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9章 代父出征

    冥老的声音森冷,他那张苍老的脸上,露出了老谋深算的笑。

    “冥老,你什么意思?”

    鸿蒙的眼皮子一阵疾跳。

    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洪明月走了进来。

    她红艳艳的唇,得意的上扬着。

    “市局的何主任,你认识吧?”

    她取出手机,接通了一个视频。

    “你们是什么人?”

    何玉手手脚被捆着,她的面上,满是怒色。

    这些人,居然敢混入市局。

    也是她疏忽大意才会中招。

    “玉手?”

    鸿蒙的声音变了。

    何玉手看到了手机里的鸿蒙,脸色也变了变。

    “放了她。”

    鸿蒙压抑着胸膛里的怒火。

    洪明月已经挂断了电话。

    “怎么回事?”

    薄情动容,他有些不满的看向冥老和洪明月。

    这些人居然瞒着他擅自行动。

    “我们不过是两手准备罢了。你们也看到了,鸿蒙冥顽不灵。”

    冥老摆摆手,示意两边不要吵闹。

    “立刻放了玉手,否则别怪我翻脸。”

    鸿蒙脸色铁青。

    他做好了一切准备,甚至让凌月姐弟俩也提早离开了,为的就是担心这些妖族乱来。

    对于薄情,他还算是有把握,毕竟薄情行事,虽然毒辣,却一向光明磊落。

    他只是没想到,冥市这一次,会闹这么一出。

    尤其是那个金发女人,她来历不明,最近才刚到东南市,妖盟都还没有她的资料。

    “事到如今,你还嘴硬,那个女人可是人族,经不起多少折腾,她那张脸虽然挺丑的,可听说身段很是诱人。鸿蒙,你总不想,看到自己的前女友被糟蹋吧?”

    洪明月面对鸿蒙的怒视,没有露出半点避讳,反而咯咯笑了起来。

    她就喜欢看到人被逼到了绝路的模样。

    砰——

    鸿蒙怒起,他一掌落下,把台上多了几个爪痕,下一刻,他一声唳鸣,化身为金隼。

    “鸿蒙,先冷静下。”

    一道白影冲出,拦住了就要厮杀洪明月的金隼。

    “薄情,让开。”

    鸿蒙怒极。

    “答应改选,我承诺,她不会有事。”

    薄情压低声音道。

    “你应该知道,那帮人,与我不同。老弱妇孺在他们眼中,连蝼蚁都不如。”

    冥市自从这位冥老出现后,就转变了风向。

    之前,他们一直很低调,只是隐匿在东南市。

    可如今,冥市和其他妖族都是蠢蠢欲动。

    他们不甘心像是过街老鼠那样蛰伏在黑暗中,他们想要控制住人族,将东南市乃至东南地区都沦为妖的领地。

    这显然与当初凌北溟和鸿蒙的宗旨背道而驰。

    鸿蒙与狼王对持着。

    鸿蒙心中担心着何玉手的安危,可内心却是无比煎熬。

    因为他知道,一旦他答应了,那妖盟从今往后就彻底与以前的妖盟决裂了。

    “鸿叔,答应他。”

    就在鸿蒙迟疑不决时,就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众妖警惕,腾的站了起来。

    他们目光一致,齐齐看向酒吧的入口。

    虽是白天,可狼烟酒吧里的光线依旧很昏暗。

    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她齐耳短发,皮肤白皙,红润的唇无需任何妆点,泛着健康的桃红色。

    薄情挑挑眉。

    凌北溟的女儿。

    “凌月!”

    看到凌月骤然出现在酒吧,鸿蒙很是吃惊。

    她不是应该和凌光在前往盐边的飞机上了?

    “她又是谁?一个黄毛丫头也敢贸然闯进来,狼王,你这酒吧的安全性也太差了吧。”

    蛇妖抱怨道。

    “是人,她身上没有妖气,这细皮嫩肉的,让人不禁胃口大开。”

    熊王吞了吞口水。

    “洪明月,久违了。他们不认识我,你应该认识我吧?”

