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病愈

    石妈妈道:“我瞧五姑娘是饿坏了。”

    “就算是饿了,也得有个样子,女先生教的仪容举止是不是都忘了?”

    沈容吐了一下舌头,扮着鬼脸,现在是几岁大的身体,想做什么都成。

    沈宛道:“奶娘还说她懂事,我便说她的懂事只管一阵儿,瞧瞧她那吐舌挤眼的样子,着实不像话,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沈容忙低头吃粥,这个姐姐什么都管,她行事不好,要管;她动作粗鲁,还是要管……不过,穿越前的她原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第一次被人这么管着,她竟有一种幸福的滋味,可想到前世沈宛的结局还是悲从中来,她是穿越而来的沈容,不是前世那个糊涂沈容,她不会让沈宛伤心的。

    “大姑娘!大姑娘……”小环一阵急切的呼声,拾阶而上站立门口,甜美一笑,道:“大姑娘,道长来取石枕了。”

    沈宛搁下碗,用帕子优雅地拭了一下嘴,目光落在沈容身后的石枕上。

    沈容一扭头,这才发现自己身后有一只汉白玉的石枕,质地寻常,但难得的是式样很圆润漂亮,上面刻着淡淡的纹饰:有花木、有飞鸟、云彩楼阁。凝眸时,上面依稀有古怪的文字翻腾,像一串串符箓,细瞧间又没有唯有若有若无的花鸟图纹。

    沈容将碗递给石妈妈,用手抱着石枕,脑海中掠过一个老者的声音:“假作真时真亦假,黄粱一梦以为假,须知前世本此生。”

    前世沈容在陈留大病,可没有道长送石枕。

    *

    原来,那日沈宛静坐病榻前,一脸忧容地凝望着昏睡中的沈容心急如焚,而客栈外,传来一阵吵嚷声。[记忆回放]

    “臭道士,想在这儿白吃?你当我们客栈是你能白吃的地儿。”

    “你不是瞧见了,偷儿把我的钱袋子给偷了。”

    “你说是在我们店里失窃的,我还说你是没钱来吃白食。”

    沈宛被吵得不厌其烦,疲惫、烦燥、担忧袭卷心头,她只想安安静静的照顾沈容,郎中说,若是沈容的烧症三日内不消,要么他日成个痴傻孩,要么再无回天之力。她已经守了一天两夜了,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逾来逾强。这是她最后守护的人,这几年要不是因为沈容,她怕是坚持不到现在。

    她蓦然出了客房,楼下大厅里店小二与一个衣衫破褴的瘦道士正在争论,声音很大,仿佛谁的嗓门大谁便占了理,一侧看似沉默不语的掌柜正与大厨打手势,让他去请打手。

    若是再打上一场,怕是更乱了,沈宛问道:“店家,他欠了多少饭钱?”

    店小二见是官家千金,原本如斗鸡的模样立时软和了下来换成了笑模样,恭敬地答道:“回沈姑娘,欠了一两又三百二十一纹钱。”

    沈宛往那桌上扫了一眼,一个出家修行的道士,好大的胃口仅叫了一桌的菜,一只卤鸡、一坛二斤的烧酒,还有二斤卤牛肉,又有一大盘的馒头,另又有几样下酒菜。

    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守着妹妹,说不准,这就是她最后能陪妹妹的几日了。

    沈宛道:“记在我账上!”

    店小二凝了一下。

    瘦道士笑道:“贫道可不是爱贪便宜的人,下山之时,真带有银钱……”

    沈宛面露厌烦,表情虽只一刹可还是清晰地落在瘦道士的眼里。

    瘦道士不停重复着:“我真有银钱,被偷儿给偷了!”似在解释,这姑娘生得不错,性子也不错,心地也算良善。

    店小二道:“臭道士,看看你这身衣衫,比外头的乞丐还臭,说你有钱谁信?今儿算你运气好,得遇贵人替你结账。”

    - - - 题外话 - - -

    新文开张,敬请收藏支持哦!!希望亲们能喜欢这文。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