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四千三百八十八章 慢慢的平静

    此时花衍生家里的变化就比较大了。

    大伯花县中现在没了官职,整个人都很萎靡,也不喜欢出去,他们院子里还有个花继峰也不喜欢出去,这个院子里都显得有些让人压抑。

    话沫如现在倒是比以前好了,因为她看的太透了,所以只求能以后嫁个差不多的好人,不要太多的争斗,简单点的家庭,穷点都无所谓。

    三叔花县里的书局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现在很稳定,三婶丁氏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对花继源视如己出,家里很和谐。

    而五叔花县高的生意也是非常好,在京城已经是首屈一指的玉器行了。

    并且听五叔的意思,好像云家公子对花沫竹有几分意思,只是现在花家有重孝,所以不能说什么。

    这个可是玄妙儿都没想到的,不过要是花沫竹能嫁给云天见,那也算是门好亲事,当然,现在还没一定,就是有这意思。

    六叔那边也送信来,那边挺好的,他们不能过来,但是也听说了花继业的事情,所以也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见见这个侄子。

    花继业也亲手给六叔回了信,希望有机会六叔能来京城之类的。

    当然,花家的那么肮脏的事情,随着花老夫人的去世也都算是带到了土里,虽然花继业对祖父华衍生也是有一定的怀疑,但是很多事情已经无从考证了,反正花继业跟华衍生还是一直保持着距离。

    十二王妃胡婉荷那边情况不错,因为怀孕的事情传出来了,所以干脆胡老太君直接住到了十二王爷府去了,这十二王府谁敢动胡婉荷?

    玄妙儿听到此事也是感慨,有个强大的娘家做后盾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八王爷和八王妃一起来谢过了玄妙儿和花继业,他们帮着在皇上面前说话,是等于救了八王爷一家。

    现在阮太妃为了保护八王爷,自己封禁了自己,当然宫里也会派人守着阮太妃的院子,以后她不会再有什么了。

    看着这些人和事慢慢的平静,玄妙儿也很欣慰,她最近心情大好,因为只要滨海国受不住压力,再来求凤南国,那么他们就得拿出能让凤南国愿意帮他们的底牌,这个底牌九成就是三王爷的事,所以到时候三王爷插翅难飞。

    当然,现在的三王爷因为没有皇命回来,也是犯了罪,只是罪名不够大,但是也够一直囚禁他了。

    三王爷现在的想法是要先保住命,这样才能再想对策,他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处境都么可怕,因为他现在在大理室,而不是在千府地牢,他以为还有生机,殊不知,只是现在花继业和玄妙儿在等最后能让他永不翻身的罪证。

    日子过得很快,半个月后,不仅仅是滨海国传来了消息,赫连英茶也再次来了,这次来就带着税银和贡品。

    他来的态度很明确,就是求助凤南国帮忙,并且签了文书,以后给凤南国的税收增加两成。

    皇上本来也没想收了滨海国,毕竟滨海国距离较远,又是沿海地方,统一对百姓没太大的好处,能保证他们每年固定的税收其实最好的,而他们也可以把这边的种植技术传过去。

    但是也不能就这么了事了,自然是要滨海国能给凤南国一个让凤南国过消气的理由,当然也是他们都等的那个理由。

    赫连英茶毫不犹豫的交出了所有关于三王爷的罪证,这些足以判三王爷叛国了。

    两国谈好了条件,赫连英茶也就回去了,因为这次没有什么异议,滨海国一团糟,他也要快点回去才是。

    等赫连英茶走了之后,三王爷直接被判了死刑,因为叛国罪,最不可诉,这样的罪名本来是应该三王爷一家一个不留的,但是玄妙儿还是觉得太多的无辜,让花继业跟皇上商量,找个借口,放出来一些无辜的下人。

    三王爷到死才知道一切都是玄妙儿和花继业的圈套,他服了,因为输的心服口服,甚至发现自己很可笑,以为一切在自己的掌控,其实自己都在人家的掌控。

    当然,三王爷在知道萧岩木出卖了他的时候,是唯一伤心的,因为那是他自己的儿子。

    不过他也清楚,他拿自己的儿子一直当成棋子,那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儿子把他当成父亲。

    人之将死,想的也就坦然了,特别是他这种野心大的人,其实看得更透,只是有不甘心,但是却认命,他觉得如果没有花继业和玄妙儿,他不会落到这个田地。

    京城的事情都告于段落了,现在的凤南国已经是国泰民安了,傅太师一直被通缉,不足为惧了,三王爷处死了,萧岩木被放了之后就逃走了,他怕的太多了,也没有野心了,只要活命就行了。

    一切都处理好了,玄妙儿和花继业回了永安镇。

    这回是真的没有了负担,两人商量着好好在家里待一阵,然后就去河湾村,春耕和秋收都是他们喜欢的时节,正好今年好好在家里看看河湾村的春耕。

    回到了永安镇第二天,画馆的掌柜的送来了一封信,是艾欣婷写的离别信,掌柜的说,艾欣婷已经离开一个月了。

    玄妙儿打开了信才知道,艾欣婷其实也是细作,之前心澈去救费少卿的家人的时候,一起放出来的也有艾欣婷的家人,她看见了家人回来,也就没有了负担。

    只是她没脸再来面对玄妙儿,所以带着家里人离开了,希望玄妙儿以后平安快乐,一辈子幸福,而她会一辈子为玄妙儿祈祷。

    玄妙儿想到艾欣婷,她笑了,因为回想起来,艾欣婷有意接近自己,甚至最后到了画馆,她其实有很多机会做点什么,可是最后她什么都没做,其实她的内心一直都是善良的,只是萧岩木太狠了。

    不过现在雨过天晴了,她也希望艾欣婷的未来也顺利吧。

    次日的天气不错,玄妙儿和花继业带着儿子去了集市,顺便去看看玄珊儿母女。

    玄珊儿的小书摊很是规整,还弄了个小书架,上边的书摆放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