一束菊花。

    “真没想到,风谷武馆会发生那种事。”

    辛霖虽然看李岚岚和楚楚不顺眼,可两人就这么死了,还是让人有些惋惜。

    “这件事,有些蹊跷。”

    叶凌月看着堆着花束的课桌。

    她有种预感,这件事并不简单。

    “的确蹊跷,就说那场火吧,都说可能是妖火。”

    辛霖嘀咕道。

    几辆消防车都没法子扑灭火,还有那两具尸体,也是烧得面目全非,如果不是基因检测,还真不好说,死得是谁。

    “如果楚楚和楚风谷真是妖,这死就很蹊跷了,因为,那两具尸体可是人。”

    叶凌月总觉得,这件事幕后还有黑手。

    “我也这么觉得,可是没有证据证明她们是妖,对了,妖盟那有记载不?”

    辛霖八卦道。

    “我爸不让我们参与妖盟的事。”

    叶凌月摇摇头。

    凌北溟显然不想让儿女参与妖盟的事,他离开后,妖盟暂时有鸿蒙管理。

    鸿蒙这几天很忙,人都见不到。

    叶凌月也不知道,妖盟内部的情况如何。

    “对了,放学后,在操场那边有祭奠楚楚和李岚岚的仪式,是由奚玖夜发起的,我们要不要过去?”

    辛霖收拾着书包,问道。

    “不去的话,只会被当异类了。”

    叶凌月也打算看看,奚玖夜对于楚楚的死有什么反应。

    如果凌光的计划没出问题的话,奚玖夜很可能已经见到了觉醒后的楚楚。

    操场上,已经摆满了各种花束。

    楚楚作为校花,有不少的爱慕者。

    她和女生们的关系也不错,所以来祭拜她的人还真不少。

    奚九夜穿着校服,手臂上戴着黑色的袖章,他看上去有些憔悴,嘴角也冒出了短短的胡茬子,他的手上,还抱着楚楚的一张“遗像。”

    至于李岚岚的遗照,则是由班主任朱老师负责拿着。

    “啧,光看样子,还真像是那么回事。还以为他有多深情呢。”

    辛霖和叶凌月排在队伍中,轮番上前祭奠。

    要不是在帝豪那一天,看到奚玖夜对楚楚的冷淡,她还真要被对方的“人设”给震住了。

    “谢谢。”

    见叶凌月上前,给楚楚行了个礼,送上了一朵白色的玫瑰。

    一直木着脸,没有说话的奚玖夜开口道。

    “节哀。”

    叶凌月微微点头。

    “凌月,我与楚楚之间,只是朋友。”

    奚玖夜欲言又止。

    “当着她的遗照,你这么说,不心虚?”

    叶凌月讽刺着,勾了勾嘴角。

    照片上的楚楚,带着淡淡的笑容,看上去清纯俏丽。

    这一世的楚楚,至少还不算是坏到家。

    叶凌月暗想道。

    如果她知道,奚玖夜是这样凉薄的人,不知她会不会死不瞑目。

    等到祭拜完了,叶凌月和辛霖离开了学校,两人往公寓走的路上,身后,始终有几个人跟随着。

    “是便衣,哎,小叔也太不够意思了。”

    辛霖不断用眼角余光看向身后。

    身后,那几人连忙状若无事,打电话的打电话,等车的等车。

    “不碍事。”

    叶凌月倒是不以为然。

    风息这么做,不过是按照程序办事罢了。

    等到风声过去了,这一切也都结束了。

    只是叶凌月没想到,这场风波持续的时间,比她想象的要久的多。

    在楚楚等人的祭奠仪式过去后的第二天,东南当地的报纸上,以及一些公众号上,都陆续出现了一些新闻。

    “凌天集团涉嫌走私,总裁凌北溟已经逃往国外。”

    “凌天集团的楼盘发现多处违规,住户可不堪言。”

    “凌天集团去年偷税严重,案值超10亿。”

    一条条新闻,相继见报。

    而且还飞快在媒体上扩散开。

    “姐,你看到新闻了没?”

