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二哥怕狗

    容昭从姐姐的院落里出来,信步走在狭长的甬道上,脚边的牧羊犬兴奋的围着他转圈儿,一改刚刚蔫不拉几的样子。容昭被它转的有些烦,遂低声叱道:“血点儿!老实点。”

    牧羊犬低声呜咽着在容昭的小腿上蹭了蹭,果然稳重了许多。

    将军府男儿的院子都在前面,容昭身为正室大夫人的嫡子,住的自然是嫡长子的院子,这就是叶氏夫人的高明之处——当时为了这所院子,临阳郡主可没少费心思,最后容朔还是被叶氏的眼泪打动,顶着郡主的压力把这长子院子给了年纪最小儿子的容昭。然而容昭这会儿却并不急着回自己的院子去,却在中间的岔路口拐了弯儿。

    一条隐蔽的夹道里,一道妖娆的身影闪出来,朝着容昭浅浅一福:“公子。”

    容昭看了一眼紫姬,目光瞥向深邃的夜空,低声叹道:“许氏那贱妇不能留了。”

    “是,奴婢今晚就做。”紫姬低头应道。

    “不。”容昭摇摇头,“我不要她悄悄地死,我要她死在她主子的前面。”

    “这……为何?”紫姬不解。对于她这个养了几十种毒虫的人来说要一个人不明不白的死去很简单,但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取人性命怕是有点难——再毒的虫子也不可能叫人呼吸之间毙命,只要有时间,毒性就有被解除的可能,而且还不能保证全身而退。

    容昭淡笑回头,温和的看着紫姬,说道:“她不过是个奴才而已,杀她,只是为了杀鸡骇猴。”

    紫姬忙欠了欠身,低声应道:“奴婢明白了。”

    容昭伸手勾起紫姬耳边的一缕秀发,轻笑道:“你去准备一下。我要她知道明明是我做的,却找不到任何证据。”

    紫姬微微抬头看着容昭,她微微虚起的眸子闪着迷离的目光,声音却越发低沉:“公子放心。奴婢一定把这事儿办好。”话音落下时,她忽然前倾了身子靠近容昭的怀里,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公子,你背后有人。”容昭尚未来得及反应,脚下的牧羊犬已经倏地窜出去。

    “汪!汪汪……呜……汪汪!”牧羊犬一边狂吠,一边往墙上冲。

    “畜牲!滚开!再不滚开,小心爷炖了你!”一道消瘦的身影出现在墙脊上,冲着下面的牧羊犬愤怒的挥着袖子。

    容昭一听这声音就冷冷的笑了:“哎呦,如今二哥回自己的家也翻墙了?”

    “老三!把这畜牲弄开!”容昀站在墙头上怒喝。

    “你自己非要当墙上君子,还怕狗咬,真是……唉!你说让我怎么说你好呢!这就是二娘对你疏于管教的结果啊!亏了她还一直在父亲跟前说我没教养,其实二哥你的教养更是惨不忍睹啊!”容昭半个身子都挂在紫姬肩上,一副吊儿郎当的纨绔样儿,却朝着墙上的人摇头叹息,故作老成。

    容昀极其败坏,从腰上摸出一记柳叶镖威胁道:“老三,你若再不叫这畜牲走开,我真的不客气了!”

    “血点儿!回来。”容昭知道容昀不是说笑,而且他的柳叶镖百发百中,别说一只牧羊犬了,就算是一只飞蛾从他眼前飞过他也能一镖钉住。

    牧羊犬听到主人的命令,不甘心的朝着容昀呲了呲牙,转身回到了容昭的脚边。

    容昀这才从墙上跳下来,冷着脸走到容昭面前,上下左右打量着紫姬,蹙眉问:“你把这些不三不四的人都往府里带也就罢了,怎么不在你自己的院子里折腾,偏偏跑出来扎眼?”

    “这是我家,我想在哪儿就在哪儿,用得着给你打报告吗?倒是你,半夜三更的爬墙上去偷看,是羡慕呢?还是妒忌?又或者羡慕妒忌恨都有呢?”容昭靠在紫姬的身上吊儿郎当的笑道。

    “护卫告诉我府中有身份不明之人走动,为了家里的安全我才追到此处,不想却是你在作怪。老三,你整天鬼鬼祟祟不务正业也就罢了,还跟这种女子鬼混!成何体统?”

    “嗬!我是不是得说一声谢谢二哥教诲啊?您看着天也不早了,您还是赶紧的回去睡吧。就您这小身体,在这么熬下去我真的很担心我将来的二嫂会不会守活寡。”

    “你……”容昀的脸黑成了锅底,若不是忌惮那只该死的牧羊犬他真的会上去把这个可恶的家伙撕碎。、

    “啊哈!”容昭夸张的打了个哈欠,转头对紫姬说道,“好了宝贝儿,咱们也该回去!耽搁了这会儿工夫什么兴致都没了。”

    紫姬妩媚的看了容昀一眼,轻笑道:“都听公子的。”

    “血点儿,跟二爷打个招呼,咱回了。”容昭说着,抬脚踢了踢腿边的牧羊犬。

    牧羊犬朝着容昀狂吠了两声,颇有点狗仗人势的样子摇着尾巴跟着它的主人扬长而去,留下气得半死的容昀在冷风里咬牙切齿。

    “二公子,那女子行踪诡异来路不明,肯定是个大麻烦。”一个护卫从暗影里闪出来,低声说道。

    容昀阴狠的说道:“我岂不知她是个麻烦?只是你也说了她来路不明——她没有把柄攥在我们手里,又有老三这个护身符,目前我们也不能那她怎么样。”

    “属下派人盯着?”护卫问。

    容昀咬牙道:“没用!那只该死的狗在,你连他们二十步之内都近不了,怎么盯?”

    提到那只牧羊犬,护卫也颇为无奈的叹道:“三公子养的那条狗比人还精明,难对付的很。”

    “好对付还能让它活到现在?!”容昀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算了,今天事情太多,大家各忙各的去吧,我也累了。”

    护卫应了一声,看着容昀的背影消失在冷清的月色里方转身离去。

    容昭勾着紫姬的肩膀回到自己的院子,梅若开门看见妖魅的紫姬顿时怔住,不知道公子身边何时多了这么一个女子。

    “来,你们两个认识一下。她是紫姬。”容昭所谓的介绍也不过是给二人互通一下姓名,“这个是我的贴身侍妾梅若。”

    到底紫姬是江湖女子,容昭介绍完之后,她便上前去握住梅若的手,轻笑道:“我今年二十岁,不知道咱们两个谁更年长?”

    梅若忙道:“姐姐长我一岁,我十九。”

    紫姬灿烂的笑道:“那我虚长一岁,自然就是姐姐了。”

    “好了,进屋说。”容昭说着,率先抬脚进屋。紫姬和梅若两个人忙跟了进去。

    容昭自小的习惯,夜里不用小厮服侍至要女孩儿,所以这会儿工夫院子里都是清一色的丫鬟,要不然容昀总说他勾三搭四不务正业呢。

    小丫鬟端着托盘进来,上面是夫人叶氏每晚都叫人送来的一盅紫御养身汤。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