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8章 假新闻

    “鸿蒙还是不愿意换届。”

    狼烟酒吧里,空旷的酒吧里,薄情坐在吧椅上,他拿出一瓶马丁尼,倒给几杯酒。

    酒杯滑了出去,落到了不同人的手中。

    狼烟酒吧还在停业整顿,在场的几人中,却有一些熟面孔。

    有那一天,在冥市上和凌月等人竞价过的熊妖和蛇妖。

    还有那位冥市的灰袍老者以及红发的洪明月,另外是几张生面孔。

    “狼王,又何必在乎那小子,凌北溟不在,那个鸿蒙根本挡不住我们那么多人。”

    蛇妖开了口。

    她穿着暴露的紧身裙,一双微微上扬的眼里,满是欲念。

    她盯着薄情那张帅气的脸,不禁暗暗吞了口口水。

    “不要小看鸿蒙,他虽然会接受换届,但是依旧是个隐患。”

    薄情对鸿蒙的手段还是很了解的。

    这些年,妖盟之所以能有条不紊的发展,都亏了凌北溟和鸿蒙的双剑合璧,鸿蒙擅文,凌北溟擅武,两者又将凌天集团放在台面上,经营的风生水起。

    光是这一点,薄情是自愧不如的。

    “既是如此,就将他直接铲除了。”

    熊王粗声粗气道。

    一个大统领级别的妖,根本不足为患。

    “你们以为,你们有人可以对付得了鸿蒙?”

    这时,冥市的那位灰袍老者忽然开了口。

    “冥老,此话怎讲?”

    其余几名妖族大统领诧异道。

    “我派出了好几路人马准备对付鸿蒙,可惜,都被他发现了。这家伙,具有金隼族的戒备心,非常的警觉。”

    冥老不紧不慢道。

    “这种人,应该找其弱点。”

    洪明月忽然开了口。

    “姑娘,你有什么高见?”

    熊王早就留意到冥老带来的这位金发女郎了。

    以前只觉得蛇妖妖娆,可是和眼前这金发女郎一比,简直是大巫见小巫。

    这女子,长得风情万种,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神魂颠倒。

    “我打听到,那个鸿蒙有个旧情人,她如今是个狩妖人,就在市局里任职。”

    洪明月说着,拿出了一叠照片,丢在了吧台上。

    “抓住他的旧情人,不愁他不就范。”

    熊王一听,摩拳擦掌道。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看了眼那些照片,薄情桃花眼一扬,凉凉看了眼洪明月。

    今晚的这场聚会,是非常隐秘的。

    这个金发女人,是冥老带来的。

    出于尊敬,所以薄情一直没有询问。

    可对方随意开口,而且出这种阴损的计谋,让他很是不满。

    薄情是个喜形于色的人,一动怒,全部写在了脸上。

    “狼王,不要误会,这位姑娘并非是外人。她叫洪明月,是九尾狐族的人。”

    冥老见薄情动怒,连忙解释道。

    “原来是九尾狐族,这可是古族。”

    熊妖和其他几位大统领都纷纷示好。

    “没记错的话,九尾狐族是西南的妖族,什么时候,东南妖盟的事,轮到西南来的妖指手画脚了。”

    薄情冷笑。

    他最讨厌不懂礼貌的人。

    况且,他当初认识的九尾狐族,显然不是这样的行事风格。

    洪明月脸色尴尬。

    “可不是嘛,这里可轮不到西南来的妖插嘴。”

    蛇妖不无羡慕的瞪了眼洪明月。

    原来是个狐狸精,难怪那些男人的眼珠子都只差粘在她身上了。

    “狼王,明月并非这个意思。”

    冥老当起了和事老。

    “冥老,人是你带来的,不想被轰出去,就让她闭嘴。”

    薄情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那是自然,我们这帮人都是以狼王马首是瞻。”

    冥老笑眯眯道,一脸的和气生财。

    “鸿蒙不会答应换届,除非……凌北溟死了。”

    薄情勾勾唇。

    妖盟不可一日无主,如果凌北溟死了,东南妖盟就必须改选。

    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可凌北溟没死啊。”

    熊王等人不解。

    “去了亡灵海那种禁地,本就没人能活着回来。我说他死了,他就死了。”

    薄情眸光深沉。

    在场众妖先是一愣,冥老笑了笑。

    “狼王好计谋,那就这么办。”