    课间,凌光就匆匆来找凌月。

    “今早,媒体就堵在我们家门口了,我还是翻墙出来的。”

    凌光一脸的郁闷。

    好不容易老爸不在家,他还以为自己可以自由几天,哪知道,就出了这种事。

    “鸿叔那边怎么说?”

    凌月对凌天集团了解的并不多,根据网络上的搜索信息显示,凌天集团的名下,有很多产业,涉及房产、金融、汽车、造船以及一些服务、教育行业。

    凌天集团不仅在炎黄国,就是在全球都有一些产业。

    “鸿叔这会儿应该忙得焦头烂额,听说一早,就有税务去集团大楼那边了,我打电话,还没人接听。”

    凌光挠挠头。

    “爸那边,除了一条报平安的短信之外,也暂时失联。”

    叶凌月心知,凌北溟一定是去找云笙去了。

    夫妇俩这段时间,应该是暂时联系不上了。

    但愿,父母不会有什么事。

    “真是急死个人了。”

    凌光挠挠头。

    “先别急,我觉得,这些新闻是恶意的。”

    叶凌月打开了手机,手机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凌天的消息。

    “以前的凌天,非常的低调,如果不是这些新闻,我还不知道,你们俩是超级富二代呢。这么一说,奚玖夜要是和你在一起,那就是高攀了。”

    辛霖调侃道。

    至少,在之前,凌家姐弟俩除了比一般人有钱点,看上去并没什么特别。

    反倒是奚家,在东南市历来很高调,经常见诸报端。

    “奚家?”

    叶凌月忽的明白了什么。

    她迅速键入“帝豪酒店”,新闻上,只有寥寥的几条新闻,而且都是一笔带过。

    仿佛一夜之间,帝豪酒店发生的人命案就没了热度。

    “注意到了没有,帝豪酒店的事才过了两三天,就没了热度。”

    叶凌月提醒两人。

    “对哦,这么轰动的新闻……难道我们凌天集团的新闻和这件事有关?”

    凌光也回过神来。

    “转移注意力,奚氏这一手,做的好歹毒啊。”

    辛霖猛地一拍大腿。

    “岂有此理,奚氏也未免太无耻了些,我必须把这件事告诉鸿叔。”

    凌光气得不轻。

    “我们怕是得和鸿叔好好讨论下了,这些新闻都是花钱买的,而且这阵子,上头的确在调查凌天集团。”

    叶凌月沉吟道。

    当天傍晚,鸿蒙总算是联系了姐弟两人。

    晚上,因为凌家别墅被媒体团团围住,鸿蒙只能安排两人去他的诊所里见面。

    鸿蒙的诊所位于东南市的老街里。

    老街一带,这些年因为拆迁的缘故,很多年轻人和老住户都已经搬走了。

    鸿蒙倒是一直住在这里,诊所也就是他的家。

    诊所分外内外两间,外头是西医诊所,里头是中医的药房,面积也都才六十平米大小,鸿蒙平时,就住在是医药房的小仓库里。

    “这里比较简陋,你们俩就将就些。”

    凌月和凌光到了鸿玉诊所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

    “原来鸿叔你以前居然是个中医,你这里至少也有三四百种药材啊。”

    凌光站在满是药香的诊所里,东张西望。

    “你小子不错啊,怪不得你爸说你医术方面有天赋,这鼻子,狗鼻子似的。”

    鸿蒙用一个红泥小炉煮着水,找出了一盒瓜片,煮起了茶来。

    “鸿叔,新闻你都看到了?”

    叶凌月开门见山问道。

    “都看到了。还真是铺天盖地,奚三千那老狐狸,还真是借刀杀人。”

    鸿蒙苦笑着。

    鸿蒙也是工于心计之人,他这几天,一看新闻,再调查了下,就发现,有人在背后当推手。

    奚氏就是那黑手。

    帝豪酒店的事原本闹得不小,看在凌天集团的帮衬下,就成了过气的新闻。

    “鸿叔,难道就由着奚三千欺负我们凌天集团?”