    叶凌月却不理会这些人觊觎的目光,她一眼就注意到了酒吧里,还有个不速之客。

    金发的洪明月,站在冥市的那名老者身旁。

    她看到叶凌月时,眼眸里,也是情绪复杂。

    两人小时候,就是死对头,因为云笙的缘故,洪明月和她娘亲一直在九尾狐族中排挤凌月母女俩。

    甚至于,在她们第一次狐丹能出体时,她就抢了凌月的狐丹。

    本以为,没有了狐丹凌月必定早夭,没想到,云笙也是有通天的能耐,居然让她活了下来。

    这些年,虽然和凌月天各一方,可洪明月也听说了,凌月没了狐丹后,就一直没能再度觉醒。

    一个连化形都不会的妖,和废物没什么两样了。

    “这不是凌月姐姐嘛,我当然记得你。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身为妖,却连一点妖力都没有,亏你还是九尾狐族的贵女呢。”

    洪明月掩嘴轻笑。

    “原来又是一只骚狐狸。”

    一旁的蛇妖一听,对方连妖力都没有,嗤之以鼻。

    “凌月,你先离开,这里万事有我。”

    鸿蒙已经化为本体,落在叶凌月的身旁,护住叶凌月。

    “鸿叔,我爸不在,我是家中的长女,凌家又只有我一个人在东南市,我来这里,是代表我爸的。”

    面对冷嘲热讽,叶凌月却是嫣然一笑。

    “凌月?这话可不能乱开玩笑。”

    鸿蒙面色一正。

    他也知道,凌月可能是担心他一人势单力薄。

    “鸿叔,你忘了,我爸离开时也说过,如果凌家发生了什么事,可以由我来做主。”

    凌月提醒道。

    鸿蒙哑然,凌北溟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

    只是这个代表,可不是妖盟的事。

    “就凭你,也配代替凌盟主,你以为妖盟是小孩子过家家。”

    冥老蹙眉,对于叶凌月的忽然出现,很是不以为然。

    他是所有人中的最长者,如果东南妖盟换届,他无疑是最权威的人选。

    在场众妖中,除了薄情,冥老也的确不把其他人看在眼中。

    “冥老说的不错,凌北溟也太不把妖盟当回事了。”

    其他人妖族大统领们也纷纷附和道。

    洪明月在旁看着,也是心底冷笑。

    还以为,凌月长大后有所长进,没想到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没脑子。

    做事冲动,贸贸然就冲出来。

    以前有云笙帮她,如今云笙也不在了。

    她倒是要看看,今天凌月要怎么收场。

    “静一静。”

    这时,薄情却是抬了抬手。

    其他妖族都安静了下来。

    “凌北溟让你来的?”

    薄情桃花眼微微上扬,带着几分讥讽的意味。

    “不错,我爸离开前,让我全权处理。”

    叶凌月镇定道。

    一旁的鸿蒙却是急得够呛。

    “好一个全权处理,那你可知道,东南妖盟如今遇到了大麻烦?”

    薄情不像是其他人,对叶凌月恶言相向,而是反问道。

    “狼王,你和她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把她轰出去。”

    其他妖族都不耐烦道。

    一个小丫头片纸,懂得什么,不添乱就不错了。

    “狩妖界最近在开展行动,已经由不少大妖级别的妖下落不明。他们生死成谜,另外,因为前阵子神仙水的影响,狩妖界开始怀疑妖盟的存在,在全省范围内严打。妖族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

    叶凌月说道。

    薄情微微颔首。

    她知道的倒是不少。

    “所以,凌北溟以为,凭你,可以解决这些麻烦?”

    薄情似笑非笑,睨了眼叶凌月。

    “凭我,也许解决不了。可是凭你们,也解决不了。或者说,你,并不愿意去惹这些麻烦。”

    叶凌月直视着薄情。

    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叶凌月发现,虽然周围的人对于三十三天九十九地的记忆已经不复存在,可是他们的性格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譬如凌北溟,譬如阿光阿日,就连洪明月奚玖夜也是如此。

    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叶凌月对以前的薄情的认识,他生性不羁,最讨厌的就是束缚。

    他讨厌凌北溟是一回事,可是要成为妖盟盟主,带领妖盟反击狩妖界,又是另外一回事。

    薄情挑眉。

    叶凌月的话,却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了。

    他还真,有些怕麻烦呢。

    尤其是,在鸿蒙告诉他,妖盟的盟主需要处理那么多的事务。

    所以他改变了主意。

    他原本是打算,扶持冥老上位,自己隐身幕后。

    他要做的,只是利用妖盟,对付狩妖界。

    至于盟主不盟主,他并不在意。

    “狼王,无需和她多言。妖盟之事,我们几大统领会协商好,至于她……一个连妖力都没有的伪妖…”

    冥老不屑道。

    “我是没有妖力,可我有把握,你们几个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叶凌月“语出惊人。”

    “放肆!”