    午夜前后,众妖商议妥当后,各自离开。

    一辆古旧的老爷车停在街角。

    洪明月和冥老坐上了车。

    “冥老,那个薄情实在是欺人太甚。”

    洪明月愤愤道。

    她自从离开九尾部落后,一路上遇到的大小妖,对她都是恭恭敬敬。

    唯独这个薄情,对她的魅力置之不理也就算了,居然还敢骂她。

    “明月,这里可不是你的族落,说话还是小心点的好。狼王,不是好惹的。”

    冥老警告道。

    “我看他也不过如此,要是他真的有实力,东南妖盟的盟主早就是他了。”

    洪明月很是不以为然。

    她早就打听过了,东南妖盟最强的就是凌北溟。

    就连他的妻子云笙,早年因为救女儿凌月的缘故,修为大损,如今也已经不成气候了。

    “那是因为他之前没有冥市的支持,与其他妖族有矛盾的缘故。”

    冥老以为,洪明月小瞧了狼王。

    狼王,可是从当年那一场狙击中存活下来的唯一的妖。

    而他当年,还只是个孩子。

    “那也是因为我们支持他的缘故。我以为,这个狼王桀骜不驯,未必能为我们所用。”

    洪明月对于薄情,并无好感。,

    哪怕对方成了东南盟主,也不可能听命于红月。

    “这一点,你倒是说对了,狼王,的确不是好操控的。”

    冥老阅人无数,对于狼王,也算是观察多年。

    这人,有实力,有野心,也有谋略,可身上长了傲骨,要他听命于红月,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就按照你之前说的,去抓鸿蒙的旧情人,我们做二手准备。”

    冥老脑海中,已经有了备用的计划。

    一旦狼王不愿意听命于红月,那他就必须选出新的东南大盟主。

    咕咚咕咚——

    茶水翻滚。

    小小的诊所里,凌月姐弟俩听鸿蒙将妖盟的情况解释清楚了。

    “这就是眼下妖盟的情况,我有理由相信,狼王已经联合了几大妖族,他们计划重新选盟主,这个盟主的候选人,应该就是狼王。如果是他的话,我也阻拦不了。”

    鸿蒙和薄情接触过几次。

    知道此人,有勇有谋,以前按兵不动,那是因为有凌北溟坐镇。

    “就凭他,比我爸差远了,鸿叔,你就不能再坚持一阵子,我爸很快就会回来。”

    凌光看看鸿蒙,鸿蒙苦笑。

    “其实你爸也做过最坏的打算,他说,如果妖盟有什么变故的话,就安排你们离开。好在,你们刚好也要去盐边,看样子,你们要尽快启程了。”

    鸿蒙说着,拿出了两张机票。

    按照校方的安排,叶凌月和凌光要去野外生存训练,下个月才能成行。

    可眼下妖盟和凌天集团的变化,让鸿蒙不将两人的离开提上日程。

    “我已经和华岳那边打过招呼,说你们需要提早去盐边,到了盐边后,你们就联络那里的妖盟冥盟主,他会照顾好你们,直到你们的同伴们的抵达。”

    “鸿叔,那你呢?”

    叶凌月看看机票,如果不是事态紧急,鸿蒙绝对不会这么安排。

    “我会随后离开,放心,我不会有事。相信,论起逃跑来,这世上,没有几个妖比我更加擅长。”

    鸿蒙笑道。

    姐弟俩一阵沉默。

    “都别考虑了,明天中午,你们就出发,我不能去机场送你们了,你们秘密走。”

    鸿蒙说罢,摆摆手。

    已经快午夜了,他给两人准备了两张银行卡,就让两人立刻回公寓。

    凌月和凌光回到公寓后,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辛霖。

    辛霖也赞同凌月等人离开。

    毕竟眼下妖盟也好,狩妖界也好都盯着姐弟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许更好。

    “还有一件事,我离开后,帝教官那边?”

