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四章 窝头的效应

    玄文涛和玄文江这几天也不闲着,有空也跟着学雕刻,可能是基因比较好,这家的艺术天分都不低,玄妙儿画出来简单的东西,他们也都能雕刻出个大概了,只是过了学习的好年纪了,难些的就不行了。

    但是玄安睿,很快找到雕刻的精髓,也许是有艺术天分,领悟能力特别强又下功夫。

    玄妙儿对自家大哥更是不吝啬,把自己那个大树根抱出来给玄安睿看,又拿出自己画了几天的图纸,摆在玄安睿面前:“哥,你看这个树根与我这画是不是走势相同,我要利用这树根原本的样子加以雕刻,这个叫做根雕。”

    玄安睿看着那个树根,再看玄妙儿的画纸,确实是凸凹都很相近:“这个想法好,我也想雕一个。”

    “大哥明天再去挖几个小树根,从小的开始练习,我再教大哥画图,我们一起雕,不过一定保密,我就算是卖也要卖给值得的人,或许这以后是个生财大计,不过不分家咱们还是低调些。”

    其实现在的纸张还是不便宜的,所以玄妙儿用的也是节省,不过现在能挣钱了,就要舍得下本钱,让兄弟都能有挣钱的本事,所以她在买纸墨笔砚上尽可能的舍得。

    前几天又去镇上卖了一次木雕,这次比上次多卖了些,一共得了一百五十文,她一狠心,又买了三种彩墨,自然是三原色的,有了这三种,还怕没想要的颜色么?

    玄安睿现在对这个妹妹可是言听必从了,这个妹妹病好了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这根雕只是兄妹两晚上有时间雕一会,平时还是要先做小木雕,为了眼前赚银子努力,毕竟温饱才是最重要的。

    卖了两次木雕挂坠之后,玄妙儿也摸索出什么样式的木雕受欢迎,自然多雕刻一些,有些寓意别人不接受的,也不雕刻了。

    明日该轮到四婶子做饭了,玄妙儿终于松口气,来到这之后一直在帮着母亲做饭,这十天一轮,三个在家的媳妇轮着来的,可是听说轮到五婶做饭的时候她经常回娘家,所以大多数是刘氏和王氏在做饭的。

    就算是两人轮着也好过一家做吧,何况玄妙儿也想着办法呢,轮到五婶做饭她就回娘家了,那么是不是回来的时候应该多做几次呢?别都是算计自己家,刘氏肚子不小了,也该找个由头就歇歇。

    第二天一早,玄妙儿就感觉到了刘氏与往常一样早起:“娘,今天咱们不做饭了,你起这么早干什么?”

    刘氏边穿衣服边道:“你祖母一直说你四婶做的窝头硬,所以我得去帮她蒸窝头。”

    玄妙儿拉着刘氏:“娘,今天咱们不起来,凭什么帮她?那以后娘做饭不好好做,做的不好吃,让别人做去。”

    刘氏看着女儿护着自己心里高兴,可是真的不去岂不是又要挨骂:“不行,要是不去,你们也得跟着被骂。”

    玄妙儿铁了心就是不让刘氏起来:“不行,我就不让娘去,我不信娘不做饭全家都饿着。”

    玄文涛边穿衣服边开口道:“听妙儿的,今天你们不做饭,多睡会。”

    刘氏见相公女儿都这么说,也不再坚持了:“那好,今天我不去做饭了,要是都被骂了,你们别觉得委屈。”

    玄妙儿笑着搂着刘氏又躺下了,玄妙儿心里很满足,还想着也要想办法让爹和二叔都能歇歇,不过不能都赶一天,要不然这事就大了。

    刘氏感觉自己多少年也没晚起过了,这躺着还不那么自在了,不过看着眼前这个女儿天真的笑脸,倒是没那么多忧虑了。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娘两才起来穿衣服,玄妙儿舀了水洗脸刷牙,看着那个小棍子,玄妙儿真的不想称呼它为牙刷,这就是个柳树枝,沾diǎn盐在牙上蹭,盐也是要用银子买的,所以不能多用,就是用棍子磨牙,感觉自己好像一只仓鼠。

    刷牙用棍子也就算了,如厕也用棍子,一刮那个感觉,绝了~~~,简直是奇葩,古代的棍子,作用真大啊,玄妙儿在心里感慨。

    这顿早饭玄妙儿想到了不会那么顺利的,这就是自己的本意,有些事情养成了习惯就都觉得理所当然,就像是你每天给一个乞丐十块钱,有一天你给他一块,他反倒觉得你不对了。

    所以要想改变家里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既然还没找到分家的契机,那就要让自己家人在这水深火热中有个安稳的位置,至少别整天被人利用欺负。

    果然刚坐好,四婶王氏就先开口了,她对着马氏道:“娘,今天这窝头是我自己做的,没有大嫂做的好,有些硬,娘可小心diǎn,别磕了牙。”

    这话明显的在告状,果然马氏手里拿起窝头之后气氛不对了:“不是说你蒸的窝头硬么?怎么你又自己蒸?老大家的,你怎么不帮一把去。”

    刘氏没敢抬头,小声道:“儿媳今日身子不爽利,多躺了一会。”

    马氏把那硬如石头的窝头往盆子里一扔,咣当一声:“我这年纪了,要吃diǎn顺口的东西还得求着你不成?”

    玄妙儿看着刘氏就知道这娘是被压迫久了,一diǎn血性都没有了,她赶紧道:“祖母别生气,四婶这窝头蒸的不好,是缺少锻炼,谁也不是一生出来就会的,让四婶以后帮着娘多做几次,也就能蒸好了。”

    这话音一落,王氏哪能同意:“我天生就笨,这蒸了多少次了也蒸不好,还是大嫂有天分,蒸的好。”

    玄妙儿笑道:“那四婶的意思就是我娘要蒸一辈子窝头了?这轮着做饭就是要人换着休息的,我娘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早,这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何况我娘现在还是双身子呢?”

    马氏冷哼一声:“双身子怎么了?我怀着哪个孩子耽误干活了,就你娘金贵?”

    “祖母当然是厉害了,可是祖母也要想想,过一阵我娘得坐月子吧,那时候没人帮着四婶,那四婶就不做饭了?家里吃什么?”玄妙儿不想与马氏纠缠,只是想该谁的活谁干就是了。

    马氏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了,生气的看向王氏:“你以后多学学做菜饭,别什么都得求着别人,求别人不用看脸色么?”

    王氏心里不痛快了,本来她也是个粗人,就是爱偷尖打滑的耍diǎn小心眼,平时这个家里她能欺负的也就是刘氏了,现在刘氏的女儿出来做主了,自己以后的活可是少不了了。

    一想到这个家里就她和刘氏真的能干活,这时候心里也不平衡了:“娘,这个家里干活最多的就我和大嫂了,三嫂常年不回来,五弟妹经常回娘家。可是咱们没分家呢,那就得都干活,孝顺老人都是应该的吧,那三嫂家不回来,清儿不是在这么,平时不是也应该做饭,还有五弟妹每次都是轮到她做饭就回娘家,这不是欺负人么?”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