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番外九:萧囡囡(3)宠爱

    十月十五,下元节到了。

    凌晨下过雨,此刻旭日初升,地面已经干了大半,雨后的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气息与浓郁的桂香。

    大元帅府的书房中,一身月白素面直裰的官语白正坐在窗边的一张红木书案旁,书案上随意地放着好几张写满了字的笺纸。

    官语白放下手中的狼毫笔,难得露出几分愁容。

    正在庭院中的一棵大树上打盹的小四眉眼一抽,露出几分无语的表情,心道:这个萧奕还是这般会差遣人!

    思绪间,远远地就看到两个穿着靛青色小袍子的小男孩一左一右地牵着一个穿着粉色薄袄的白糯米团子来了,仿佛两片绿叶托着一朵花骨朵一般。

    三个孩子后方跟着海棠以及小女娃的乳娘,海棠神色悠然,乳娘诚惶诚恐。

    这个才刚满周岁、还没断奶的小丫头怎么来了?!小四怔了怔。

    平日里,都是萧煜和萧烨兄弟俩每日上午来官语白这边读书,十日一次休沐。萧囡囡才一周岁,这还是她第一次出宫来元帅府。

    当三个小娃娃来到官语白的书房后,书房里的空气就陡然变得愉悦起来,就像是忽然多了三只喜鹊般,叽叽喳喳。

    “见过义父。”

    兄弟俩规规矩矩地给义父作揖行礼,连着他们中间的小女娃也有学有样地行了揖礼,模样可爱极了,看得兄弟俩真是恨不得把妹妹搂在怀里抱一抱,亲一亲,揉一揉。

    萧煜自然看到了案头那些写满了字的白色笺纸,想到了什么,他黑白分明的桃花眼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强压下心头的期待,笑吟吟地说道:“义父,您是在给妹妹取名字吗?这件事您慢慢来,不着急!”

    闻言,萧烨也是眼睛一亮,心有戚戚焉地点了点头,目光灼灼地看着义父。他和哥哥花费了一年也没给妹妹取出一个合心意的名字,这好名字可不是催出来的,要仔细琢磨才行!

    昨日周岁宴后,爹爹就把给妹妹取名的重任托付给了义父,两兄弟也觉得这个主意再好不过了。

    义父是整个大越最聪明的人,一定能给妹妹取个最好听、最好看、寓意最棒的名字!

    看着两个小家伙那可爱的样子,官语白不由失笑,颔首道:“好,我慢慢来。”

    小女娃根本就不知道这个话题与自己息息相关,好奇地凑过去案上离她最近的那张白色笺纸,却是一个字也看不懂。

    她好奇地眨了眨乌溜溜的大眼睛,歪了歪小脑袋。

    官语白见小丫头感兴趣,就温柔把她抱到了他的膝头坐下,然后一手拿起那张笺纸,另一手抓起她的小肉手指向了笺纸上的第一个字,念道:“萤。”

    “萤。”小女娃跟着重复道,声音软糯。

    “荫、薇、茴、蓁、茵”

    官语白耐心极了,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给小囡囡听,小女娃乖巧地牙牙学语,奶声奶气的女音回荡在房间里。

    等妹妹念完了笺纸上的最后一个“茗”字后,萧煜和萧烨立刻热情地为自家妹妹鼓掌,赞道:“妹妹念得真好。”他们的妹妹果然聪慧!

    “哥哥好!”小女娃响亮地回了一句,她抿了抿粉润的小嘴,笑得眼睛也弯了起来,白皙胜雪的颊畔露出一对可爱的梨涡,把两个哥哥感动得一塌糊涂,真想在妹妹糯米团子般的小脸上亲一下。

    对了!糯米团子!

    萧煜眨了眨眼,想起了一件事,赶忙转身朝海棠看去,从她手里接过了一个食盒,道:“义父,今日是下元节,一大早,我们和娘亲一起做了些素馅糯米团子,您和小四叔叔尝尝看好不好吃!”

