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五章 此时有点乱

    这一席话确实是实情,以前没人说此事,是因为多数活计都推给了刘氏,现在刘氏不任劳任怨了,那么原本的天平就倾斜了,所以矛盾就出来了。

    玄妙儿倒是很满意现在情况,越乱越好,重新洗牌才能让自己家获得更多利益。

    马氏此时觉得事情不简单了,以前她偏着小儿媳妇,是大家都看见不说的,现在被王氏这么摆在明面上,怎么收场:“都是一家人,怎么算的那么清楚?以后清丫头也帮着做饭吧。”

    玄清儿听了这话不高兴了:“祖母,小姑比我大两岁呢,她是不是也该做饭?”

    确实是这样,玄宝珠都要及笄了,怎么就不能干活了,尽管有婚约了,不适合出去抛头露面,可是在家里干活没什么不妥啊。玄妙儿十一岁什么活不干?前几年站在凳子上都能炒菜,而玄宝珠本就是个农家女,怎么就不能干活了?

    玄宝珠平时与玄清儿关系好,现在被玄清儿给拉出来,自己心里更是生气:“玄清儿,亏了平时我什么都想着你,你竟然这么说我?”

    马氏重男轻女,不喜欢孙女,可是对于自己的女儿就是不一样的待遇了,那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宝珠定了好人家,明年是要嫁入常家做少奶奶的,怎么能干粗活。”

    玄清儿既然已经得罪人了,也就不怕多说了:“还做少奶奶呢,我听说常家五公子早就有了心上人,要不是有婚约,人家早就退婚了,听说那心上人养在外室生了两个儿子了,就算你嫁进去当了少奶奶也生不出长子了,并且那个五公子是个专情的,以后怎么样还说不清呢。”

    本来这些话玄清儿还特意瞒着的,她也是上次回镇上听到她娘和姐姐说的,可是被玄宝珠和马氏刺激了之后,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下子全抖了出来。

    这话一说出去,整个屋子里都静悄悄的,玄妙儿跟看戏似的,她本来只打算今天早上不让娘做早饭而已,怎么就扯出了这么多事情?这是好事吧,反正越乱对自己家越有利。

    玄老爷子那桌上也被这话都惊倒了,家里都知道玄宝珠有婚约,是镇上常家五少爷,这事是他们家的荣耀,今个被玄清儿这么一说,都愣了,因为常家五少爷未娶妻众所周知,都以为这是一门板上钉钉的婚约呢。

    玄老爷子本来就是个没主意的,听了这话又开始自己墨墨迹迹嘟囔:“怎么可能,这是定好的,至少五少爷没娶妻呢,那正妻的位置还是咱们宝珠的。”

    玄宝珠一听开始抽涕:“我才不要与人共侍一夫呢,也不要当后娘,爹,娘,我不嫁他家了。”

    马氏本就看不出面部表情,玄妙儿只能从她的眼神里揣摩着,这时候也是真的急了,马氏对着四叔玄文信道:“老四,你一会进城把你三哥叫回来。”

    玄文信应下:“知道了娘。”

    玄文宝和冯氏对视了一下,两人在这个时候基本上会回娘家躲清静。

    玄妙儿看着一桌子的热闹,自己还算满意,以后就是要该是谁的活谁去做,爹和二叔那边也得找机会提一提,不过不能急于一时了,至少今天是个好的开端。

    不过下午要见到从未见过的三叔了,也不知道三婶能不能回来,还有个紫堂姐呢。

    三叔家的长女玄梦儿已经嫁人了,听说是嫁到了京城大户人家里,做了姨娘,这事好像三叔家特别高兴,玄妙儿不理解不就做个妾么,不嫌丢人还觉得荣耀。

    次女玄紫儿,也就是紫堂姐十四岁了,与小姑一样大,不知道她们关系好不好呢。

    反正这些都与自己没太大关系,不过看热闹自己倒是不烦,特别是这家人的热闹,喜闻乐见。

    看着她一脸兴奋,刘氏赶紧拉着她缩小diǎn存在感,这样子不是**裸的结仇么,玄妙儿也感觉刚刚自己的表情太过于开心了,赶紧收敛diǎn。

    早饭过后,玄妙儿一家回了西厢房,今日家里有大事,所以也都不去敢农活了,尽管马氏不希望他们参与,可是既然不分家,这就是家里的事,总不能把他们赶去下地干活,他们在家商量事吧。

    这个面上的事情还是得做到了,要不然马氏怎么经常敢一开口就是:我尽管是后娘,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就是因为马氏面上的事情做的还算是过得去。

    好不容易一家人白天都不用去干活,所以都坐在炕上手里雕刻的,打磨的,倒是不停手。

    刘氏心不在焉,绣着花还扎了手,赶紧把指头放在嘴里吸了吸:“人家的姑娘都是宝,也不知道灵儿现在过得如何,还是我这做娘没用,大女儿嫁个了个瘫子,小女儿好算是保住了性命。”说着忍不住掉起眼泪来。

    玄妙儿听得有些糊涂,自己还有个叫玄灵儿的大姐?

    玄文涛尽管没落泪,眼眶子也红红的:“是我没用,当初娘说的那么好,我便信了,以为那张喜子只是摔了腿,dǐng天变瘸了,他家地多,以后就算是瘸了可以收租子,哪想到摔得是脊椎,她祖母明知道,还收了人家二十两银子,硬是骗着咱们把灵儿嫁过去了。”

    玄文江一脸气愤:“当时我就说去把灵儿抢回来,你们不让。”

    玄文涛道:“抢回来怎么办?都领了婚书,她祖母也收了银子,这要是告到官府,咱们也还是没理。”

    玄文江一拳砸在炕上:“哥,咱们和上房分家吧。”

    玄文涛diǎndiǎn头:“等有时机的,现在爹不能同意,等着找个机会分家,到时候咱们哪怕盖个草房,开diǎn荒地,你也赶紧找个媳妇。”

    “哥,我都这样了,没那些想法了,只是你家这几个孩子不能都亏了,嫂子眼看着又生了,以后不能都去伺候人家吧。”玄文江额头青筋凸起的道。

    玄妙儿看着这爹和二叔的团结,心里真的很暖和:“爹,二叔,咱们以后要挣大钱的,等分家了,咱们买个大院子,对了爹,如果咱们攒够钱,能把大姐接回来么?”

    玄文涛想了一下:“应该能,那张喜子家也兄弟几个呢,要是钱给的多,他们可以再娶一个,反正张喜子什么都干不了,娶个媳妇也就是伺候他生活。”

    玄妙儿心里有diǎn底了:“那咱们一定早些把大姐接回来。”玄妙儿一直希望有哥哥有姐姐,本以为自己只有个哥哥,没想到真的有姐姐,只是这姐姐命太苦了。

    听着玄妙儿的话,刘氏终于有diǎn笑容:“妙儿说的对,咱们一定把灵儿接回来。”

    玄妙儿心里想着上房做了这么多缺德事,她们也不会好过了,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你看这和玄宝珠的婚事,哪能好事都是坏人的。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