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二章 深感家温暖

    马氏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走到炕柜前,从腰里掏出钥匙,打开了炕柜,从里边捧出个小木盒子,伸手抓了几个铜钱出来,扔到老二玄文江身边,也没说话。

    玄老爷子看着那几个铜钱,再看李郎中,脸一下子红了,转身对着马氏吼道:“这么几个铜钱能抓药么,多拿些,还得付李郎中诊费呢。”

    这时候老四玄文信两口子的眼睛,都盯着马氏那个盒子,马氏背过身,又从盒子里拿出一两银子,扔过来:“真是欠你们的,养你们这么多年,白吃白喝还惹事,跳河就淹死了算了,还活着浪费银子。”

    玄文江拿了银子,紧随着李郎中去镇上抓药了。

    玄妙儿憋着一股气,睁开了眼睛,这要是再不醒自己都要气死了,怎么能有这么欺负人的,我玄妙儿就算是从小没了爸妈,也没受过这气啊,等等,这个自己也叫玄妙儿,莫不是自己穿越了?

    在抬手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哭笑不得,这也算是赚了?自己本应该三十岁了,感情受过伤之后,就一直忙事业,好在有导师的重视,一直在绘画界也算是小有名气,如今靠自己在帝都按揭买了房子买了车。

    现在又变成小丫头,自己是不是也该好好的重新活一次,反正在前世除了导师也没什么亲人了,小时候父母开长途大货车,双双遇难,奶奶拿着赔偿金和自己相依为命。

    自己有画画的天赋,奶奶一直都支持,祖孙两再苦再累也坚持让她上了大学,选择了绘画专业,不过毕业前奶奶就去世了,她也就成了孤女。

    现在重新活一次,这个家条件不怎么样,可是看得出这父母兄弟对自己很好,既然来就好好的活着吧,也替那个死去的玄妙儿好好的照顾家人。

    见到她睁开眼睛,她母亲刘氏哭的更加凶了:“妙儿啊,你终于醒了,你怎么那么傻啊。”

    玄文涛一边摸着玄妙儿的小脸,一边还安慰着刘氏:“孩他娘,你肚子还有一个小的呢,你可别太伤心了,小心动了胎气。”

    玄妙儿这才感觉到,自己身子尽管被刘氏抱着,却好像离刘氏还有diǎn距离,这才发现,自己压在一个球上,确切的说,是压在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上。

    她赶紧从刘氏身上滚下来,自己可别压坏了娘亲和弟弟妹妹,这个娘对自己是真心的好,多少年没有亲人疼了,这一时的还有diǎn留恋这个感觉了。

    见玄妙儿滚下来,连文涛赶紧接住她抱在怀里:“爹娘,我们回下屋了,妙儿这身上还湿呢,得换件衣服。”

    玄老爷子diǎndiǎn头:“快去吧,这几天让你媳妇好好照顾妙儿,别落了病跟。”

    连文涛应下了之后,抱着玄妙儿,身后跟着刘氏和玄安睿玄安浩兄弟两回了西厢。

    此时天空开始放晴了,走到院子里时,玄妙儿撇到一个小女孩,十二三岁的样子,手里拿着diǎn秀活从大门进来。

    那女孩瞪了玄妙儿一眼:“小偷。”然后扭身往上房走去。

    玄妙儿猜着这个应该是自己的某个堂姐吧,不过人家不待见自己,自己也没必要搭理她。

    身后玄安睿小声道:“别听玄清儿的话,那丫头心怀。”

    玄妙儿diǎndiǎn头,没有说话。

    进了屋子,玄妙儿先是打量起这屋子,与上房差的不是一星半diǎn,就有一对没锁的对箱,剩下几乎没有家具啊,这么多人挤在这一个屋子,真的有diǎn寒酸。

    看着玄妙儿一双大眼睛四处看,有diǎn惊奇的感觉,家里那四口人不淡定了,这个小丫头平时很少抬头的,这个眼神他们没见过,莫不是脑子被水泡坏了。

    刘氏给她换了一身干衣服,这衣服也是够多补丁的了,不过能取暖遮羞总是好的。刘氏自己也换了衣服梳了头,尽管因为劳作脸上也有些许的皱纹,可是也看得出长的算是上等了。

    见玄妙儿一直不说话,连文涛也是害怕:“妙儿,你还哪不舒服?”

    玄妙儿不知道说什么,特别是怎么称呼,自己倒是挺高兴有了爹娘的,可是一时又有diǎn叫不出口,所以憋了半天才出声:“我饿了。”

    连文涛拉着刘氏走的远一diǎn:“晴岚,你看这孩子是不是跟以前不一样?怎么不认人似的?”晴岚是刘氏的闺名。

    刘氏一手托着腰,双身子再这么折腾的真是累了:“是有diǎn奇怪,可能是吓到了,反正醒了就行,缓缓就好了。”

    “也是,活着就是好的,你也赶紧上炕躺会吧,这半天折腾的,你这双身子呢。”玄文涛把刘氏扶到炕边。

    刘氏也确实累了,尽管这些年怀孩子没耽误干活,但是今日也是惊吓了够呛,还好这身子硬实,孩子稳当。

    玄文涛看娘两都躺好了,想去上房给娘两弄diǎn吃的,知道上房一diǎn会为难自己,可是还得去。

    没等他出房门,二郎玄安睿跑过来:“爹,我早上捡了几个鸟蛋,本来想着晚上偷着给弟弟妹妹烧了吃呢,现在正好给妹妹煮了。”

    他们西厢房进门就是个小厨房,两边各一间屋子住人,厨房平时不做饭,只是两个炉子来烧炕的,烧炕的时候能烧水煮diǎn东西,这时候正好把这几个鸟蛋煮上。

    玄文涛看着懂事的孩子,心里一揪一揪的疼,要不是自己是后娘,至于老婆孩子都跟着受罪么。

    他拍了拍玄安睿的肩膀:“好孩子,咱们一起给你娘和妹妹煮鸟蛋去。”

    等他们把鸟蛋煮上了,没过一会,二叔玄文江也抓药回来了,进了屋子把药放在炕上,又从怀里掏出了两个包子递给玄妙儿:“妙儿,二叔给你买了两个包子,快吃了,肉馅的。”

    刘氏看着肉包子,赶紧小心的四处看了一圈:“二弟,你怎么买肉包子了,要是让娘他们看见了,你就又被骂了。”

    玄文江把包子放到玄妙儿手里:“没事,骂就骂吧,又不会少块肉,这些年少骂了。”

    玄妙儿拿着包子,感觉哥哥和弟弟的眼神都落在包子上,弟弟玄安浩看着包子咽了咽口水,然后赶紧把目光挪开。

    玄安睿年长些,还好,看了一眼之后道:“妹妹快趁热吃了吧,今天你可是折腾坏了。”

    看着这一家的团结和睦,让玄妙儿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这样的家庭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么,爹娘兄弟,还求什么呢,就算是穷又如何,自己一双手不是白长的,以后自己就是这家里的一份子了,爹娘兄弟都是自己的。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