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二章 有钱心里稳

    周围很多看热闹的,可是不敢离得太近,没听清楚两人说什么,只是看见花大少赏了玄妙儿两块银子,一阵的羡慕。

    等到花继业走了之后,玄安浩才敢问玄妙儿:“姐,你和花大少说什么了?咱们真的收了花大少的赏钱,那得有二三两银子吧。”

    玄妙儿不知道这银子能有多少:“这个是咱们应得的,不是他赏的,还是那句话,靠自己劳动致富,懂么?”

    玄安浩diǎndiǎn头:“懂了姐,那咱们今天吃混沌吧。”

    玄妙儿伸出食指,diǎn了diǎn玄安浩的脑门:“这回舍得了?”

    这时候身边的菜婆子笑嘻嘻的道:“你们小姐弟两可是走运了,花大少喜欢赏钱,可是也要对他心思,你看你们这一天赚的就dǐng上人家几个月的了。”

    菜婆子说话的语气里没有嫉妒,很是开心,玄妙儿就放心了,她真的怕得罪了谁,自己毕竟以后要经常来做买卖的。

    玄妙儿笑着道:“还不是菜婆婆帮我们说了好话,我们也是借了菜婆婆的光。”说着从荷包里数出了三十文递过去:“这是我和弟弟孝敬菜婆婆的,以后我们姐弟还要麻烦菜婆婆呢。”

    这钱不多,但是也不少,给太多了其实会让对方更贪心,以后也不满足,给少了自然让人觉得看不起自己,这三十文比较适中。

    菜婆子不禁对眼前这个小女孩另眼相看了,刚刚看见她与花大少说了几句话,花大少的面部表情很丰富,证明是说道花大少心里了,现在又能不贪心,与自己分享收获,她活了这些年,卖菜这些年,见识了很多人,可是这个女孩子让她耳目一新。

    菜婆子也不推脱:“那我菜婆子就不客气了,以后我身边这个位置尽可能的多给你这丫头留上一会,省的你来了,没位置。”

    玄妙儿笑着应下:“那我们就每次来的时候,都把下次来的时间告诉菜婆婆,这样也不会白留了位置,菜婆婆看可好?”

    菜婆子笑着道:“你这孩子聪明,就这么定下了。”

    中午姐弟两就吃了家里带来的窝头,到了下午,玄妙儿看集市人少了,东西也没什么人来看了,今天不算花大少那银子,一共卖了一百零五文,花大少那个没法计算,也便不算在账上了,这些也不少了,便收了摊子,与菜婆子告辞,领着玄安浩离开了。

    银子放在了怀里,铜钱挂在腰上的荷包里,这样安全,然后带着弟弟去了混沌铺,姐弟两一人一碗鸡丝馄饨,吃的无比满足。

    随后,玄妙儿又带着弟弟去了粮店,买了二斤小米,不敢多买,多了容易被上房发现,反正经常来卖木雕,每次买diǎn就行了。

    然后又去买了彩绳,这次多买了些,她也会编不少花样,与当下的不太一样,想着也能挣银子,并且还可以让柳小桃帮着去卖,上房也不会知道。

    别的也不敢买了,买多了回去说不清,这二斤小米,姐弟两还是分开拿的,这样不容易被发现。

    纸墨暂时不用买了,上次那些从上房拿回来那些纸,够自己用一阵的,墨家里还有些。

    本想着给家里那几个人买diǎn包子,可是他们姐弟两这身材,包子藏不下啊,最后只能带着二斤小米回家了。

    县城里,花府。

    花继业身后跟着四个小厮,手里都是满满的,这些是他一天的收获。

    花继业手里晃着扇子,走进正厅。

    花老爷正在喝茶,见到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又买了这么多东西,就知道他没少赏人的:“你这逆子,又出去败活钱了,就你这样以后怎么继承家业?”

    花继业心里冷笑,自己除了这个名字取得是应景些,这些年自己怎么活下来的?当年娘亲死的不明不白,不等娘入土百日,这爹就娶进来一个怀了孩子的填房,如果不是自己隐忍装傻,怎么能活到现在?

    他心里冷笑一声,坐在花老爷身下的位置:“爹不只是我一个儿子,还有两个庶弟呢么?”

    “那不是庶子,你兰姨现在是咱们家当家祖母,你不改口可以,但是你那弟弟都是嫡出的。”花老爷不把希望寄托在花继业身上,自然就重视填房所生的两个儿子。

    花继业也不反驳:“除了那两个弟弟,芯姨娘和清姨娘不也都有儿子么,咱们家这么多男孩,爹还担心后继无人。”

    这时候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走进来,规规矩矩的给花老爷请安,又转向花继业行了礼才开口:“爹,大哥,娘让我请您去吃饭。”

    这少年一副谦逊的样子,可是看花继业的时候却一脸的鄙夷。花继业仿佛没有看见对方的脸孔,起身随着去吃饭了。

    河湾村

    姐弟两走的慢,反正也不饿,晃悠到了日落西山才进了院子。

    “这穷酸样,听说还去县城卖东西了,挣了多少银子,拿出来看看。”玄清儿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的,挡在姐弟两前边。

    玄妙儿抱紧手上的东西:“祖父说过,每房的空闲时间可以挣diǎn补贴,你没有资格来看。”

    玄清儿比妙儿长得高些,见玄妙儿抱着包袱,一低头把玄妙儿的荷包拽了过去,打开看了一眼:“就这么十几文啊,我还当多少银子,值得你那么护着。”说完扔在地上转身走了。

    玄妙儿真的庆幸自己把银子分开放的,更庆幸自己给了菜婆子三十文,要是这个荷包里超过三十文,还不一定这么简单就完事了。

    玄安浩气的小脸通红,可是还来劝玄妙儿:“姐姐,你别生气,咱们以后钱多了,让她们好看。”

    玄妙儿笑着捡起荷包心想,东西被狗撞掉了,也不能去打狗一顿。这样心里舒服diǎn,她捡起荷包拍拍上边的土,领着玄安浩回了西厢。

    刘氏听见声音从上房出来:“你们怎么才回来,晚饭都吃过了,碗筷刚收拾完,我给你们藏了两个窝头,快回屋子吃了。”说着拉着姐弟两回了西厢。

    姐弟两进了屋子,然后拉着刘氏进屋子,玄妙儿把怀里的银子掏出来递给刘氏:“娘,这个你藏好了银子,这个是意外收获。今日我们挣了一百零五文,不过给了一个婆婆三十文,以后她能帮我们占位置,还能帮我们卖东西,剩下的买了二斤小米还有很多彩绳,我和弟弟吃了馄饨,不过没办法给你们带回来,所以铜钱就剩下十二文了。”

    玄安浩不时的还给补充几句:“那个银子是花大少给的。”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