    凌光恨恨道。

    “你小子别胡来,我自有安排。”

    鸿蒙却是老神定定,给两人倒了茶。

    “新闻,我已经让人在清理了,税务那边,我也已经上交了账本,至于住户方面,不过是一些社会混混假装成住户,我接下来一周内,会相继澄清。”

    说着,鸿蒙倒茶的动作顿了顿。

    “只有一件事,有些麻烦。”

    鸿蒙不禁捏了捏眉心。

    凌北溟这家伙,为了老婆,连兄弟也顾不上了,直接就跑了。

    留下这么大的摊子给自己,自己这几天,一定长了不少的头发和皱纹。

    “鸿叔,啥事,你倒是说啊,用得上我们的地方,你尽管说。”

    凌光焦急道。

    “是妖盟的事。”

    鸿蒙苦笑。

    凌天集团的事,他得心应手,只要花些钱即可。

    可是妖盟的事,却是花钱也解决不了的。

    那些老家伙们,一定是算准了凌北溟外出,才会借着这个机会闹事的。

    “妖盟?”

    凌光和叶凌月面面相觑。

    “妖盟按理说,在12月要进行换届选举,你们爸爸已经连续当了三年的妖盟盟主了。如果按照常理,这一届,应该还是他。”

    鸿蒙也知道姐弟俩不知道妖盟的情况,索性就解释了起来。

    妖盟是生活在人族社会中的妖族们联合成立的一个特殊存在。

    因为和人聚居的缘故,所以妖盟的很多规则都和人很相似。

    譬如选举,譬如盟主制,再譬如相互合作,制定相关的规则。

    每个地级市,都会选举出一个盟主,全炎黄国大概有几百个小盟主。

    根据地域和实力,炎黄国又有五大盟主,分别负责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和中部五大区域。

    “你们的爸爸,是东南区域的大盟主。他的实力和声望在妖盟中历来是有目共睹的。往年,个大妖族都对他毕恭毕敬,其他四大盟主也是如此。可今年,却有一些不同的声音,甚至于,有人暗中作祟,像要替代他的大盟主的身份。”

    鸿蒙告知姐弟俩。

    如果按照正常的进度,还有近两个月才开始换届选举。

    凌北溟离开时,也是这么安排的。

    可没想到,他才刚离开,就有人开始叫嚣着,提早选举。

    “选举不是都是定期举办的,哪能说改就改。”

    凌光不满道。

    “我原本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偏偏这时候,发生了帝豪酒店的事,你们也知道,这件事闹得非常大,不仅如此,之前兰苍的事,也闹得风风雨雨。”

    鸿蒙一直在协商,想要将事情推到凌北溟回来之后。

    可是到了今天,附近几个市,包括几名老资历的大统领们都要求立刻改选。

    “他们的说法就是,必须有人联合起来,抵抗人族。最近狩妖界已经端掉了好几个城市的妖族地下据点,损失非常惨重,不仅如此,还有好些妖,被人夺去了内丹。这在往年,是从未发生过的。他们都认为,这是因为凌北溟和人族太过亲近,甚至是娶了人族老婆的缘故。”

    鸿蒙这边,已经没法子压制这些反对的声音了。

    在东南和附近的妖们,都不知道,云笙其实是九尾狐妖。

    他们都一直认为,作为妖王级别的存在,凌北溟娶妻人族的做法,简直是玷污了血统。

    “岂有此理,这帮家伙,就是欺软怕硬,看我爸不在,就趁机闹事。”

    凌光冷哼道。

    “怕是没那么简单。”

    叶凌月听罢,沉默了片刻,才开了口。

    “难道还有其他原因?”

    凌光纳闷。

    “凌月,你有什么想法?”

    鸿蒙有些意外。

    他只是说出了一部分的事实。

    叶凌月竟有了发现。

    “我爸离开的那天,狼王去送机了,还说了一番话。”

    叶凌月想到了薄情。

    “狼王他?哎,他终究是不愿意放过妖盟。”

    鸿蒙叹气。

    “这件事,应该和他也有一些关系。”

    叶凌月认识的薄情,从不是善罢甘休之人。

    他憎恨妖盟,那也会憎恨自己的父亲。

    他要取而代之。

    他的确也有这个实力。

    “薄情?这家伙……鸿叔,要不,我找薄情谈谈?其实我和他是校友。”

    凌光见事情涉及到薄情,不禁有些头疼。

    “没用的,他不肯见我。我用过各种条件,他都不接受和解。”

    鸿蒙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