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番外 苏天寒之寒梅着花未(57)

    苏天寒与许美君正从卫所返回清州城,恰好遇上了山匪抢劫,自然不会放过。

    许美君立刻对侍卫道:“留下四个保护侯爷,其余的跟我来!”

    说罢,抽出腰间的宝剑,策马冲过去。

    莫氏正心生绝望,忽然看天降奇兵,心情激动无比,正要大喊,忽然发现为首的女将竟然是许美君,她一下停住了动作,怔怔望着。

    这时她第一次看见许美君挥剑与人拼杀,那舞动的长剑犹如猛虎下山,气势如虹,那无畏的沉静的神色,面对强悍的歹徒不慌不忙,剑起剑落,已有歹徒被剑刺中,负伤而逃。

    这样的美君,宛如神女,让莫氏几乎不敢直视。

    “夫人,是二小姐,她真厉害啊……”嬷嬷在一旁搀扶着莫氏,由衷地赞叹。

    莫氏没有说话,目光只追随着美君那行云流水般的招式。记得很久之前,美君请求她看看自己习武,看看自己长进了多少,却被她立刻拒绝,她从来没有看过美君习武,从来也不关心她因为习武受了多少伤,吃了多少苦。偶尔听嬷嬷说美君又如何受伤,她不过撇嘴而已。

    这个女儿是她讨厌的,是她的灾星,可今日这个灾星却救了她,用她轻蔑的武夫之举救了她。

    莫氏神游间,许美君与其他侍卫已经将匪徒杀退了。

    许美君其实在往过冲的时候,就看见了莫氏。现在打退了敌人,她便来到莫氏跟前,神色依然平静道:“母亲上车吧,我叫侍卫们护送你。”

    她在外人面前忍住情绪,依然恭敬的叫她母亲,不管等待她的是轻蔑还是无视,她作为晚辈,该做的都会做。

    这回莫氏没有轻蔑,也没有无视,她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许美君福身施礼,转身对跟着自己的侍卫道:“你们护送我母亲前往,到了地方,你们再返回来。”

    这时苏天寒也过来,对莫氏抱拳道:“是许夫人,这是要往何处去?”

    “我家夫人回莫家省亲。”嬷嬷看莫氏看见苏天寒有一丝尴尬,忙解释道。

    苏天寒俊美的容颜,带出一个淡淡的笑,转头看了一眼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许美君,又转过头来,对着莫氏轻声道:“夫人一直认为美君是灾星,今日若是我们不是恰好路过,不知夫人此时会怎样?--你应该不会将许将军的决定都归咎在美君身上吧?若是如此,您可真的无药可救了……”

    说完,苏天寒轻蔑地笑了笑,扫了莫氏一眼,转身对剩下的四个侍卫道:“你们也随着去护送吧。”

    许美君直到莫氏上车,也没有回头,只在自己马前安静地抚着马鬃,等苏天寒过来,她才沉默上马,转头朝莫氏方向看了一眼。

    此时莫氏已经上了马车。

    苏天寒看得出美君强忍着难受,同沉默慢慢化解着,他柔声道:“美君,你做的很好,是一个出色的女儿,上天都看得见。”

    是啊,上天看得见,只有自己的父母看不见。

    许美君苦笑一下,抬眸斜睨苏天寒一眼,勾起一个淡淡的笑,“不管何事,我尽力了,就不会勉强--即使她是我的母亲,我也不会痛哭流涕跪倒在她面前,请求她认我这个女儿。该做的我都做了,问心无愧。”

    苏天寒虽然听她说的是她与莫氏,但开始那句话似乎有所指,便跟着淡淡笑笑:“上天不负……”

    许美君眸光深深,忽然问道:“苏哥哥,你好像还欠我一个要求对不对?”

