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一章 初见花继业

    还真如玄妙儿说的,来她们摊子看的问了价钱,几乎都买了,很多人站着看几眼,都不问价钱就走了,那些人也是完全不懂欣赏。

    这个挂件本身的定价不高,那些刻的简单的都是十文一个,十二生肖雕刻的费事些,就十五文到二十文一个,因为现在猪肉才三十多文,所以贵了不会有人买的,这个价位比较适中。

    边上的菜婆子也热心,自己卖了菜也帮着姐弟两推销一下,玄妙儿很是感谢。

    这时候街上更加热闹了,叫卖声更加悦耳,玄妙儿有diǎn紧张的看向菜婆子:“菜婆婆,这是怎么了?”

    菜婆子小声在玄妙儿耳边道:“这不是花大少来了么,谁家不希望得diǎn赏钱,那一赏就是银子啊,不是铜钱,一块再小也有半两吧,多的二三两呢,谁不想要。”

    玄妙儿觉得有意思,没想到第一次出来就看见了风云人物,小声问菜婆子:“菜婆婆,这花大少家里很有钱么?”

    “那当然了,他可是县城里最有钱家里的少爷,大名叫花继业,不过咱们老百姓都叫他花大少,外号花不完,这个不能乱说的。他家的生意都做到京城了,富裕的流油。”菜婆子一边说,一边注意着花大少过来的方向。

    玄妙儿噗呲一声笑出来,还花继业,继承祖业么?他家祖业是败家么?这家有这么个大少爷真是上辈子作孽了,多大的产业也架不住败活,这家老子真失败,教育这么个不孝儿子,花不完,这个外号也够形象的,有趣。

    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在心里想想偷着笑笑就是了。

    玄安浩也好奇的看着那边:“姐姐,你说花大少能看见咱们的木雕么?能得赏钱么?”

    玄妙儿拍了一下弟弟的脑袋瓜:“我在家怎么和你说的,赚钱靠双手,靠别人的赏赐只能解决一次两次问题,以后呢?路要一步一步走,人要踏踏实实才好。”

    玄安浩diǎndiǎn头:“我错了姐姐,以后我不会这么想了。”

    玄妙儿欣慰的diǎndiǎn头:“这才是我得好弟弟,咱们今天都卖了七十五文了,一会去买些彩绳还给小桃姐,然后咱们去吃馄饨。”

    “姐姐,馄饨要十二文一碗呢,咱们尽管今天赚了diǎn银子,可是不能这么花啊,那银子买diǎn米偷着煮粥,咱们也能不挨饿啊。”玄安浩看着玄妙儿一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样子。

    玄妙儿挠挠头,有diǎn尴尬,自己以为多挣钱多花就行了,可是现在这个架势,自己要是吃馄饨,简直就是败家了,那不是与那个花大少划等号了。

    她正想着呢,忽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思绪:“这个木雕很精细,样子也新颖,不过这十二生肖里怎么没有龙?”

    玄妙儿一抬头就见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那少年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只是那眼睛里的纨绔并没有深入眼底,玄妙儿愣了一下,这个人隐藏的不简单。

    自己毕竟是三十岁的内心了,再加上前世经历得多,自然不会真的只看表面。

    她在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她,一身粗布衣衫还尽是补丁,头上连个首饰都没有,长得不算太出众,只是很干净透彻,只是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清澈,倒是很漂亮。

    这样一个十多岁的女子怎么给人的感觉这么沉稳,看自己的时候不是崇拜也不是紧张,而是一种看透自己的感觉,花继业感觉身后一阵凉风。

    玄妙儿退后一diǎn才看清这个男子的穿着,当真是华丽,一身宝蓝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玉带中间一颗鸡蛋大的祖母绿的宝石,手持象牙的折扇,扇面上是一副日出东山图。

    这时候边上的菜婆子见玄妙儿没说话的打量对方,心里替她捏把汗,赶紧提醒她:“小丫头,花大少问你话呢。”

    玄妙儿对着菜婆子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转过身对着花继业道:“我的雕刻功夫有限,不会雕刻过于复杂的,所以没有雕龙,公子看看别的可有喜欢的。”她觉得还是称呼公子好,外一叫花大少,一顺嘴叫成花大姐就糟了。

    花继业心里有自己的想法,这丫头根本在说谎,那其它十一件都雕刻的栩栩如生,怎么可能不会刻龙,这是故意避开了犯上的物件,可是却又不说出来,只说自己不会,这心思何等缜密。

    对于这个小丫头,花继业心里莫名的多了份兴趣:“这是你雕刻的?看样子你的年龄不大,这东西可不是一天两天练成的,你师出何处?”

    “公子抬举了,这只是我和哥哥在家瞎琢磨出来的,哥哥学过几日木匠活,没有师傅。”玄妙儿说的风轻云淡,没有想与对方多言,因为这个男人不简单,特别的表里不一。

    玄妙儿从花继业的眼神里看到的绝不仅是败家,她的画之所以画得好,不是紧紧形像,而是画人扑捉得到对方的心里,画景探究到意境,所以画的更加生动。

    花继业知道对方是不想多说了,也不强求,拿起几个木雕,扔下了两块银子:“这些够了吧?”

    玄妙儿拿起银子:“公子拿的木雕八十五文便够了。”

    花继业看着这个女孩不贪心笑道:“本公子就喜欢赏人钱,谁让本公子钱多呢,多的就算是赏你了。”

    玄妙儿不喜欢这个感觉,如果对方是欣赏自己的作品,赏给自己的那是荣耀,可是对面这个男子的意思是施舍,这是玄妙儿不能接受了,在家里可以放下小清高,可是现在不能。

    她上前一步,声音不大,只有两人听得见道:“公子这扇面是自己画的吧,日出东山意境不错,笔韵老练,只是构图如果东方多留些空白,太阳的颜色再艳丽一些会更好,我想我的这些话值公子的赏钱了。”

    玄妙儿也是刚才注意到了花继业扇面的落款,知道是他自己画的。

    花继业愣住了,这女子说的确实有道理,他尽管不务正业,可是画的一手好画,这个是他在隐藏那么多东西中唯一不想隐藏的,因为自己喜欢,错过了那么多,这个爱好,他当真不想错过。

    而眼前的女子才十岁出头,怎么可能懂得这么多,看她的穿着打扮,应该是温饱都不能完全解决的样子,就算是大户落魄了,可是十多岁也不可能在绘画上有那么高深的造诣。

    很快花继业回过神:“足够了,姑娘的技艺让本公子佩服,希望以后可以有机会再交流。”

    玄妙儿拿起银子,还是忍不住开心,把银子收进怀里单放着:“等价交换,自然可以。”

    一句话让花继业挑起美眉,不过刚刚看着这个丫头拿着银子的高兴劲,还是觉得这才是个小女孩的姿态笑道:“那后会有期。”说完拿着木雕转身带着下人离开了。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