    “是爹爹磨的糯米粉。”萧烨在一旁补充了一句。

    放在食盒里的糯米团子还热乎着,诱人的香味随着秋风弥漫开去,两兄弟分起糯米团子来,义父分两颗,他们俩各一颗。

    萧煜还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义父,娘亲说了糯米团子不好克化,尝尝鲜就好了,不可多吃。”

    至于囡囡,她还小,不能吃糯米,乳娘就问她要不要吃肉末鸡蛋羹,可是小女娃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些白胖胖的糯米团子所吸引,双眼发亮地盯着碟子上的团子。

    “只能吃一口。”官语白伸出一根食指,郑重其事地比在小女娃的小脸前。

    萧囡囡也学着官语白的手势比了一根食指,然后用力地点头应道:“一口。”

    小女娃总算是得偿所愿了,从团子上咬了小小的一口,那软糯的口感让她欢喜地眯起了眼睛,满足得仿佛吃到了这世上最美味的食物。

    等众人吃完了糯米团子后,已经过了巳时,外头的旭日越升越高。..

    按理说,这个时候也该开始上课了。

    不过

    “囡囡,”官语白俯首对着面前乖巧可爱的小女娃微微一笑,问道,“你想看小鹰吗?”

    “想!”小女娃笑得甜甜的,想也不想地应道,声音响亮清脆。

    萧煜和萧烨比她还要激动,欢喜地笑了:“太好了!可以看寒羽和小灰的小鹰了!”

    今天那可是沾了妹妹的光了!

    妹妹真是个大福星!

    “灰灰!”囡囡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开心地重复道,“灰灰!”

    于是,官语白轻松地一把抱起了萧囡囡,萧煜和萧烨紧随其后,一行人鱼贯地出了书房,从左侧绕过书房朝后院去了。

    书房的后院里,种着一棵棵偌大的梧桐,枝叶茂密,只是金秋的梧桐叶已经黄了一半。

    也不用官语白引路,萧煜和萧烨就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其中一棵最高的梧桐树下。

    只见某段粗壮的树枝上,以枯枝搭了一个铜盆大小的鹰窝,一灰一白两头鹰停在枝头,注意力都全部摆在了鹰窝里,没空理会下面的人。

    “寒羽!小灰!”萧煜和萧烨齐齐地仰首,热情地对着树上大叫起来。

    “灰灰!”在官语白怀里的囡囡也激动地对着树上又是喊叫又是挥手。这些天,她很少看到小灰回东宫,原来小灰是来了这里啊!

    看着兴奋不已的女娃娃,官语白抱着她到一旁的一张石桌旁坐下,然后对着小四做了一个手势。

    小四应了一声,把手里的一个竹编篮子夹在了腋下,三两下就爬上了树。

    坐在官语白膝盖上的小女娃好奇地看着小四的一举一动。平日里她起得早的时候,也经常陪着爹爹去晨练,见过爹爹打拳舞剑时虎虎生威的样子,只觉得这个叔叔和爹爹一样好身手。

    她热情地为小四“啪啪”鼓掌。

    小四的目标自然是那搭在树上的鹰窝。

    野生的鹰一般会把窝建在悬崖峭壁上或者是最高的树上,但无论是寒羽还是小灰,都自小是由人养大的,也没什么巢穴的概念,直到它们生了蛋,就忽然开窍了。

    平日里,小四会不时去树上确认窝里的小鹰是否安好,其它时候,也就是由着这对初为爹娘的双鹰自己折腾。

    这段时日,作为娘亲的寒羽正处于一种护犊的情绪中,除了小灰,大概也只要小四和官语白可以碰碰小鹰了。

    没一会儿,小四就拎着篮子里的小鹰,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萧煜和萧烨既激动又亢奋,平时,他们俩也只能在树下仰首看看,偶尔才能看到小鹰从窝里探出半个小脑袋和嫩黄的鹰喙。

    枝头的寒羽和小灰依依不舍地追了下来,在小四上方一尺盘旋着,徘徊不去,不时发出鹰啼声,仿佛在提醒他小心仔细点。

    那个篮子很快就被小四放到了那张石桌上,一瞬间,三双相似的桃花眼仿佛宝石一般熠熠生辉,三个孩子都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篮子里的小鹰。

