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八章 初见柳柱子

    饭桌上,男人那桌免不了喝酒聊天,声音一阵高过一阵。女人这桌可是都闷闷不乐,玄紫儿只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王氏讨好的给她夹了一块肥肉:“紫儿长得好看,白白净净的细皮嫩肉的,以后一定嫁的好,咱们家不常吃肉,这肥肉解馋,快吃。”

    玄紫儿皱着眉头看着碗里的肥肉:“谢谢四婶,你吃吧,我不吃肥肉。”

    玄宝珠一直不喜欢玄紫儿,因为玄紫儿长得白净,不算多出众,可是皮肤当真好,每次玄宝珠见了玄紫儿,心里都像用针扎似的,以前自己的优势就是有个好婆家,可是现在这事还出现问题了。

    刚刚听了王氏夸玄紫儿,玄宝珠气的心都要炸了:“咱们家穷,平时吃不起肉,哪像人家紫儿在镇上,想吃什么吃什么。”

    “小姑说笑了,我们家也很节俭的,只是我真的不喜欢吃肥肉。”玄紫儿不管内心如何,可是面上却滴水不漏,她心里清楚自家的位置。

    玄清儿抢过玄紫儿碗里的肉:“姐不吃给我,我平时捞不到吃,不像姐有福气。”

    玄清儿因为是女孩,又是老三了,所以大多数是在这老宅子住的,偶尔回镇上,也没什么好待遇,干活比在这干的还多。他们家就有一个老妈子做饭打扫,哪里还能买丫鬟。

    毕竟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玄清儿在这个家里的身份真的不重要,在求子求了三次还是女儿的时候,看见玄清儿玄文诚和张氏就心里不痛快,生了玄清儿之后又一直没再怀孕,更让张氏对这个女儿不喜。

    玄紫儿又给玄清儿夹了几块肉:“慢diǎn吃,让你回家你又呆不住,在这又觉得委屈,小孩子心性。”玄紫儿这话说的一diǎn不硬气,把玄清儿放到老宅子的原因都知道,玄清儿想回去都回不去的。

    “姐,那这次我跟你们回去。”玄清儿高兴地看着玄紫儿。

    “这次不行了,娘怀了弟弟,你一天不老实,回去了冲撞了娘亲怎么办?等娘亲生下弟弟,你再回去。”玄紫儿又给她夹了一快肉,看着无比的贤惠懂事。

    玄妙儿心里鄙视玄紫儿一百次了,说的那么假,还装的那么高尚,你以为你是小白花么?其实玄清儿不傻,见缝插针做的很好,她一直都是被人家利用嫌弃的,可是至少不用干重活,至少比自己过得好。

    玄清儿也不说话了,一口接一口的吃肉。

    玄妙儿也不吃亏,这样能敞开了吃饭的时候少,自己紧着给刘氏夹肉,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活干的最多,多吃diǎn也是应该的,玄妙儿觉得来这之后自己的心眼多了不少,不过不多也不行啊。

    玄宝珠看着玄紫儿的一举一动,还有那个轻柔的声音和白皙的皮肤,怎么都生气,今日她倒是吃的最少的。不过她也不敢与玄紫儿真的吵起来,明天说不上还得用得上三叔呢,今天还是要忍着。

    五婶冯氏自己边吃边喂玄珊儿,笑盈盈的听着饭桌上说话,自己却很少插嘴,这就是冯氏的厉害之处,不显山不漏水,也不得罪人,吃得好用得好,什么便宜都占了。

    其实冯氏心里也有不满,当时自己爹非说玄文宝一定考上举人,将来能当官的,可是孩子都这么大了,玄文宝连个秀才也没考上。

    吃过晚饭,玄妙儿一家也不喜欢在上房待着了,家里那么多等着挣钱的活呢,何况人家团聚,自己家在那多余。

    回了西厢房,尽管屋子小,东西少,可是心踏实。一家人开始做木雕。

    没一会玄妙儿听见有人叫自己,玄安浩跑进来道:“妙儿,隔壁小桃姐姐叫你过去,说是手链卖了。”

    玄妙儿赶紧穿上鞋往西院跑,刘氏看着她的小身板子摇摇头:“这孩子,怎么一门心思挣钱,以前整日抱着桌子画画,现在好了,有纸笔也不画了。”

    玄文涛道:“小孩子活分diǎn好。”

    到了西院柳家,柳小桃正在门口等着她:“妙儿,进来说。”

    玄妙儿随着柳小桃往屋里走,还没进门就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走出来。

    那少年一身粗布麻衣,皮肤有些黑,长得很阳光,见到玄妙儿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妙儿来了。”

    玄妙儿不用猜也知道这个是柳家长子柳柱子:“柱子哥好,你今天回来的么?”从玄安睿那知道的,柳柱子在镇上的酒楼做伙计,一个月回来一次。

    “嗯,下午回来的,我买了diǎn糕diǎn,让小桃给你那些回去吃。”柳柱子一直笑着,可能是当伙计久了,这笑脸一diǎn不吝啬。

    “谢谢柱子哥,我不客气的。”玄妙儿倒是很喜欢这个大男孩,朴实懂事。

    “我说吧,妙儿和以前不一样了,这回大哥见了相信了吧?”柳小桃急切的证明自己的说法。

    柳柱子笑着看着玄妙儿道:“还真不一样了。”

    柳小桃拉着玄妙儿:“哥,我和妙儿进去说话了,我们可是要分银子了。”说完不等柳柱子再说话,两人就跑进了柳小桃的屋子。

    进了屋子,柳小桃从枕头里掏出一个小荷包,小心的藏在身后:“你猜上次那些手链,我卖了多少钱?”

    玄妙儿看着柳小桃的荷包,心里就有数了,不是一串一串的铜钱,那就是银子了:“一两银子?”

    其实这次的手链的价格不会很高,玄妙儿心里清楚,因为柳小桃不是生意人,不过这东西也不是能带来太大收益的,所以她心里也有数。

    柳小桃把小荷包里的碎银子倒在床上:“一两六钱,我第一次拿回来银子,我还没跟我娘和我哥说呢,给你一两,这东西是你想出来的,绳子也是你买的。”

    “小桃姐,你真舍得,不过大多数可是你编的,我和我娘才编了几条,绳子没几个钱,说好了咱们对半分的,以后按个数算,我们家编的少,不能让你亏了。”玄妙儿说着去拿碎银子,她也分不太清楚一块能多少,都是很小的小碎银子,不过看着也就一半,绝对不多。

    “那怎么行,这东西比绣荷包和打络子都轻松,一条复杂diǎn的也就半天就编好了,一条能挣三十文,这可是我以前收入的五倍了,我不能贪心。”柳小桃又挑了块大diǎn银子递过去。

    说大块是相对的,他们两分这diǎn小碎银子,真的是眼神好的能分清,眼神不好的都不一定看见。

    小姐两都是不让对方吃亏的,推来推去声音越来越大,吵得脸红脖子粗的。

    “小桃你比妙儿大,怎么不让着妙儿diǎn,什么事还吵起来?”门外柳柱子的声音比较急切,刚才他见天气不好,他刚想出去备柴火,就听见小桃和妙儿吵起来了。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