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九章 投河有隐情

    屋子里的柳小桃和玄妙儿这才发现,两人刚刚推让银子竟然吵起来了,随即两人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喘不过气。

    门外的柳柱子有diǎn蒙了:“这两姑娘怎么风一阵雨一阵的,没事我去备柴火了,这天明个可能下雨。”

    听着柳柱子离开的脚步,玄妙儿赶紧把柳小桃多给她的银子放在炕上,起身往外跑,边跑边道:“小桃姐,咱们以后挣钱的时候多呢,以后你再和我大方。”

    柳小桃想追上去的时候,玄妙儿已经关上房门跑远了。

    玄妙儿刚跑到门口,差diǎn撞上备柴火回来的柳柱子,她吐了下舌头:“柱子哥再见。”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柳柱子看着玄妙儿离开的方向愣神了,以前他回来也遇见过玄妙儿来找小桃,但是都是诉苦的,每次都是哭着离开,柳柱子知道她们家的事情,也同情她甚至有diǎn心疼,每次给小桃买什么也给她带diǎn,但是她很少说话。

    可今天看见这个小丫头怎么不一样了,那个笑容,那个举止让他移不开目光了,甚至有diǎn留恋,那双眼睛再也不是以往那样的躲避,而是清澈的犹如湖水一般。

    直到柳小桃出来喊柳柱子,柳柱子才回过神来,随着柳小桃去了柳大娘的房间。

    柳大娘手里正在纳鞋底子,看着柳小桃的小脸就知道什么事了:“你和妙丫头捣鼓的那手链卖出去好价钱了?”

    柳小桃撅起嘴:“娘,你不要这么聪明好么?假装diǎn惊喜不好么?”

    “你们两就差把我挣银子了写脸上了,我还能不知道。”柳大娘尽管守寡多年,但是性格却很开朗,只是平时干活多,压力也大,所以脸上皱纹多了些。

    柳小桃又拿出小荷包倒在炕上:“这是半个月我们挣得,都是银子,娘,大哥你们快看。”

    柳大娘还真没想到两人挣了这么多,以为只是比打络子多挣几十文钱就是了,她们一个月累死累活的绣荷包打络子,一个人也就是挣两百的文。

    就算是柳柱子做工,一个月工钱才四百文,这两小丫头小半个月就挣了八钱银子,等于是八百文,柳大娘和柳柱子对视一下,这真的意外了。

    “小桃,是不是你欺负妙儿,多占了钱,我刚听见你们吵架了。”柳大娘有diǎn担心的问柳小桃。

    柳柱子到不那么认为:“娘,你怎么这么看小桃呢,小桃和妙儿都是品行好的姑娘,不能因为银子生分的。”

    柳小桃把银子小心的捡起来,全都递给柳大娘:“还是我哥了解我们,我和妙儿是都想给对方多分diǎn才吵的。这钱你收好了,好留着给我哥娶媳妇用。”

    “你赚的自己攒着做嫁妆,我自己攒银子娶媳妇,现在不够,多等几年就是了,我不着急。”柳柱子说道娶媳妇的时候,忽然想起了玄妙儿的笑脸。

    不过柳大娘母女没注意柳柱子的神情,两人都盯着银子看呢。

    柳大娘小心的拿过银子,然后藏到柜子角的砖缝里:“先紧着你大哥,他都十五了,人家十五的都当爹了。”

    “嗯,再说我编diǎn手链,不怕没银子。”柳小桃满心的欢喜,感觉看见了未来的美好。

    玄妙儿回到家里,关了门,爬上炕,见到一家人都在炕上围着油灯刻木雕,她拿出自己的小荷包放到炕上:“你们猜我和小桃姐的手链卖了多少银子?”

    玄文涛和刘氏毕竟是大人,没那么好奇。不过玄安睿和玄安浩可是一脸好奇。

    玄安浩直接过来摸起荷包:“姐姐是银子。”

    “那当然,要是铜板这个荷包可装不下。”其实这些钱真的不多,可是对于来这之后就一直贫穷到挨饿的玄妙儿,真的每一文钱她都开心啊。

    以往的清高只要进了这个家门,玄妙儿就不要了,什么也没有一家人在一起重要,哪怕必要时对上房用diǎn心机。

    玄文涛很宠着几个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因为他没有得到父爱母爱,所以在几个孩子身上尽量的让他们多些关爱。

    看着三个孩子开心,玄文涛也好奇的参与过来:“妙儿这回赚了五钱银子?有没有?”因为那个荷包完全没有凸起,绝对没有一两银子啊。

    玄妙儿小心的倒出荷包里的碎银子:“八钱,爹猜少了三钱,那那三钱分给我和哥哥还有弟弟吧。”

    “好,我和你爹答应给你们一人一钱银子,自己随便支配。”刘氏看着三个孩子高兴,自己也高兴,何况这是孩子挣得钱。

    三个孩子也高兴,一般小孩手里也就几文零花钱,他们这一钱银子就是一贯钱啊,不过三个孩子都不是乱花钱的,拿着钱也会用到正处。

    只是这碎银子里没有一钱那么小的,最小也就三钱了,所以最后他们三个一共分来了一块三钱的银子,最后三人决定,银子先放在玄妙儿那存着。

    这时候刘氏的情绪有diǎn失落:“看着你们三个现在这么活泼,我真高兴,如果早几年咱们家过得好,你们大姐……”说着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玄文涛赶紧递过去一块擦脸巾:“孩他娘,别哭了,你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这么哭,对孩子不好。”

    玄妙儿把握在手里那个发热的小碎银子又放到刘氏手里:“娘,这个银子也攒着吧,咱们早diǎn挣够银子好给大姐接回来。”

    刘氏也没推让:“娘收着,等把你大姐接回来,再挣钱都给你们花。”

    玄安睿是三个孩子里最大的:“娘,以后我和妹妹多做木雕,大姐很快会回来的。”

    本来一家是开心的,可是最后却都眼眶红红的,不过玄妙儿还是喜欢这样的家庭,有亲人的味道。

    玄妙儿也许今天话说的多了,睡觉前喝了不少水,这刚睡着了,就想去茅厕,反正时间也不晚,她自己也习惯了,披了外衣就往茅厕走。

    刚要拐进去,就听见玄紫儿的声音:“让你办diǎn小事也办不好,你怎么跟祖母说的,不就是毁个名声么?你们怎么闹这么多事,怎么还差diǎn出人命了?”

    “我都是按娘告诉我的对祖母说的,不过事情是祖母是让四婶做的,谁知道那丫头竟然跳河。”这个声音明显是玄清儿。

    “大姐那边你也知道不容易,就这么diǎn事你也帮不上……”后边玄紫儿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该做的都做了,还让我怎么样?反正都不喜欢我,把我扔在这,我还不管了呢。”说完玄清儿跑了出来,玄紫儿在她身后追着也出来了。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