    篮子底部铺了几层细软的棉布,又放了些干草,置身其中的那只小鹰看来就像是毛绒绒的白色小鸡般,喙中可怜兮兮地发出“啾啾”声。

    “它真可爱!”萧煜和萧烨忍不住发出喟叹声。

    “小小。”囡囡眯眼看着小鹰,嘴角弯弯,三兄妹的表情出奇的一致。

    萧煜一本正经地去教育妹妹:“妹妹,不可以摸小鹰哦。义父说了,如果小鹰的身上沾上了我们人的味道,它的娘亲可能就会不要它了。”

    萧囡囡歪着脑袋倾听着,一脸认真的样子,让身为长兄的萧煜心里颇有成就感,滔滔不绝地与妹妹说起了当年爹爹是怎么捡到了小灰送给了娘亲后来,小灰又发现了从鹰巢里掉下来的小寒羽,之后义父就养大了寒羽,小灰和寒羽自小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成大鹰后就结成了夫妇,今年才有了小鹰。

    萧烨和萧囡囡听得津津有味,一旁的小四却是眼角抽动了好几下,几次想要纠正萧煜的这个故事里明显是萧奕在胡编乱造的地方。

    什么两小无猜!小灰发现寒羽的时候,早就是成年的雄鹰了好不好?

    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小四干脆就跑了,没一会儿,拿了一碗鲜红的生肉回来,碗中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

    小鹰平常一般吃的都是小灰和寒羽从野外捕食回来的动物,小灰和寒羽会将猎物身上最嫩的肉撕成小块喂给小鹰,不过小四偶尔也会在小灰和寒羽出去狩猎的时候,给小鹰加个餐。

    现在他准备的这碗生肉挑的就是全羊身上最鲜嫩的两条里脊肉,他还特意给小鹰切成了一块块细小的肉丁。

    小鹰一闻到生肉的味道,就饥渴地发出“啾啾”声,并仰首张开了鲜嫩的鸟喙,贪婪地吃起小四投喂的肉丁。

    官语白本来还担心这一幕会吓到这小丫头,没想道女娃娃的胆子还挺大的,一直一眨不眨地看着。

    见此,官语白心念一动,柔声问道:“囡囡,想试试喂小鹰吗?”

    “想想。”萧囡囡顿时两眼放光,用力地点了点头,如点漆的大眼睛如寒星般明亮,璀璨。

    官语白握着她的小手,帮她用勺子舀起了一块指头大小的肉丁,然后抛进了小鹰张开的鸟喙中

    小鹰吃得欢乐,萧囡囡喂得也欢乐,不时发出咯咯的清脆笑声。

    “囡囡,”须臾,官语白忽然出声问道,“等小鹰再大些,学会飞以后,把它送你养好不好?”

    小女娃自己用勺子又给小鹰喂了一块肉丁,毫不迟疑地应道:“好。”她似乎怕自己的语气还不够坚定,立刻又强调了一次,“好。”

    萧煜和萧烨在一旁羡慕地看着妹妹,但转念一想,又笑了,妹妹还小,以后他们可以帮妹妹照顾小鹰的!

    众人上方的天空中,小灰和寒羽仍旧展翅盘旋不去,满心满眼只有它们的小小鹰,不时发出阵阵嘹亮的鹰啼,似在关切地询问着什么

    庭院中,生机勃勃,一片语笑喧阗声。

    官语白仰望着万里无云的碧空中搏击长空的双鹰,勾唇笑了。

    鹰的寿命超过五十年,可以一直陪着他们的小囡囡!这份礼物再合适不过了!

    这一日,萧囡囡在元帅府中用了午膳,方才恋恋不舍地跟着两个哥哥回宫去了。

    这一日,萧囡囡依然没有名字。

    ------题外话------

    下次番外在0号更新。新文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在qq书城已经可以看了。点击作者名天泠或直接搜索书名就能找到,姑娘们来新文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