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千三百八十六章 三王爷下落

    心澈坐在费少卿的坟边,手摸着墓碑:“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笨呢?为什么不能跟我说实话?为什么要让我一个人在这世上悲伤?为什么不让我走?……”

    蒋东升拉着心静的手紧了紧,以前总是觉得年轻,日子还长,可是忽然看着费少卿离世,他心里成熟了很多,也更明白要珍惜时光。

    心静也回握着蒋东升的手。

    两人因为老人去世,所以婚事推后,但是两人现在都希望快点完婚了。

    玄妙儿和花继业进了关着萧岩木的帐篷,萧岩木被绑在了椅子上,因为吃了药,此时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见到玄妙儿和花继业进来,萧岩木很激动:“你们抓了我也没用,你以为我们就费少卿一个细作么?我告诉你,你们周围还有我们的人。”

    花继业不确定萧岩木的话是真是假,但是现在不可能顺着他的思路走:“萧岩木,现在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想活命,那就说点能救你命的话,再说这些废话,我没必要留你。”

    萧岩木看着花继业:“你?花继业,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越来越觉得你不是花继业了?”

    花继业笑了:“我是谁重要么?你现在该考虑的是你还能不能活下去。”

    “我要见千醉公子,我不跟你们说。”萧岩木也不傻,知道想活命必须吐露些东西,但是别人他不敢相信,他要千醉公子亲口保证。

    玄妙儿看着萧岩木:“你现在还有谈条件的资本么?”

    萧岩木对玄妙儿也更多是好奇:“我知道你在千醉公子面前说话有分量,但是这次我一定要见到千醉公子,否则我什么都不会说。”

    花继业点点头:“你不说也无所谓,反正三王爷的具体位置我们也清楚,那你就没必要活着了。”说完,对着玄妙儿道:“咱们出去吧,萧岩木不留了。”

    “也好,反正没什么价值,带着还是累赘。”说完,玄妙儿和花继业牵着手就要出帐篷了。

    萧岩木现在当然是想要活命了,他赶紧喊着道:“你们别走,你们答应给我一条生路,我就告诉你们我父王的藏身秘密,你们一定能抓到他,否则,你们就算是找到他,也抓不住他。”

    玄妙儿听到这句,停下脚步:“好,你说。”

    “你们要先发誓放了我。”萧岩木现在不管别的,就想保住性命。

    花继业道:“我跟你需要这些么?”

    萧岩木本来还以为能威胁到这对夫妻,可是他们完全的没有被自己牵制,甚至现在自己不说,小命就要没了。

    他为了活命,不得不说了:“我父王跟身边的管家相互易容了,所以你抓住管家才是真的抓住了他。”

    玄妙儿睁大了眼睛,对着花继业撇撇嘴:“三王爷果然老奸巨猾。”

    花继业笑了,敲了一下玄妙儿的头:“要是都跟你一样,那不就天下太平了?”

    萧岩木急的道:“我已经说这些了,你们什么时候放了我?”

    花继业看着萧岩木道:“你放心,我们还真的没那么粮食养废物,但是抓到三王爷之前不能让你走了,要不然你再去报信,三王爷再易容成别人,我们不是又要费力气?并且,我不抓到人,怎么确定你说的真假?”

    萧岩木很紧张的看着花继业:“可是,你们的人对我有仇,如果她要杀了我怎么办?”

    玄妙儿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的人自然有我的人的规矩,不过你要说实话,费少卿到底为什么这么死心塌地的帮你?”

    萧岩木此时已经不得不说了,因为他相信玄妙儿是个守信用的人,至少自己说了,她答应了,那就一定能保住命。

    所以他道:“他的家人,真正的家人在我手里,所以他不敢不听我的话。”

    玄妙儿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怪不得,费少卿的家人在哪?”

    “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们确定能放过我吗?”萧岩木现在越来越不安,因为这两人说话太能掏别人心思了。

    玄妙儿看着萧岩木:“如果费少卿的家人有点意外,那你才是真的没活路了,赶紧说。”

    萧岩木现在是只能求一条活路,把关押费少卿家人的地方告诉了玄妙儿。

    得到这些信息之后,玄妙儿玩心大起,看着萧岩木道:“该说的你都说了,你说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杀了你了?”

    萧岩木吓得差点尿裤子:“花夫人,不带这样的,你不能出尔反尔。”

    玄妙儿笑着道:“反正我是女人,也不是君子,我怕什么?”

    萧岩木吓得脸色发青,求着玄妙儿道:“花夫人,求求你,给我一条生路,只要不让我死,我什么都同意。”

    玄妙儿摇摇头:“你这样的人活着真的浪费空气,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做到,但是我放了你之后,如果心澈再去追杀你,那可跟我没关系了。”

    萧岩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知道自己能不能逃离心澈的手心还是个问题,但是至少现在不用死在这,还有希望的。

    花继业看着松了口气的萧岩木:“你离开这还真的没现在安全,现在你在这保证不能死,但是离开了,别忘了,你的父亲也不会放过你,如果他逃出去了,或者他的党羽再来找你呢?”

    说完,他牵着玄妙儿的手离开了这个帐篷。

    玄妙儿离开门之前说了句:“多行不义必自毙。”然后跟着花继业出去了。

    出去之后,玄妙儿看着天空的白云:“多好的天气,看来一切都要结束了。”

    花继业也看向了天空,晴朗的天空让人心情愉悦:“我们很快就可以游山玩水,没有负担了。”

    晚上,玄妙儿和心静说要陪着心澈一起睡,不过心澈还是说要一个人静静,玄妙儿也没勉强,因为每个人调整心情的方式不同,心澈喜欢安静,那就给她空间。

    月亮升上了柳梢头,玄妙儿不放心,进了心澈所在的帐篷里,她一个人抱着费少卿的琴,默默的坐着,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