    “嗯,你说吧,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不是忤逆作乱,我应该可以做到。”苏天寒含笑与许美君一面并肩策马前行,一面掷地有声的答应道。

    “那等你大婚之日,可不可以陪我去赏花?”许美君忽然冒出这句话,黑亮的双眸盯着苏天寒,略带戏谑地眨眨眼。

    苏天寒一顿,似乎没有料到她会问这一句,迟疑了一下正要说话,却倍许美君打断。

    “莫要害怕,我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事情呢?洞房花烛夜可是人生四大喜事,我怎么会去破坏呢?开个玩笑罢了……”许美君说着话,给了身下坐骑一个暗示,随即速度加快,超过了苏天寒,留下一串呵呵的笑声。

    苏天寒俊脸红了红,喃喃道:“这又何防,以为我做不到么?只要你说,我就去做……”

    说完,打马跟了上去。

    -

    接下来的十多日,苏天寒与许美君每日都在军营进行认真的筛选,最后得到了五百最优秀的士兵。

    士兵选出后,清州的任务就结束了。要离开时,许美君还是回许府拜见了父亲,告诉他自己即将离开清州,去往别处。

    许国柱很不舍,但他知道女儿已经长大,她有她的事情。

    “你娘昨日我接回来了,她想见见你……”许国柱一面说着,一面察看许美君的反应,眼底挡不住有殷殷的期盼。

    许美君嘴角抿了抿。

    一旁的苏天寒轻声道:“叔母必定有话想要嘱咐你,美君……”

    他知道许美君在迟疑,这么多年被冷落,被无视,被轻蔑,她的心只怕已经冰封了。但是,他知道美君还是内心希望母爱,哪怕很少,总比没有强,不是么?

    许美君还是点点头,表示可以见莫氏。

    许国柱忙示意丫鬟去叫莫氏。他满是欣慰的看着许美君,缓缓道,“你比为夫要要有出息了,君儿,你如今这么年轻就官居三品,真是难得……”

    “多谢父亲的栽培,没有父亲对女儿的严格要求,只怕也没有今日的女儿。”许美君没有一点欣喜,她说的也是真话,顿了顿,她又看了苏天寒一眼,对许国柱道,“我之所以做了信阳府的指挥使,也是苏哥哥举荐的……”

    许国柱忙对苏天寒表示感谢。

    “叔父客气了,是美君有这个能力,并且得到了皇上的看重,晚辈力没有出多少力……”苏天寒谦虚地作揖解释。

    “与我能力相仿的不知一个,若不是你的举荐,皇上第一首选也不第一定是我呢……”许美君带着一抹娇嗔,瞥了苏天寒一眼,心里的暖意有增无减。

    正说话时,后面屏风有响动,随即莫氏出现了。

    “君儿……”莫氏第一次用了这样的称呼来唤许美君,她显得有些不自然,但眼底在没有了往日的轻蔑,而是多了一层水雾,“娘亲对不起你……”

    许国柱与苏天寒互看一眼,很默契地进了西间的书房。只剩了莫氏与许美君。

    许美君的泪不由就落了下来,她微微低了头,没有说话。

    莫氏走到许美君跟前,轻轻拉起了美君的手,看着那带着薄茧的手心,看着那因为习武偶尔留下的疤痕,莫氏的眼睛湿润了。

    许美君对此时的莫氏似乎有一些不习惯,见惯了对方的冷言冷语,见惯了对方对她的轻蔑,今日的莫氏让她感觉有些陌生。

    “是娘亲错了,这么多年一直活在痛恨当中,这段日子为娘一直在反省,自从你救了娘那日开始,娘就知道自己错了,错了这么多年,你与你父亲一直容忍我,迁就我,是我不知道珍惜,一直独断专行……”莫氏泣不成声,泪珠子一滴一滴落下来。

    许美君沉默着,但泪如雨下,最后她终于拉住莫氏的手放声大哭,就像受了大委屈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一般。

    西间里的苏天寒听到许美君终于放声大哭,再没有隐忍,他的心也跟着疼起来,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感觉疼痛--这样一个好女子,这么多年忍受这样的遭遇,真的让人怜惜。

    许国柱紧紧抿着嘴唇,似乎在尽力忍着自己的情绪,直到美君的哭声小了,他才缓缓吐口气,看向苏天寒,低声道:“以后,我再不能叫美君受苦了--可怜她从小就一直吃着苦,没有过几天名门小姐的惬意生活,之前我都觉得是理所当然,谁叫她是将门之女呢?现在我明白过来了,美君她受了太多苦,还将自己的婚姻让给了美华,这样深明大义的好女儿去哪里找?……”

    苏天寒看许国柱幡然醒悟,心里替美君高兴,这一家子如果关系破冰,对美君是好的,她的心结也会打开了--心里的伤害虽然还在,但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化。

    看许国柱出去,苏天寒没有跟随,他知道这一家人需要好好说说话,他转身出来,告诉丫鬟道:“告诉你家二小姐,就说我先去指挥使家,今日她就呆在许府吧,我们明日出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