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九章 晕倒躲惩罚

    玄妙儿这才知道做饭是轮着的,还好,不是一直自己家做,至于马氏要罚她跪祠堂,怎么可以呢?自己不是还病着么,那就继续病吧,她用手握了一下刘氏的手,让对方别担心,自己身子一歪,晕倒了。

    刘氏刚刚要跪下求马氏的,玄妙儿这个忽如其来的晕倒,让她愣了一下,她感觉到女儿的暗示了,心里高兴,这孩子知道玩路子了,不被欺负了。

    不过刘氏还是挺聪明的,赶紧跪在地上抱着妙儿哭,只是雷声大雨diǎn少。

    那边玄文涛和玄文江还有那对兄弟不知道她是装的,吓得都跑过来围着玄妙儿。

    这时候玄老爷子也是被折腾的迷糊了:“快diǎn去请郎中。”

    刘氏哭着道:“谢谢爹,二弟去请李郎中吧,她爹,把妙儿抱回下屋吧,爹娘还没吃午饭呢。”

    马氏嘴里仍旧不停的咒骂:“要死不死,天天晕了就找郎中,你们当钱是大风刮来的么,昨天抓药还剩了银子吧,别想再与我要银子了,都赶紧出去,我们这想活着的还得吃饭呢。”

    玄老爷子一脸的纠结,他这些年就在纠结中度过的,可是他好像除了关系到性命的事情会出面,其余时候都在纠结管还是不管,结果就是他根本没管。

    四叔玄文信家的两个半大男孩都是能吃的年龄,闹腾一中午没吃饭,这时候都扯着嗓子喊饿。

    马氏看着两个孙子,眼角流露出那么一diǎn暖意:“老四家的,去把饭菜热了,咱们吃饭,可不能饿到我孙子。”

    上房又开始忙碌着吃午饭。

    西厢房内,玄妙儿回了屋子就睁开眼睛了:“我是装的,我可不跪三天,跪三天那腿还不废了,只是辛苦娘要多做十天饭了。”

    刘氏摸了摸玄妙儿的枯黄的头发:“傻丫头,要不然这饭也多数是我做的,只是今日中午咱们都没饭吃了。”

    玄安睿和玄安浩看着玄妙儿没事,也踏实了,玄安睿拿出昨天的鸟蛋:“妹妹身子弱先吃个鸟蛋。”

    玄妙儿怎么可以吃独食呢:“我也不饿,咱们一起吃吧。”

    这时候二叔着急忙慌的拉着李郎中进来了:“李郎中来了,妙儿没事吧?”

    李郎中赶紧过来给玄妙儿诊脉,玄妙儿坐了起来:“麻烦李郎中真是不好意思,刚刚祖母要罚我跪三天,我没法子才装晕的,只是让李郎中多跑一趟真是妙儿的罪过。”

    看着这个女孩的变化,李郎中心里也有diǎn弄不清楚了,特别是现在外边都说,玄妙儿自己找里正和族长证明了自己的清白,现在又能躲过玄老太太的惩罚,还有这说话的样子,怎么都与以前不一样了。

    “来的路上你二叔说你以前的事情不记得了?是真的么?”李郎中还是从医学的角度问起。

    玄妙儿diǎndiǎn头:“是的李郎中,以前的事情我都记不住了,不过昨天利用了李郎中的身份骗了祖母,说我的失忆只是暂时的,要不然我祖母和婶婶就会说我是傻子。”

    李郎中心里很是无奈,这个家是怎么把这孩子逼迫的,不过玄妙儿也不算说谎,这失忆确实是不定性的,有可能很快就恢复,也可能永远不恢复,不过这么大个孩子,以前也没什么重要的不能忘记的记忆,忘记了也好,这现在都不记得了,倒显得开朗了。

    “妙丫头放心吧,你说的对,就算是我诊断,这失忆也确实是暂时的,不过不记得了也好,现在这丫头多开朗。”李郎中本来打开了药箱,这见玄妙儿没事,又把药箱合上了。

    玄妙儿再次谢过李郎中:“谢谢李郎中,这次我死里逃生之后,也想明白了,人活着就要为自己努力争取,不能任人去拿捏。”

    李郎中笑这起身道:“这孩子以后定是个成大气候的,既然孩子没事,我也就不打扰了。”成大气候是俗语,就是说有前途的意思。

    玄文涛和玄文江赶紧也站起来相送。

    刘氏从枕头底下翻出来十文钱,拉住李郎中:“今日还是麻烦李郎中了,这钱不多,可也不能让郎中白跑一趟。”

    李郎中没有接钱:“这是做什么,我与玄大哥也是从小相识的,你家的事情我还不知道,赶紧收回去。”

    刘氏还想推送,玄文涛也开口了:“这次就不给了,李老弟的恩情,兄弟我记住了。”

    李郎中拍拍玄文涛的肩膀,也没说什么,出了院子。

    两人小时候一起玩的很好,可是后来玄文涛每天被逼迫着干活,慢慢的与以前的伙伴就生疏了,没想到李郎中这么重情义,一声玄大哥,让两人又回到了从前一般。

    一家人中午就那么几个手指肚大小的鸟蛋,一人分了一个,大人都不肯吃,可是大的不吃,小的也都看着,最后还是一人一个分配了,多出来两个给了妙儿,和玄安浩。

    两个人拿着鸟蛋也没吃,又收了起来,玄妙儿苦笑,自己怎么沦落到了吃不上饭的地步。

    接下了几天倒是平静了,玄妙儿也有时间躺在炕上和玄安浩刻那些小挂件。

    除了那些寓意好的饰品,玄妙儿还刻了一套十二生肖,不过刻到龙的时候,她犹豫了,最后还是唯独没有刻龙,谁知道这个年代什么制度,外一刻个龙再给家里带来杀身之祸呢。

    不过剩下的属相刻得栩栩如生,吃过晚饭时间还早,一家人坐在炕上,看着玄妙儿手里的雕刻,无不惊讶,玄妙儿自然还是把功劳推给了那位货郎,自己是偶尔学了一diǎn,只是自己有天分,所以很快上手了。

    玄安睿本就有木匠的底子,所以也跟着玄妙儿学习起来,可能是这家有绘画的基因,学得也快,照着玄妙儿画的小样,也能刻得有七八分相像。

    剩下的人就给刻好的物件抛光,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尽管穷,可是和睦。

    玄妙儿看着手里的物件问刘氏:“娘,家里有好看的花绳么?”

    刘氏摇摇头:“咱们家不打络子,没那东西,西院柳大嫂母女给人打络子,你和柳家丫头柳小桃玩的好,你去借diǎn,等你买了再还她便是。你病了柳小桃还从墙头给你拿过来五个鸡蛋呢,你祖母不让人家登门,说是寡妇门前是非多,哎!”

    玄安睿担心的看着玄妙儿:“妹妹不记得柳家了?柳大伯前几年打猎被狼咬死了,剩下柳大娘和一对儿女。”

    玄妙儿听着也有diǎn心痛,这年代死个人怎么这么容易呢:“那我去看看,记不得的见了面也许能想起来些。”

    家里人也知道现在的玄妙儿活分了,也不阻止,这样的性子以后才不被欺负。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