    冥老大怒。

    一旁的洪明月忙安抚道。

    “冥老,您无需动怒,她从小就是这样狂妄自大的性子,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洪明月心中幸灾乐祸。

    在场的几位妖族大统领,可都是暴躁之辈。

    凌月这分明是在自寻死路。

    “凌月,不要再胡闹,你先离开。”

    鸿蒙也是急得团团转。

    玉手的安危还没解决,凌月要在这里横插一脚,他已经是无力应付了。

    可哪知凌月不听劝说,依旧是我行我素。

    “几位,你们若是不信,大可以与我比划比划。你们出招,我接着,若是我接不住,我代表我父亲凌北溟,承认妖盟换届一事,且凌家退出妖盟盟主的竞争。”

    “凌月,不可!”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反应各异。

    鸿蒙吓了个够呛。

    叶凌月居然要和这几位妖族大能对招。

    这几人,都是妖盟的长老级别的存在,本身实力,都是仅次于妖王的妖族大统领。

    至于狼王和冥老,更是个中翘楚。

    这两妖,已经好些年没有在妖前出手,其实力,很可能已经是堪比妖王的存在了。

    而凌月,才刚觉醒没多久。

    没记错的话,因为她是九尾狐的血统,凌北溟这麒麟妖王也不好直接传授她妖术,所以迄今为止,叶凌月连妖术都还不会。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和几位对手?

    “鸿叔,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叶凌月不急不忙,反倒是反过来安慰鸿蒙。

    在场众妖,面色各异,可并没有人站出来。

    见众妖还是有所避讳,叶凌月再说道。

    “放心,你们若是怕我父亲回来找你们报仇,我可以和你们立下字据,今日对招,无论输赢伤亡如何,他都不会找你们算账。”

    叶凌月说罢,就拿出了随身带来的纸币,写下了字据。

    “正是狂妄至极,既然她自寻死路,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蛇妖早已是蠢蠢欲动。

    她第一上前,按了血手印。

    “一招定输赢,放心,我会悠着点,免得真把你给打死了。”

    蛇妖眼底,闪着妖光。

    蛇妖手腕一振,一掌平扫而出,却是冲着叶凌月的肩膀拍去。

    这一掌,看似轻轻松松,可实则上,却是非同小可。

    蛇妖一族,走的乃是阴柔路数。

    这招式越是稀疏平常,反倒越是暗藏杀机。

    这一掌逼近叶凌月,叶凌月顿觉周身风声猎猎,皮肤都一阵生疼。

    眼看掌风已近,叶凌月这次抬起右掌。

    却听得一声脆击,一双纤细的掌碰触在一起。

    蛇妖面色一喜,那小丫头的手掌软绵无力,别说妖力,就是气力都很弱。

    自己这一绵鬼掌下去,对方必定是浑身骨头寸断,活活痛死。

    可掌力所及之处,两人身躯不动。

    蛇妖没见对方浑身骨断,反倒是感觉自己一掌落下的妖力,一瞬间就消失了。

    消失了,是真的消失了!

    “蛇前辈,承让了。”

    不等蛇妖回过神来,叶凌月已经撤掌,冲着蛇妖拱拱手,谦恭有礼。

    蛇妖脸色难看。

    “怎么搞的,你不会是因为她是凌北溟的女儿,就故意放水吧?”

    熊妖在旁,不满道。

    “谁放水……我看对方就一个小姑娘,何必与她斤斤计较。”

    蛇妖本想辩解,自己使出了六成力。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使出六成力居然连一个小丫头都收拾不了,岂不是很丢脸。

    “切,还是看老熊我的。”

    熊妖信以为真,他早就不服凌北溟了,对方不在,能教训他的女儿也很解气。

    那一边,鸿蒙看叶凌月和蛇妖对了一掌,很是紧张。

    “还真没事?”

    鸿蒙替叶凌月检查了一番,发现叶凌月连气息都没乱,不禁纳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