    叶凌月迟疑了下。

    “你是担心猫的事?放心,我就说一早醒来,猫就不见了,反正帝教官一直以为它是只野猫。”

    辛霖倒是不觉得,帝教官真的会盯着一只猫不放。

    “你们也不用愁眉苦脸的,下个月,我就去盐边找你们。”

    辛霖安慰着好友。

    这一夜,公寓里的三人都没有睡好。

    到了十点左右,叶凌月和凌光简单收拾后,就准备叫车离开公寓。

    “不好了,出大事了。”

    辛霖正刷着新闻,忽的手中的手机落地。

    “凌天集团总裁凌北溟涉嫌跨国走私,在走私途中,被国际刑警击毙,尸体曝光,凌天集团股市强烈震荡。”

    在新闻的内页,还配有凌北溟被击毙的现场照片。

    “这不可能,爸他不可能……”

    凌光看着新闻,很是难以接受。

    “国媒已经发布了。我向我小叔确定下。”

    辛霖连忙联络风息。

    “不用联系了。”

    叶凌月看着照片上凌北溟的尸体。

    “那不是我爸。”

    “姐,你确定了?”

    凌光半信半疑道。

    “绝对不是。虽然很像,可绝对不是爸,这新闻是假新闻,别说寻常的枪支,就是‘妖杀’级别的枪,也不可能打穿麒麟的皮肤。”

    叶凌月这么一说,凌光猛地一拍脑门。

    “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什么国际刑警,根本不可能伤到老爸。”

    凌光松了口气,脸上又有了笑意。

    “是哪个混蛋,居然发这种假新闻。我要告这几家媒体,居然发这种新闻稿。”

    “你还不明白,这人发假新闻的用意不过有两个,一个是故意制造爸的死讯,让妖盟直接换届选举,另一方面,他也是为了引出爸。”

    至于那个人,不用说,叶凌月也知道是谁了。

    “我这就叫车,我们得赶飞机。”

    “凌光,你先去机场。”

    叶凌月想了想,忽然道。

    “姐,我们不是要一起离开?”

    凌光纳闷道。

    “我们不能留鸿叔一个人在这里。”

    叶凌月犹记得,鸿蒙昨晚的模样。

    虽然他极力掩饰,可他很是疲惫。

    凌天集团的事,已经让他精疲力尽了,如今妖盟群龙无首,那些人一定会趁机逼宫鸿蒙。

    “你哦先去盐边,想法子联络上阿日。没猜错的话,他一定是去找兰苍报仇去了,你必须找冥盟主一起帮他。”

    叶凌月一直放心不下凌日。

    刚觉醒的凌日,未必是兰苍的对手。

    “可是……”

    凌光还想说什么。

    “时间来不及了。辛霖,你穿上阿光的衣服,你和我一起出去,吸引警方的注意力。”

    叶凌月说着,冲着辛霖点点头。

    辛霖想了想,很快换好了衣服。

    凌光见拗不过叶凌月,只能按照叶凌月的计划行事。

    两人找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

    按照两人的意思,出租车在市了反复兜着圈。

    直到凌光安全登上了飞机,叶凌月才松了口气。

    “凌月,后面的人跟得很紧,我们该怎么办?”

    辛霖坐在副驾驶座上,一直留意着后视镜。

    “司机,麻烦去一趟狼烟酒吧。”

    叶凌月却是一脸的镇定自若。

    狼烟酒吧内,已经戒烟多年的鸿蒙此时却有种抽烟的冲动。

    “几位,这新闻还未证实,很可能是假新闻。

    鸿蒙脸色难看。

    他的对面,站着几位妖族大统领。

    冥市的冥老以及狼王薄情。

    中午,他不及询问凌月姐弟俩是否上了飞机,就被请了过来。

    他早就看到了这条荒谬的新闻。

    不用说,这一定是薄情等人炮制的。

    “那你就联系上凌北溟,只要联系上他,选举的事等到12月也无妨。”

    薄情手中,夹着一根滤嘴烟,他弹了弹烟灰,眼底的神情有些冷。

    “盟主不在国内,暂时无法联系。可我敢用我的人头保证,他还活着。”

    鸿蒙解释道。

    “联系不上,那就改选,这里的几位,都是最有资格参加新的一届盟主选举的人选。当然,你也可以提名一人,毕竟你也是东南妖盟的老人了。”

    冥老笑眯眯道。

    “冥老,你这是在逼我。”

    鸿蒙语气不善。

    “逼你又如何,实话告诉你,鸿蒙,今天你不答应改选,你别想离开狼烟。”

    其他几位妖族大统领也威胁道。

    “你们以为,凭你们,真的可以拦住我?”

    鸿蒙冷声道。

    “我们也许不行,但是有一个人,一定可以。”

    冥老却是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