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章 闺蜜柳小桃

    玄妙儿拿着两个小木雕去了西院柳家,一进院子就看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坐在窗下借着夕阳的最后一diǎn余晖打络子,那画面很美,宛如一幅画卷。

    柳小桃看见玄妙儿很高兴的站起来:“你怎么来了,身子好了么?我又不能去看你,担心死了,还好知道你证明自己的清白了,要不然这名声毁了,可是一辈子就毁了。”

    玄妙儿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年纪不大可是说起话很是有道理,不禁多喜欢了几分:“我没事了,就是有些事不记得了,这几天没出来是装病躺着的,要不然我祖母要罚我跪三天。”

    看着眼前的玄妙儿,柳小桃有diǎn恍惚了:“你这病一场怎么性子变了?”

    玄妙儿噗的一声笑出来,这要是一般人含蓄的问问也就是了,这柳小桃竟然直接问了出来:“小桃姐,我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要还与以前一样让别人欺负,那我不是亏了?”

    柳小桃哈哈一笑:“说的是,我早就劝你别听别人说三道四,你看我和我娘,这些年少被人编排了么?活的不是很好?咱们进去说,免得让你家上房人听见又要说你的不是。”

    玄妙儿看着柳小桃真的觉得对心思:“嗯,进去说,我还要与小桃姐借些东西呢。”

    两人刚进了房门,柳大娘就出来了:“妙丫头来了,你们小姐两进去说,我还得喂鸡呢。”

    玄妙儿亲切的叫了声:“柳大娘,那我和小桃姐进去了。”

    柳大娘愣了一下,这丫头以前很少说话的,今天似乎不一样了,想着也没什么想出什么,就去喂鸡了。

    进了柳小桃的屋子,两人在炕沿边坐下,柳小桃想起玄妙儿刚才的话问:“你要用什么东西?我先给你拿着,免得一会说完话忘了。”

    玄妙儿从袖子里掏出了两个小木雕递过去:“我要与小桃姐借diǎn彩绳,栓这些木雕挂件,明日想去镇上的集市卖了。”

    柳小桃接过玄妙儿手里的木雕挂件,看了又看:“真好看,你哥刻的么?”

    玄妙儿也没想隐瞒:“我与哥哥一起弄的,小桃姐要是说好看的话,估计能卖出去,这两个给你带着玩,以后有好看的再送与小桃姐。”

    柳小桃也不推脱,拿在手里:“那我收下了,我这打络子的绳子很多,你随便挑些就是了,这边都是剩下的废料,不值钱,你随便拿吧。”

    玄妙儿也不客气,挑着自己喜欢的就往外捡,她不需要太长的,这这样的正适合,她这个是个配饰,人家买了之后想配在哪里,直接拴上去就可以了。

    在柳家和柳小桃说了好一会话,玄妙儿才回家,她觉得自己在这个时空,也算是有了一个真正的朋友还是闺蜜,满心欢喜。

    回了家里,刘氏已经在油灯边绣花了,玄安睿和玄安浩在用沙包打磨木雕。

    玄妙儿把彩绳放在炕上,大家都过来看,他们家没人打络子,所以这么花俏的绳子他们也不常见,也都拿着翻看。

    见大家手里的木雕打磨的差不多了,玄妙儿开始给每个木雕配上相应颜色的彩绳,有些物件大一些的,就搭配几个颜色的线绳编起来。

    上学时候有阵流行编手链,自己倒不是随波逐流的性子,只是那手链的编法也算艺术,编的好的可以编出字母名字,玄妙儿倒是感了兴趣,自己琢磨出几个图样,闹得整个年部都来跟她学怎么编。

    对于她会编彩绳,家人也没什么怀疑的,以为是柳小桃教她的,也没有多问。

    一晚上这些木雕挂件也都拴好了彩绳,不过明天去卖的话只能玄妙儿和玄安浩去卖,别人都很忙,要是家里活没干好,她们再去挣私钱,那可是罪名大了。

    因为以前姐弟两都去过县城,并且现在玄妙儿的性子,家里也更放心了,所以只是多叮嘱几句,毕竟玄妙儿十一岁了,在这个年代也不完全算小孩了。

    何况这时候民风淳朴,也没有偷孩子的,拐骗的,所以只是给带了干粮,也没想着两人真的挣什么钱,就是能换diǎn糖吃,给他们自己解解嘴馋就是了。

    第二天一早玄妙儿和玄安浩都换上比较新的衣服,只是补丁少些,不过刘氏是个干净人,衣服不管新旧,都是整齐干净的。

    姐弟两背着小包袱上路了,好在村子里县城不算远,两个小短腿边走边歇,走了大概一个时辰也就到了。

    这是玄妙儿第一次进城,看着周围青砖碧瓦,街上行人的身着光鲜,路上虽不是车水马龙,也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集市上卖什么都有,一时间各种买卖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玄安浩还是小孩子,所以见了热闹就要多看几眼。

    玄妙儿可是为了挣钱来的,有钱了赶紧偷着买diǎn细粮,他们西厢好在也算是独立的,至少能偷着喝diǎn粥煮个蛋吧。

    看了一圈,玄妙儿选择了一颗大柳树边上摆摊,因为这柳树周围摆摊的不多,还有边上是个慈眉善目的卖菜老太太,这做买卖还是得挨着正经人,要不然影响生意。

    见玄妙儿姐弟两过去,那个卖菜老太太先开口:“这小姐弟两是卖什么啊?这么小就知道补贴家用,好孩子。”

    玄妙儿笑着叫了声:“婆婆好,我和弟弟卖些小木雕挂坠。”

    玄安浩也随着叫人:“婆婆好。”

    那卖菜老太太看着姐弟两懂事也喜欢:“集上都叫我菜婆子,你们叫我菜婆婆吧,快摆起来吧,早diǎn卖出去东西,一会要交税呢。”

    听见交税玄妙儿没什么惊讶的,这不就是保护费么:“菜婆婆,这要交多少啊?”

    菜婆子道:“咱们这小买卖,一天也就两三文,买卖大的交的多。”

    玄妙儿心里有数了:“谢谢菜婆婆。”

    然后姐弟两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玄妙儿用的是一块大红布垫底,上边是一块黑绒布,这个搭配比较现代,简约但是容易衬托物品的色泽和样式。

    她小心的按照颜色和种类把木雕挂件摆放好,然后找个两块石头,弟弟坐好了。

    这时候集市上的人开始多了,接近中午了,很多人家都出来买东西了。

    玄妙儿的东西不大,所以一时不那么吸引人。

    玄安浩问她:“姐姐,咱们要叫卖么?你看人家都要喊起来,别人才会去买。”

    玄妙儿摇摇头:“咱们这东西是雅致的,不能像卖猪肉那般,喜欢的人自然会看见,不喜欢的,就算是看了也未必买。”

    玄安浩是懂非懂的diǎndiǎn头,继续坐在玄妙儿身边。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